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男儿当如此

    更新时间:2013-12-02

    林缘瞬间脱离战场,腰间的长剑瞬间出鞘,深蓝色的剑气刹那间绽放,整个空间仿佛都充斥这一股锋锐的剑气。

    “就算你使用了剑也于事无补,实力的差距根本不是你所想象的。”赵广梨嘲讽的看着林缘。

    林缘不为所动,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前方的赵广梨。

    “碎空拳!”

    在林缘略有些错愕间,赵广梨再度逼来,望着已无后路可退的林缘,他不由得一声狞笑,旋即双拳之上,强横的先天真元,暴涌而出,竟是化为漫天拳影,直接是将林缘笼罩而进。

    这赵广梨甚至连兵器都不使用,直接一招拳法使出。

    拳影笼罩而来,林缘放眼望去,仿佛周身都已被而那弥漫着先天真元的拳影所弥漫,在那众多拳影中,他感受到一抹令他心悸的寒意,那种感觉,就犹如隐藏在草丛之中的毒蛇,等待着给予人致命一击!

    林缘甚至在拳法中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种气息竟然令林缘如此的熟悉,可是现在的林缘根本没有丝毫多余的时间去想,因为那漫天的拳影瞬息而至。

    林缘深吸一口气,双瞳死死的盯着迅速攻来的漫天拳影,混元罩瞬间再一次展开,深蓝色的剑芒突兀的绽放,他知道,在这漫天拳影中,隐藏着赵广梨真正的杀招。

    在林缘的双眼中,整个拳影交错,几乎找不出任何破绽,可是,林缘瞬间冷静,整个眼神之中。深蓝色的光芒闪烁着,一点点的分析着这招的威力与破绽。

    这赵广梨敢不用兵器和林缘对拼,不仅仅是因为他实力的强悍,另一方面,这拳法也是极其一门高深的武技。

    而且,林缘所不知道的是,这赵广梨最擅长的便是拳法武技。

    拳影笼罩而来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间的事情,那众多泛着凌厉劲气的拳影,便是即将落在林缘身体之上。

    “找到了!”

    而也就在林缘即将被那拳影轰中身体的霎那,林缘双眼陡然一睁,一抹深蓝色光芒瞬间闪过。

    竟是不理不顾那众多的拳影,双指并曲,深蓝色剑芒瞬间出击,宛如一柄划破巨浪的利剑,撕裂重重拳影,最终狠狠的击在了一道隐藏在拳影之后,但却暗藏杀机的拳头之上。

    “砰!”

    就在林缘凌厉的长剑所发出的剑芒击到那拳头之上的霎那,笼罩周身的拳影顿时消散而去,紧接着,一股强悍的先天真元混杂着深蓝色真元力劲风便是宛如狂风般的爆发而开。

    “哼!”

    竟然被林缘寻出了自己这招拳法的破绽,赵广林显然也是错愕了一瞬,但紧接着便是冷哼一声,坚硬如铁般的拳头之上的骨骼,瞬间冲破林缘的剑芒。

    “哗!”

    瞬间激发的碰撞并没有想象中的电光火石,而像是一股水浪一样,周围的真元力全部像波浪一样在空间内荡漾起来。

    赵广梨虽然被林缘瞬间找出破绽,可是作为先天境界的他,整个腰部的力量瞬间爆发,想瞬间脱离战场。

    可是,林缘既然找出了破绽,有哪里允许赵广梨脱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林缘可不容错过。

    凭借着自己最近的感悟再加上自己历练所收获的感知,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前者劲力的流动方向,和赵广梨准备做什么,当下便是迅速再一次一剑刺去破天剑诀第一式流星火雨瞬间展开,而且,再发出剑招的一瞬,林缘居然以指并剑,深蓝色的真元力宛如尖刺般的凝聚在林缘指尖处,然后狠狠的轰击在了赵广梨的后背上。

    “嗤!”

    “嘭!”

    凌厉的深蓝色真元剑气,宛如极为锋利的神兵利器一般,直接从赵广梨的后背上掠过,一条剑痕和五条手指为剑的剑痕,立刻闪现而出!

    在这一刻,整个赵广梨的后背鲜血淋淋,狰狞的可怕。

    “混账!”

    见到林缘始终避开自己的正面攻势,赵广梨心头也满是憋屈的怒火,这一次居然还伤到了自己,还使得自己受伤,愤怒的叫道。

    “这林缘太可怕了,他居然伤到了赵广梨,难道真的会出现转机。”下面的一个个弟子看到林缘这一幕,俱都是一阵冷汗冒出。

    这林缘未免太可怕了,以后天战先天,此时居然伤到了为先天境界的赵广梨,他可是实打实的纳灵境界。

    一剑,林缘瞬间得手,可是对于先天境界的赵广梨来说,毕竟比林缘实力强悍,在林缘刺向他的那一刻,拳头也到了林缘的面前。

    “砰!”

    低沉的声音,在场中响起,林缘的身体直接是被强行震得倒飞而退,而也在他身形刚刚脱离赵广梨时,手上一缕寒芒立刻呼啸,化为点点寒芒,分别对着赵广梨的眼,喉,心脏,丹田等致命要害暴射而去。

    本想借此机会趁势追击,给予林缘致命攻击的赵广梨,也是被林缘这通反击打乱阵脚,手脚并用,拳影漫天。

    这才将那道寒芒躲避而去,不过,虽然避开了这些攻击,但他的身上上,依然是被划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林缘刚刚还完全处于下风,此时,情势陡然间转变,令周围的弟子们也一个个震惊的眼珠子都出来了。

    这是半步先天境界的武者所能拥有的实力吗,这、这、自己一定在做梦吧。

    这一刻,南院的弟子们瞬间一股熊熊之气闪烁而出,为林缘的交战而生,为林缘敢以后天战先天而生。

    这才是男儿,这才是武者!

    南院那边,一股股的气势仿佛凝聚成了一团一样,所有的其实无形之中散发,给一些围观的人造成了压力。

    这就是我们南院,这就是我们南缘的外门弟子,你们北院竟然派出先天境界的弟子来挑战。

    看到没有,我们南院外门弟子就可以挑战先天弟子,你们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那些弟子一个个散发的其实越来越强,几乎每一个人都达到了顶峰一样。

    他们并没有刻意的散发气势,这是他们不由自主的散发,每一个人看到这种场景,所不由自主的散发。

    这股气势冲天!

    这股气势凌厉!

    这股气势,充满了战意!

    谁说我们南院没人,说说我们南院就任人欺负,你们内门弟子厉害,就可以欺负弱者。

    我们南院弟子决不允许,不允许任何人欺凌我们南院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