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踏上先天之时,就是战你之日

    更新时间:2013-12-06

    “哈哈哈,好,好一个郭涛,你居然这样对待内门弟子。”胡晓龙虽然受伤,可是此时被郭涛气的浑身发抖,怒极反笑,黑须飘摆,怒目圆睁,配上嘴角的鲜血,可是这一切显得是如此的无力。

    “不滚么?还要在这里卖弄你的内门弟子?好吧,这可是你自找的。”郭涛冷笑一声,手中握着的长剑顿时散发黑色的剑气。

    “你不要在想执法堂回来了,今天,就算来了,也救不了你。”郭涛手上的剑气散发恐怖的威势。

    “哦,对了,既然林师弟在这里,那就有林师弟来解决你吧。”郭涛说着,目光转向了林缘所在的地方,这是时,林缘体内的伤势被碧玉珠已经把外伤修复的差不多。

    “辱我者,我必偿还,可是。我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让他一点点的收回,谢谢郭师兄的好意,今日我林缘发誓,他日我踏临先天境界的时候,就是我林缘挑战你胡晓龙之时。”林缘此时虽然依旧手上,可是严重的暮光根本不减。

    那种坚定的目光,使得对面的胡晓龙一阵发寒,看向林缘的目光,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无视。

    此刻,胡晓龙甚至有点后悔参与进来,可是,说什么已经晚了。

    “哈哈,好,我南院弟子没有一个孬种,既然林师弟这样说,那我今天就不废这个胡晓龙,他日等你踏临先天,亲子游林师弟解决。”郭涛听到林园所说,大笑而说:“可是,辱我南院者,今天就收回一点利息。”

    一股犀利无匹的剑气,从长剑之中迸发出来,犹如闪电,划破长空,任何语言都难以形容这一道剑气的迅疾和犀利,众人只觉得眼前黑茫茫一片,犹如九天银河倒挂倾泻而下,只是,那银河是一片漆黑。

    然后胡晓龙就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

    啪嗒!

    这位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极普通的抛物线,坠落在地上,手脚抽搐一阵,死死地看了郭涛一眼,然后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之下,郭涛居然真的就走过去,拎着胡晓龙的衣领,随手一扔,直接将这位先天强者,像是仍死狗一样,远远地扔到了一边。

    所有人都彻底呆滞了。

    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郭涛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真的做出这样的选择?

    如果仅仅是为了林缘和之前的外门弟子出气,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在场许多人扪心自问,若是换做自己,敢不敢也如郭涛一般,将事情做到这么绝的地步,完全没有了丝毫回旋的余地。

    答案只有两个字——

    不敢。

    更多的人若有所思,刚才郭涛这样做,几乎已经和北院正式开战,这是内门和内门的战斗忙,也是外门和外门的战斗。

    接下来这场风暴,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够用了,他们完全无法想象,郭涛接下来会怎么做。

    也不会想到林缘会如何去做,此时的胡晓龙早已经被郭涛击晕,直接躺在了青石板铺成的道路旁边,甚至没有一个弟子敢去扶起他。

    就算是同为内门弟子的赵广梨也一阵呆滞,两眼无光,不知道此事在想着什么。

    而林缘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林缘根本没有问在赵广梨身边的北院弟子,他重新来到了赵广梨的身前。

    他也没有过问胡晓龙的事情,他也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人,林缘就是这样,等他踏上先天境界的时候,就是和胡晓龙决战的那一刻。

    林缘已经说了,此事没有必要再多说,只是和赵广梨的帐还要再算一次,因为他,搅动了内外门风云,因为他,北院和南院这一刻不可开交。

    这位今天之前还高高在上、坐拥内门弟子,让无数外门弟子羡慕的赵广梨,在看到郭涛打晕胡小龙的那一刻,此时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嚣张,也没有任何嚣张的勇气。

    当林缘的双脚,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的时候,他瞬间崩溃。

    就算赵广梨在笨,此时在这个时候,终于知道自己这一次所惹出的麻烦。

    刚刚的那种熟悉的恐惧,瞬间淹没了他。

    他不可遏止地颤抖哀求了起来。

    “我错了,林师弟,我错了,你饶了我,你就当我是一个屁,把我给放了吧,”赵广梨脸上鼻涕长流,本来就已经受伤的身子瞬间在林缘来到的时候,猛然跪下,直接求饶起来。

    重重地在地上磕头,额头血迹斑斑,苦苦哀求:“我就是有眼无珠,不应该对付林师弟你”这一刻的赵广梨,哪里还有之前对付林缘和外门弟子之前的样子,整一个狗一样,在乞讨主人的可怜。

    林缘静静地看着他,目光冷漠:“早知今r日何必当初。”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是个畜生,我不识好歹,不过,我再也不敢了……林师弟,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废了我……”

    赵广梨的心,彻底被恐惧淹没了。

    在种种情形的无形的威胁之下,他彻底放弃了一切尊严。甚至连内门弟子的身份在这一刻也完全忽视。

    这一次,他真的是一败涂地。

    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绞尽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本以为可以废了南院的林缘,削落南院的面子,只是最后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越变越遭,最后连内门弟子也渐渐牵扯进来。

    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现在的跪地求饶,赵广梨品尝到了一步步陷入绝境的绝望。

    当胡晓龙被击晕的那一瞬间,赵广梨的心,就彻底沉入了万丈深渊,回想起来,他此时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头脑发热,和林缘作对?

    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自己现在应该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将来再一次进入到更高的境界也是可能的,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后悔,像是无解的病毒一样吞噬了他的心。

    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

    “机会?”林缘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缓缓地摇头,“我给你的机会,难道还少吗?刚开始的时候叫你离开,你不由分说,便要废了我,现在又引出这样的麻烦,我瑞鹤饶你,你教我如何给你机会!”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永远都不再回来。

    比如这一次郭涛击晕胡晓龙,南北两院内门彻底展开矛盾。

    以前的林缘本来是不打算参与两院的争斗,可是这一次次北院来找自己的麻烦,若果林缘在不反击,可能,以后北院会更加的放肆。

    依照林缘的个性,让他一直隐忍,那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