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还有一人

    更新时间:2013-11-28

    在段天流露出这股气势的时候,坐在右边的青木长老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一滞,有些担心的看向韩昆那边。

    其他武宗长老此时皆是露出笑颜,看这段天流露出来的气势,原本还以为段天不是修炼了青元剑诀韩昆的对手,这下子不用担心了。

    武宗宗主和北院院主孙天佑露出狂喜之色,心里也很高兴,想到最近这段经历经历,当真是大起大伏,自从败给了林缘之后,他便一直努力的修炼,期待有一日继续和林缘一战,找回自己的颜面。

    现在该没有人怀疑他了吧!

    “喝!”这次是韩昆率先出招,被青色气流包裹的长剑凶猛拍出,仿佛要将整个大厅毁掉。

    段天不动声色,出剑迎了上去,和韩昆不同的是,段天的剑发出之际,整个空间仿佛是遇见了大风暴一样,霸气威武。

    周遭的空气突然起了一丝极为剧烈的波动,如同煮沸的开水一样,正在不断地翻滚着。

    霸天剑诀——霸天一击

    双剑相抵!

    地面陡然裂开几条缝隙,狂猛的劲道成螺旋状扩散,把四周的桌椅削成粉碎,仿佛被千刀万剐一般。

    面对迎面而来的锋利劲气,坐在两旁的长老们运气出掌,抵在身前。一股透明般的防御罩瞬间出现,根本进不了丝毫。

    噼里啪啦!

    席卷而来的劲气被挡住,发出密集的爆裂之声,震得整个大厅都在晃动,所幸仅仅是余波,力道已经去了七八成。

    其实这大厅也绝对不是轻易就可以破坏的,作为武宗的会议大厅,其坚硬程度绝对十分强悍。

    莫嫣然道:“这段天修炼的居然是霸天剑诀,再加上他那浑厚的真元,破坏力非同凡响。”

    其余人对这股劲气视而不见,身前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壁,尽数卸去力道。

    蹬蹬蹬……

    伴随着气劲爆发,韩昆身形一摆,一连退了几步,每一步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段天则退了十五步,最后一步干脆踩烂了脚底下的砖石,陷下去三寸之深。

    结果是韩昆略胜一筹。

    深深看了一眼段天,韩昆的眼中露出谨慎,虽然这一招自己险胜一招,可是,他对于段天的霸天剑诀也不敢小视,韩昆道:“我们也不要浪费时间了,一招定胜负”

    段天看了看韩昆道:“好,一招定输赢”

    “喝!”

    韩昆吐气发力,双目瞬间变得明亮起来,紧握的拳头上冒起炙热的气流,那气流瞬间传递到手中的长剑上去。一股青色的真元剑芒陡然间奔射而出,环绕在韩昆的长剑周围。宛如一条长龙一般。

    脚下一动,韩昆跨过七八米的距离,对段天展开疯狂的攻击。

    “青元剑诀——青木年华”

    面对扑面而来的漫天青色剑影,段天全身的真元鼓动,一道道的真元完全汇聚在了手上的长剑之中。

    “霸天剑诀——天下独尊”

    轰隆!

    剧烈的气爆声传出,地面烟尘四卷。

    噗噗噗噗噗噗!

    凌厉的劲道摩擦着空气,渲染出淡淡的青色劲气,恰如夜晚坟地里的森然鬼火,招招夺命。

    两人的剑气搅动气流,在武宗会议厅中形成一股可怕的龙卷风,青色的龙卷风中夹杂着银白色的真元气流,呼啸席卷,瞬间两股真元气流形成一股,糅合在一起。

    “真正的杀招出现了。”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是分出胜负的时刻,包括武宗宗主还有青元宗的青木长老,此刻的心也都提了起来。

    “给我败!”韩昆冷峻的面庞低喝,剑光一转,青色的剑芒瞬间化作无数的细小剑芒。呼啸着全部往前冲击而去,一片一片带着凌厉杀机,混乱却又直指段天。

    青木代表着生机,或作一片一片,生机之下蕴含杀机,这一场战斗,是周文爹桌椅全部粉碎。

    “没想到这一届的外门弟子中居然会出现这样的高手,看样子一个时代的来临将要到来”看到两人散发出来的气劲。武天暗自说道

    韩昆和段天的神色,看似淡定,但眼神的波动却暴露出他们此时内心的紧张,成败,在此一剑。

    最终,银白色的真元渐渐消散,最后即将破灭,而青色的真元剑气也慢慢消散,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完全消失。

    “你败了!”三个字,重重敲打在段天的心头,让段天神色苍白。

    韩昆的嘴角,挂起一抹笑意,烟雾散去,韩昆的长剑停在段天的咽喉处,只需要往前轻轻一推,锋利剑尖便会刺入段天的咽喉之中,将他杀死。

    “武宗外门弟子,无人是我之敌,段天,你这个外门弟子第一人,实力果然强悍。”韩昆收剑入鞘,神色更加高傲,眉目间的傲气逼人。

    虽然这一刻,韩坤没有讥讽段天,可是从他的神色之中可以看出,这一刻武宗败了,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

    段天的脸色苍白,眼神微微黯淡,一句话也没有说,慢慢退开,他败了,原本以为,这些天的努力修炼之后,修为几乎达到先天境界,剑术造诣更精深,可以击败对方,没想到,竟然败了。

    而段天还打算去寻找林缘,找回自己的场面,可是,这种情况,段天的整个心神瞬间黯淡。

    败了就是败了,段天没有找任何的借口。

    “武宗,终究是不如我们青元宗。”青木长老看着韩昆胜利,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笑着道。

    “今日,我横扫武宗外门,来日,我要横扫武宗内门!”韩昆口出豪言。

    虽然他冷漠,可是他的内心确实好高骛远,这一刻的胜利,更令韩昆对自己实力的无比自信。

    “太狂妄了,我们外门弟子,还有一人。”突然站在旁边的一个端茶递水的外门弟子气不过,急吼道。

    这人也是南院的一个弟子,当初也对北院充满了愤恨,林缘的设擂挑战,他一直在下面观看,那一幕,真的很过瘾,横挑北院无敌手,击败段天。

    那一刻是南院最争面子的一刻,几乎所有的弟子都记住了林缘这个名字。

    在落败的一瞬间,武宗内包括武宗宗主武天,神色也瞬间黯淡,本以为还可扳回颜面,没想到这一次颜面尽失,被人损到自家门前。

    “嗯!”武宗宗主听到居然还有一人,眼神瞬间变换,突然之间眼神朝南院院主宋长青的方向看去,他也在此时想起了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