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颠倒是非

    更新时间:2013-12-07

    这一刻,在外门弟子区域,无数人抬头仰望,或者默默祈祷,或者暗中高兴,心思不一。

    但是所有人都必须承认林缘自从来到武宗,为南院做了太多太多,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是聚焦万人目光的中心,他所做的事情,别人不敢做,甚至都不敢想。

    他就是中心。

    “走吧。”林正说一声,率先往前走。

    林缘紧跟其后。大约走了三炷香的时间,林缘终于来到了执法堂门外。

    脚步在空旷的大殿之中显得格外清晰,林缘也好奇的打量。

    和武宗外面的风光完全不同,大殿里面光线略显昏暗,一盏盏长明油灯在石柱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青色的岩石透着一股莫名的味道,隐隐之间仿佛还有一些肃杀之感。

    行走在其中,仿佛是行走在冰冷的牢狱一般。

    果然是武宗掌控宗门刑罚的地方,有一种积淀已久的森严冰冷。

    一股股强悍至极的气息,在这里澎湃碰撞,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拥有无尽的威严和力量,真是难以想象。

    这是一直以来,进入其中的大人物所残留下来的气势,他们一直未曾消散。

    林正此时直接说了一句,直接进入了其中。

    林缘深吸一口气,迈步进入了大殿深处。

    幽森的大殿之中,二十几个人影静立,或老或少,或男或女,衣着打扮各不相同,相同的是他们身上那如渊如海、如柱如龙的强横气息,虽然只是随意流露,并未刻意释放,但是都已经强悍到了林缘无法度量猜测的境界。

    这二十几个人站在这里,就犹如大海之中的二十多个海眼一般,空气在他们身边变成可怕的漩涡,形成了奇异的力场,甚至改变了大殿之中的物理规律,长明油灯释放出来的光线,来到这些人的身边,甚至都有些扭曲。

    林缘很惊讶,传说中,林缘一直以为只有武宗的宗主是超越先天境界之上的实力,没有想到,这在坐的所有人之中,几乎全部是先天境之上的实力,那种气势,远远不是林缘可以想象的,而且,此时自己的师傅明显的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之上。

    “林缘,你来了。”

    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从大大殿的中央缓缓飘出。

    林缘一怔。

    这竟是武宗宗主的声音。

    这次会审,既然被称之为四院会审,顾名思义就是武宗四个院的院主加上执法堂内的人员共同提审犯人,如此说来,几乎所有武宗的高层人物全部到齐。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林缘想了很多。

    “弟子林缘,见过宗主,见过各位宗门前辈。”林缘不卑不亢地行礼。

    “哼,待罪之囚徒,怎敢如此放肆?还不跪下!”一个声音传来。

    林缘抬头看去,却是那二十人之中,一个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在冷冷地看着自己,这人面容俊秀,嘴唇极薄,眼眸斜长,眉毛却极浅,隐隐只有一丝淡黑,眼眸之中总有寒光流转,是一副极为苛刻严厉的面向。而他旁边坐的正式北院的院主孙天佑。

    此时的苏天佑面露笑容,再那人说话的一瞬间,嘴角挑起了一抹弧度。

    能够出现在今天这个地方的人,无疑都是武宗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这人林缘根本不认识,从未见过,却要在一开始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难道什么时候,曾经得罪过他不成?

    林缘在看到孙天佑的一瞬间也明白,这人明显是和孙天佑一伙的。

    林缘在心中思量,却没有丝毫惧意,当下不卑不亢地道:“前辈也认为弟子是待罪之身,所谓待罪,就是尚未定罪,也可能是无罪,为何要跪?”

    “如果有人欺负到你,是否自己就要站在那里让他欺负,不知这位前辈意下如何。”林缘临危不惧,瞬间说道。

    那人呆了一呆,没想到会被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如此不留情面地顶撞,自己可是执法堂大长老,顿时觉得大失面子,面现愠色,冷哼道:“哼,牙尖嘴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缘冷笑不语。

    这人对自己的敌意,真是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又有一人摇头笑道:“孟浪大长老,何必与一个心术不正的小小外门弟子一般见识,今日武宗的各位长老院主齐聚,为的是整顿宗门刑纪之事,,我们还是谈谈违纪之事”

    这人一身锦绣锦袍,外表看起来,同样是三十五六岁年纪,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腰间系着金丝玉带,悬着金色剑鞘的长剑,剑柄红丝线坠玉,额头有镶嵌着美玉的金丝发箍,头顶一根雕龙白玉发簪,浑身上下到处都可见金银,自有一股雍容华贵之气,仪表非凡,唯一破坏气质之处,在于眉宇之间,多有倨傲之色,令人一看便生出一种敬而远之的心理。

    从他说话的口气来看,根本未将林缘放在眼中,这种态度,却并非是刻意伪装出来,而是自然流露。而这人坐着的正是北院院主的旁边另一个方向。

    林缘暗中观察,也知道,这也是只对自己的一位长老。

    四院会审加上执法堂正式开始。

    整个过程之中,除了一开始,武宗宗主武天意开口说了一句之外,其他四院院主,都没有发出过声音,倒是站在大殿里的执法堂人员,陆续发言,就这样站在原地议论争吵了起来。

    林缘完全被晾在了一边。

    或许在这些人看来,林缘废人一事证据确凿,根本没必要浪费他们宝贵的时间,所以众人商议的话题,却都是一些宗门之内纪律问题。

    渐渐地,林缘也从这些人的谈话中分出来。

    这二十人大概分成了两个派系,一个站在林缘那边,一个站在了孙天佑那边,几乎想两股势力呈相同状态,一只争论不休。

    整个争论议事的过程,大概持续了两三个时辰的时间。

    林缘彻底被晾在了一边。

    不过他也乐得在一边开开眼界。

    不但见识了问剑宗高层这种奇特的议事方式,而且还得到了真正支持南院或者林缘的一些长老。

    到了最后,终于在武宗宗主武天的一句话中结束了争论。。

    说到底,最终的决策权,还是在这四大院主和武宗宗主的手中。

    孙天佑看都未看林缘一眼,终于开口,淡淡地道:“今日之事,就到这里,这个叫林缘什么的外门弟子,所犯罪孽,证据确凿,而且仗着南院大弟子郭涛的面子,废我北院内门弟子,交由执法堂按照宗门法度,废功处死吧。”

    废功处死?!

    轻描淡写一句话,就宣判了林缘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