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血!鲜红

    更新时间:2013-11-29

    林缘一剑出击,收剑入鞘,转身走向宋长青的方向,韩昆一剑刺向林缘背后,让人大惊,但林缘背后就好像长了眼睛似的,身形一晃,如云一样飘渺的步伐展开,让韩昆一剑落空。

    韩昆正要再次出剑时,只感到咽喉刺痛,那种痛并不深,刚好可以感觉到,伸手一摸放在眼前一看,一愣,神色发怔,傻了一样。

    其他人,包括青木长老还有他身后的莫嫣然等等,全部都直勾勾的盯着韩昆的咽喉,一个个神色呆滞不敢相信,因为,韩昆的咽喉上,有一点猩红,那是鲜血……

    何为剑?

    笔直,锋芒,刚柔并济,不管是哪一点,剑就是剑,锋芒,必不可少,失去锋芒的剑,只是废铁。

    练剑者,一如练剑之人,一样具有锋芒,剑术造诣越是高深的人,锋芒更甚,只不过,随着剑术境界的提升,锋芒将会由外而内,就像是宝剑收进剑鞘之内,返璞归真,但并不代表失去锋芒。

    林缘知道,自己的师傅宋长青就是一位剑术高潮之人,那种锋芒毕露已经内敛,剑出鞘,锋芒现。

    这就是真正的剑道大师,一种现在,林缘难以企及的高度,不过林缘经过宋长青的点拨,至少知道了一条路,知道了练剑者,先炼心。

    一旦受到挑衅,这锋芒会毫不犹豫展现,所以,一些真正的剑术大师,又有几人敢招惹,一旦招惹,当拔剑杀人,血溅五步。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都是一群莽夫,事实上,他们是一群锋芒逼人的智者,有着独到的智慧结晶。

    同样,作为剑者,也要有锋芒,才能够勇猛精进,若失去锋芒,则变成废铁,再无资格称剑者。

    林缘这几天参悟剑道,对于自身的剑术和实力又有所增加,而且,虽然没有完全体会到剑道锋芒的讲解,可是对于剑道的理解也有了基础的看法,剑道锋芒也是初露锋芒。

    在宋长青压制境界的情况下,和林缘对决,以林缘越级挑战的能力依旧失败,就是因为林缘没有领会到属于剑者的骄傲——剑道锋芒。

    林缘一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韩昆的咽喉上留下一点猩红,以现在林缘的境界,对于自身的掌控已经十分强悍,只是刺破韩昆咽喉表皮而已,这说明,只要林缘愿意,当可一剑诛杀韩昆。

    只不过,韩昆对于林缘而言,太弱了,连作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韩昆口出狂言直指林缘,林缘也不会出手给予这样的教训。

    另外,如果韩昆不那样说,林缘也会对青元宗保留颜面,不至于这样锋芒毕露,可是,最后的事情,令林缘很恼怒,才有了这样的做法。

    对,我就是要打你们青元宗的脸!

    你们不是说武宗没人吗?那就我来,看看是你们青元宗自大,还是我们武宗没人。林缘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另外,若是杀死韩昆,难保青元宗不会借此生事,对于现在的林缘而言,这样的麻烦,能避免则避免。

    而且,以林缘现在的实力,也不可能自己一人面对整个青元宗,就算是武宗,也不可能为了林缘和青元宗干一场。

    青元宗可是比这武宗还要强大几分,在天罗郡之内,四大宗门,武宗仅仅排在末位,实力相对而言也是最低,自然不敢和青元宗对着干。

    林缘可不知道,他的一剑,到底在众人的心中,卷起什么样的风暴。

    林缘是直接走向了师傅宋长青的地方,走到对面的时候,林缘的眼睛突然眨了眨,对宋长青露出了一个笑容。

    林缘之所以在这,也是宋长青所安排,就是为了让林缘在外门之中树立威信,树立南院之威。

    一场战斗瞬间结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好在的事,武宗宗主并没有像青元宗青木长老那样,去侮辱他们,而是适时地去讨论一些其他的事情。

    时间渐渐过去,整个拜山之中,韩昆都是失魂落魄的样子,整个神色没有丝毫的光彩。

    至于莫嫣然,在看到林缘的那一瞬间,便想起了一人,那个千行镇林家庄中被称为废物的林家庄子弟。

    对于林缘,莫嫣然听说过,在林缘变成废物的时候,莫嫣然曾经有见过林缘一面,只是,此时见到林缘,有些模糊,自己内心也不确定,因此打算回到青元宗去打听这林缘的消息。

    至于林缘,在看到莫嫣然的时候,表情也是一顿,而且,在听到别人介绍的时候,也瞬间知道,这莫嫣然恐怕就是千行镇镇长莫元的女儿,只是没想到,这莫元的女儿此时居然已经达到了半步先天的境界,如果再加上青元宗的武技,恐怕比他父亲莫元还要强悍。

    韩昆神魂落魄的离开武宗,而武宗的外门弟子们,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则是一个个兴奋不已,激动不已,又不知道怎么发泄,只是不断的笑着,大笑着,呼喊着,跳跃着,拔剑乱舞,毫无章法也尽兴。

    宋长青此时站在林缘的身旁,看到这种情况,那仿佛百年难已出现笑容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至于林缘,完全一副淡然的样子,在林缘的内心之中,他很清楚他需要的不是虚名,是实力,自己不仅要强大,自己还面临着寻找自己父母的责任,他们还等着自己。

    段天在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脸上一副苦笑一声。

    原本,他还在想要给这个林缘一点教训,让他明白,“外门弟子第一”这样的称号,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担当的。

    但现在,看到林缘鬼神莫测的剑术后,他们毛骨悚然后怕不已,浑身冷汗直冒,脸色更见苍白,这何止是“外门弟子剑术第一”,将“外门弟子第一”这个尊称,放在林缘头上,还差不多。

    一剑落败半步先天巅峰,自己苦苦争斗那么长时间依旧落败的韩昆,青元宗外门弟子第一人,就那样一招在林缘手上落败。

    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武技,谁敢去找林缘的麻烦,而且,此时的林缘,也称得上整个武宗的英雄了。

    段天受到的打击,一点都不比韩昆小,顿时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觉得辛辛苦苦练剑多年,又有何用?

    自己那样辛苦的修炼,本以为去的点成绩足以击败林缘,可是,还没等自己去找林缘,人家却早已经达到了另一个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