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南院院主孙天佑

    更新时间:2013-12-16

    屹立在武技场中央,林缘的身形如同一柄利剑,出鞘的利剑。

    “此人着实可怕,如果说在后天境界打败赵广梨证明了他的超强战斗力,那么打败聚灵巅峰胡晓龙,只能说明他是怪胎、妖孽。”

    “没错,天才越级挑战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打败的也是高手。”

    台下的内门弟子根本无法想象林缘居然两招就结束了战斗,这一刻,他们整个人才知道,林缘实力的可怕,刚刚还有些嘲笑他自大的人,此刻根本不知道跑到了那里。

    谁自大,谁专打自大的人,一目了然。

    单膝跪在地上,胡晓龙左手扶着骨折的右臂,胸口处还流着鲜血,抬起头,嘴唇被鲜血溢满,滑至下巴处,他恶狠狠道:“没人能打败我胡晓龙,你也不能,林缘,我要杀了你。”

    说完,胡晓龙根本不顾身上的伤害,直接飞腾起来,银白色的真元瞬间再次出击,剑芒闪烁,丝毫不比当前。

    “被我打败的人从来不会有翻盘的机会,谁也不例外。”林缘狠声道,他此时根本不在乎这样的一个对手。

    “滚吧!”林缘反手一挑,一抹剑光瞬间出击,化作一条长线,乾坤剑法——无极,瞬间使出。

    众人摇摇头,林缘还只是先天纳灵境界,就能轻易地打败你,等他修为在以此提升,超越你,只是时间问题,你还有机会吗?

    林缘倒是有些佩服胡晓龙,此人虽说嚣张跋扈,自以为无人能比,但一腔斗志却令人心惊,从不知退缩为何物,而赵广梨则要差了许多,一失败便躲入人群中,背地里说不定在打什么坏主意,这种性格难成大器。

    砰!砰!

    林缘的剑光瞬间而至,便看见,胡晓龙整个人直接飞起,身体向后方倾倒,直接被林缘一剑送出了十来米。

    “噗通”

    胡晓龙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地上,和大地来了个亲密的接吻,身上也再一次被鲜血染红。

    刚刚冷静状态的他都不是林缘的对手,现在处于疯狂状态,更加不是林缘的对手。

    林缘看着对面的胡晓龙,武技场上,生死不论。

    林缘脚步一点点的走向倒在地上的胡晓龙,这一刻,林缘杀气蔓延,整个武技场似乎都可以看清林缘身上弥漫的肃杀之气。

    “什么,这林缘要杀胡晓龙,怎么可能。”

    “不对,你看他样子,绝对是要杀了胡晓龙,恐怕,这一次有好戏看了。”

    “武技场上有规定,一旦决斗,生死不论,就算杀了胡晓龙,也不会受到惩罚。”

    明晃晃的长剑一步步在接近胡晓龙,此时,胡晓龙看见林缘想自己走来,整个神情惊慌失措,甚至不敢相信。

    此时的胡晓龙就算想挣扎,也不可能,林缘那一剑,直接封住了他的经脉,整个经脉之内全部是林缘的深蓝色真元,他只能死死的抵挡住,才不会被林缘的真元破坏丹田。

    “我说过,我林缘踏入先天之时,就是战你之日,现在你败了,而且武技场上,生死不论。”林缘举起长剑,剑光反射着太阳光,显得格外刺眼。

    “我既然来了,自然知道,胜者王败者寇,要杀要寡,悉听尊便。”胡晓龙虽然不能动,可也是可以说话。

    林缘不多说,举起手上的长剑,欲试击出。

    “谁敢伤我弟子,我便要他偿命!”一声怒吼直接传递到武技场内,顿时,一些外门弟子功力薄弱的直接被震得晕头转向。

    瞬间,在这话响彻整个武技场时,一股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境界,瞬间压向林缘。

    “嘭”

    根本反抗不了,林缘的双腿直接被压的一只腿跪在了地上,武技场中的青石板似乎都有些龟裂。

    “大胆弟子,居然残害同门,找死。”还未待林缘反应过来,直接一记强横的真元向林缘攻击过来。

    林缘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根本反抗不了,整个身体还在抵抗者那磅礴的气势,真元也错乱,这一击如果击在自己身上,说不定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正准备激发乾坤戒指

    “你若伤害林缘,我必灭你徒弟。”林缘的对面,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随即,一道同样的真元和袭向林缘的真元碰撞在了一起。

    “嘭!”

    两者相撞,因为距离林缘比较近,林缘的身体直接被一股劲风吹到了武技场下面,身体翻滚一周,林缘瞬间感受到自己身体再一次受到了控制。

    一道青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林缘的旁边。

    “师傅。”林缘看到是宋长青,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叫了一声。

    “嗯,你很不错。”宋长青看着对面胡晓龙旁边的青衣男子,说道。

    林缘很清楚,刚刚攻击自己的就是北院的院主,孙天佑,超越先天境界的武者,根本不是自己可以低档的。

    “卑鄙,一个院主,居然对一个弟子下手,真不愧是北缘的院主,这面子真大。”宋长青眼中冒火,对着孙天佑说道。

    “那又如何,手下败将,不值一提。”孙天佑根本不在乎宋长青如何说。

    林缘上前,此时自己的师傅站在身边,他自然不会在害怕。

    “武宗规定,武技场上,生死不论,不知北院院主阻挡我所谓何意,要是宗主知道,也不好交代。”林缘先扬后抑,蛋蛋的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刚刚进入武宗的弟子,居然跟我讲宗规,哼!”孙天佑根本不在意林缘的威胁。

    其实也是,对于超越先天的孙天佑来说,现在的他,还有什么可以令他害怕,几乎没有,而林缘在他的眼中,就像一个蝼蚁一般。

    “我是一个刚刚入门的,可貌似刚刚我还击败了一个北院的老牌弟子。”林缘故意加强语调。

    “你再说一遍,我废了你。”孙天佑听到林缘如此这样羞辱他们北院,自然愤怒。

    “孙天佑,不要忘了这是哪里,既然我弟子不追究胡晓龙了,自然放过他一条狗命,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林缘的辈分不如孙天佑,可宋长青不怕。

    “宋长青,你等着,有些事情我们早晚会解决。”孙天佑直接甩下这句话,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胡小龙,左手一拍,直接击在了胡晓龙的后背。

    “噗”

    一口淤血直接被胡晓龙吐出来,那附带的深蓝色真元也直接被孙天佑一掌震碎,看了看对面,直接扶起胡晓龙的手,向北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