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剑道锋芒

    更新时间:2013-11-27

    宋长青的剑瞬间消散,整个院落安静的瞬间,甚至连心跳声都可以听见。

    “林缘,这一次洪荒森林的历练,我也听程强长老说了,你很不错,居然可以在先天境界妖兽赤火鸣金兽下坚持一个多时辰。”宋长青收了剑势,整个人笑眯眯的看向林缘,目光中充满着赞赏。

    他也不会想到,这一次自己的弟子去历练,居然会遇到先天境界的妖兽,要是换做自己那样的境界,撑到一个时辰,也绝不可能,他实在想不明白,林缘是如何制成的,也就起了试探的意思。

    宋长青的这个试探,显然令他很满意,虽然自己的境界压制在和林缘这个弟子一样,可是自己的经验是如何的丰富,再加上自己的真元绵绵不断,林缘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对于林缘可以在自己的手上坚持那么长的时间,宋长青已经很满意了。

    “师傅,我也是侥幸罢了。”林缘并没有谦虚,自己要不是有着乾坤戒指说什么也不敢和先天境的妖兽大战。

    至于自己坚持那么长的时间一直也是靠着踏云步法和破天剑诀,才得以支撑那么长的时间,其他的,并没有什么骄傲的。

    “好!败而不馁,盛而不骄,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宋长青听到林缘这样说,眼中看向林缘的神色越来越充满了赞赏。

    林缘就像一块璞玉,只有经过了雕琢加工,才可以完整的把这样一块璞玉展示出来,现在林缘正是遇到了一个好的雕工,正一点点的把他雕琢。

    “缘儿,你可知我为什么可以和你相同的境界却可以把你击败。”宋长青话锋一转,声音陡然间肃然起敬。

    “徒弟感觉到了师傅的剑上充满了一股锋锐之力,那是一种勇猛直前的气势,还有一股剑意的存在。”林缘思考了一会,挠了挠头道。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在剑中蕴含了一股锋锐之力,那就是剑道的剑势。”宋长青接着道:“剑者,锋芒也,宁折不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剑道。”

    林缘在下面一句句的听着,他知道,现在的师傅再指点自己的剑道,这对于自身的战斗力可是产生十分巨大的作用。

    林缘刚刚看到自己的师傅所使出的那种超然的剑势,那种一往无前,拥有者无匹的剑势,自身的战斗力也瞬间暴涨。心中的羡慕可是抑制不住。

    “缘儿,我问你,练剑之人,最先练什么?”宋长青突然不在讲解剑道,而是问林缘关于剑道的事情。

    “剑道者,必先练习剑的基础,劈,刺,砍等。”林缘知道,当初自己修炼,就是练剑就练了好几个月,才把最基本的剑技学会,这才开始修炼了剑法。

    “错,练剑者,必先练剑心。”宋长青一语道:“剑者没有弄明白剑,何为剑者,一个练剑者,一定要先明白剑的含义。”

    “师傅,那何为剑心?”林缘心中疑惑,他可从未听说过什么剑心。

    “剑器轻灵,以腰运步,以步带势,双手剑法,更重腰步手腕之力,以求大开大合、劈砍挑刺、撩圈搅拨,动如猛虎下山,静如处子待闺,行如龙蛇飞舞,疾如苍鹰捕兔,忽而如夜战八方,又恰似惊天一线。”

    “凡练剑之法,先求腕力,次习腰步,再练剑法,逐而运剑成势,以腰步带膀腕,拧转起伏,前后环顾,左右兼备,跳跃疾进,务求一劈开山裂石,一击洞天彻地。”宋长青突然之间说起了练剑的步骤。

    “可是,如果你只按照上面的做法去修炼剑道,那么终其一生你都出没不了何为剑道,只能在剑法的层次上徘徊。”宋长青脸上表情分不出什么。

    “人练剑,先练剑,后练心可谓是最细等的做法,那时候的你不是你练剑,而是剑在练你。终其一生被剑左右”宋长青看着林缘,发现林缘似有所我,声音继续高了一点,继续说道:“人练剑,先炼心,以心御剑,明剑,懂剑,知剑,这才是人练剑。”宋长青说完笑而不语。

    其实宋长青还有一点没说,练剑之功夫,首重心神,内有养精蓄锐、凝神敛气,外有步法、身法,乃至剑法各势,练至最高境界,自有擎电拿云之妙,惊神泣鬼之奇,于武艺之道,实有莫大之助焉。

    当然,这些东西,只有自己亲身体会才明白,外人最多起到一个点名的作用,你能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

    林缘此时整个人都好像昏昏欲睡一样,宋长青知道,自己这一番点悟,林缘已经有所悟,正在消化。

    宋长青也不说话,身形立即后退,转眼间来到了林缘的门口之出,眼神向外面看去,生怕有人打扰到林缘。

    武者顿悟之时,最怕打扰,如果一人在顿悟,突然出现一人打断那人的体悟,可能小的话就是从体悟之中醒来,严重的话恐怕会直接真元错乱,走火入魔。

    大约一个时辰,突然林缘整个眼神之中蓝光一闪,那无意识握在手中的长剑陡然间出鞘,一抹蓝光咋现。

    “哗!”

    那道蓝光瞬息而至,直接奔向了前方的一颗大树。

    “咻”

    那蓝光直接穿透了巨树,蓝光不止,继续向前方迸射,直接轰向了前方的墙壁之上,一缕缕电光火石激荡在墙壁之上,转瞬间,墙壁上出现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就在剑光消散,那被剑光透体的巨树瞬间倾倒而下,扑向林缘的方向。

    “咻咻”

    两道剑芒再一次从长剑上出现,直接斩向倒塌的树木,蓝光至,便见那巨树突然分为四节,轰然落在地上,甚至连冲力也消散的干干净净。

    “师傅,徒儿让您久等了。”林缘转头看想在门口处的宋长青,一脸笑意的说道。

    “无事,反正我也是闲的无聊。”

    “不错,没想到我仅仅说几句,你便可以领悟到其中的精髓,不愧是一个天才,但你要记住,这才是开始,练剑者,记住其心,那属于剑道的锋芒,就要勇猛直前,不屈不折。”宋长青说道这里,眼神之间泠然。

    “师傅,徒弟会记住的。”

    “好了,你去巩固去吧,我要走了,记住两日之后的青云宗来访,到时候不要丢人,记住我以前和你说的就可以。”宋长青说完,长袖一甩,直接踏步而去。

    林缘摇了摇头,看向师傅宋长青的方向,眼神之中一阵恍惚,这就是自己的师傅吗,原来,他也要强。

    从刚刚宋长青说的话,明显可以感觉出,青云宗来访,他的意思是说,那天,你看着办吧,不要输。

    ps:小高潮了,即将要到来,求票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