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白发老人再现

    更新时间:2013-12-08

    “林缘固然有错在先,可是,毕竟是你们北院跑到我南院门口找事,这件事,林缘没有错。”宋长青这一刻也忍不住站起来说话。

    “那又如何,你们南院弟子嚣张无比,先不说林缘刚刚进入武宗,设擂三十场挑战我北院,击伤我北院多名弟子,现在居然明目张胆的废我北院内门弟子,这一次坚决不能姑息。”孙天佑怒目圆睁,反驳道。

    “按照你这样说,只需你北院挑战我南院,就不许我南院反击,那要我南院何用,你北院的弟子是弟子,我南院弟子就不是弟子了,那些南院手上的弟子就不是弟子了。”宋长青几乎是吼着说出来。

    孙天佑听到这句话,也不在争执,把目光看向了自己旁边的一位长老。

    “林缘仅仅是一外门弟子,宋师兄何必为一个外门弟子动怒。”孙天佑旁边的一位长老笑着说道。

    “什么外门弟子,谁说林缘是外门弟子了,林缘早在进入武宗之后就被我收为弟子了,我的第五个弟子。”宋长青一语惊人,甚至连坐在大殿中央的武宗宗主在宋长青说完的时候都皱了下眉头。

    “什么,你收林缘做为了你的第五个弟子。”那刚刚说林缘是外门弟子的长老惊讶着说道。

    整个武宗,只要是高层人物,都知道两年前发生的事情,没想到时隔两年,宋长青再次收徒,这意味着什么?

    在场的众人在宋长青说出这话的时候,心思急转,他们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利弊。他们也忘不了两年前的那一次。

    林缘一点点的记住了在场的众人,那些一直要对付自己的长老们,也一个个的被林缘划入了黑名单。

    “宋师弟说的倒好,谁知道你以前有没有收他作为弟子,有可能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你没有公布出来,或许是临时起意也不一定。”宋长青见到自己这一方渐渐落入下风,连忙开口说道。

    “孙院主,不知武宗是否有这样一规矩,如果外门弟子击败内门弟子,那么那人就会进入内门弟子之列,反之,被击败的那人自动退出内门,划入外门。”林缘突然间说道、

    “既然弟子胜了,那被击败的一方自然是变成了外门弟子,刚刚长老曾说,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又何必计较呢。”林缘不温不愠的说道,一双眼睛直挺挺的看着孙天佑的方向。

    狠!狠!

    林缘这一招不可谓不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孙天佑眼睛一瞪,直接把头扭到了一边,面色显然气得不轻。

    “执法堂确实有这样一套,林缘弟子说的不错。”林缘知道这人,正是执法堂的堂主,整个会议中几乎没有发话,林缘也清楚,这是一个处于中立状态的人。对此林缘也感到心情放松了一点。

    毕竟整个武宗,弟子惩罚,都是由执法堂来实行,如果执法堂偏向北院,就算有师傅宋长青的帮助,林缘也绝对不好过。

    “好了,这件事情毕竟两方都有过错,就罚进入后山面壁一年,至于北院赵广梨,修为不得存进,编入外门弟子,终身不得进入内门。”武天看这情形,就算在争论两天也不见得有结果,开口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意见。”

    “宗主,这……”

    “行,按照执法堂的规矩,这件事情就这样规定。”执法堂堂主不等孙天佑说完,立马说道。

    “包青,你怎么可以这样。:孙天佑听到执法堂堂主的话语,整个人瞬间站起来,脸上怒气冲天,显然对此事的审议很不满。

    “这件事情,是我们几院一起审核的,而且,林缘说的也没有错,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北院有错在先啊,这样的惩罚已经算是好的了,林缘也收到了惩罚,难道你孙院主还有什么不满。”包青说道,脸上的坚决不容置疑。

    “好!好!好!,就按照你们的做。”孙天佑知道,这件事情加上宗主都已经开口,就算想扭转,也几乎没可能。

    “林缘,不知道你对这样的惩罚怎么样。”武天看孙天佑坐下,转向林缘说道。

    他极为恭敬地向在场的各大巨头行礼,林缘来到了气质温婉出尘的武宗宗主和执法堂堂主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道:“晚辈愿意接受惩罚......”

    话音未落。

    “且慢!”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毫无征兆地在大殿之中响起。

    这个声音极为陌生,绝非是原先大殿之中任何人。

    众人面面相觑,寻声看去。

    在林缘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也转头看去。

    却见一个浑身灰衣、白发飘飘,一双眼睛似乎可以看透世间,眼神之中也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目光,不知道何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大殿之中,手中拿着一本无名的书籍,笑嘻嘻地看着林缘,一股飘然的气息,在大殿里弥漫了开来。

    “前辈?”丁林缘大吃一惊。

    这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赫然正是林缘在武技阁内碰见的那个白发老人,那日武技阁一别之后,时隔近一个月,一直都无缘再见,想不到在这个时候,这位神秘的怪人,居然再度出现了。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执法堂主殿?找死不成?”

    一个一直在旁边看守的弟子,在整个会场中一直看着他们争论,这次可算是抓住了一个机会表现,一步跨出来,疾言厉色的对着白发老人大喝。

    “大胆!”

    “放肆!”

    “退下!”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包括一直淡雅沉稳的武宗宗主武天在内,大殿之中多数人都面色大变,厉声大喝,有人更是真元滚动挥出,将那名看守弟子抽到了一边。

    “太上长老面前,你怎敢如此放肆?”武宗宗主面现寒芒。

    太.....太上长老?

    那名看守弟子捂着脸,完全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瞬间,却见大殿之中,一众巨头们哗啦啦站起来,甚至连武宗宗主也站了起来,都恭恭敬敬地高呼:“弟子参见太上长老!”

    那名看守弟子瞬间蒙了。

    林缘也有些蒙了。

    这是要闹哪样?神秘白发老人的身份,竟然如此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