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反思!痊愈!

    更新时间:2013-11-25

    黑夜之中就算是洪荒森林的出口处也太过于危险,程强长老让陈焕在周围洒上一些驱赶野兽的药粉,打算过了今晚,明天再赶路返回问剑宗。

    此时整个出口处就他们一行五人,其他弟子还没有从洪荒森林回来,毕竟此时还没有达到预定的时间。

    夜渐渐深了下来,银白色的幽冷月光照射在洪荒森林周围,让这本来就恐怖的地方,此时看上去更添一份肃杀的寂静。

    林缘被安置在了自己的帐篷之中,他现在身上有伤,也一直在调息着,他必须以最快的时间把自身的伤势处理好,不然,回到外门的时候,林缘保不准又有谁来找自己的麻烦。

    林缘开始闭上眼睛思考起来。

    林缘有个很好的习惯。

    每天晚上,他都会抽出一点时间,来好好回忆这一天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然后一件件地分析,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林缘每一次战斗也都会这样去做,整理经验。这对于自身的改变时很有作用的,这也是林缘武技进步如此快速的原因。

    “这一次试炼之行,虽然自己受了伤,还发生了这么多的波折,但是对于自己而言,却是真正的起到了磨练的作用!”

    “自己这一次可以说真正意义上的见识到这个世界洪荒森林的可怕,第一次面对先天境的妖兽。第一次面对无法应对的妖兽”

    “虽然遭遇了大麻烦,要不是自己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不会被妖兽杀死,我也不会这样做”

    “自己还是太莽撞了,自己还是太过于依赖他人的东西。”林缘心中反思。

    “如果自己没有乾坤戒指,自己还会这样做吗?”

    “如果成强长老最后没有来就自己,自己岂不是死亡。”林缘想到这里,身体一颤,瞬间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

    “乾坤戒指自己早晚有用光的那一天,到时候,最还会在这样吗,自己明之不可为而为之,这还是自己吗?”林缘一步步思考着,心中也越来越发现自己的不足。

    “不过,自己如果没有乾坤戒指,依照自己的本性,应该会尽量逃跑吧!”林缘心中解释道。

    他一步步的反思着,内心一步步清醒,自己该如何做,如何去做。把自己当做一个旁观者这样才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弱点。

    旁观者清,这一点林缘做的十分之好。

    “强大的对手,才能给我巨大的压力!”

    “只有化压力为动力,才能真正激发我身体之中的潜力!”

    “适度而做,看清自身”

    “我如今的实力,可以横扫同境界的一切对手,但是要和先天境界的武者或者妖兽比起来,还是太弱,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自己两次面对先天境界的武者,两次失利”林缘知道,当时的自己错了,这一次不应该那样的鲁莽,可是林缘也不会后悔,谁不是从毛头小子一点点过来,自己总结这一次的教训,下次注意便是。

    “所以,必须加强修炼,一刻也不能放松,从今天开始,要全力以赴修炼!”

    想到这里,林缘心中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下意识地抬头,看到天空之中那一轮皎洁无暇的银月,林缘的心中,突然变得柔软了起来,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远在极西之地的父母。他们还在等着自己。

    他摇了摇头,将心头的想念驱散出去。

    实力太低,根本不足以越过极西之地的屏障,现在还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来来回回仔细梳理了一遍,总结自己表现的得失,找出自己的不足,得出了结论之后,林缘开始心无旁骛,眼观鼻、鼻观心、心观意,意沉丹田,修炼起来。

    此时的自己还是有着内伤,必须尽快修炼,恢复过来。

    林缘心法一经运转,整个空间中的天地真元瞬间缓慢的朝林缘汇聚,一点点进入林缘的身体之中。

    林缘如老僧入定,心神合一,以太上元始经的法门引动任脉和督脉之中多个真元,任脉之中,真元滚滚而动,一个周天一个周天的循环,督脉之中,真元慢慢循环,在前三个穴窍之中缓慢的旋转循环,随着林缘速度的加快,循环的速度也渐渐快速起来——

    时间在野兽的嘶吼之中,飞速地流逝。

    月光之下,帐篷之内,林缘浑身披着银光,仿佛是一尊雕像一样,静静地坐在里面,吸收太阴之力和天地真元,吐纳真元,全身心投入到了修炼之中。

    而在林缘进入到入定的时候,林缘丹田内的碧玉珠瞬间也散发出一股股的深蓝色真元,充满生命力的深蓝色真元,一点点的进入到林缘体内各处。

    如果林缘可以看到,自己深厚和前面出现在表面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而等外伤好了之后,深蓝色的真元慢慢的沉入体内,进一步修复林缘内部伤势。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林缘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之中,闪烁着惊喜神色。

    一缕缕淡淡的深蓝色毫光,从林缘的身体表面一闪而逝,整个帐篷之中顿时充斥着一股清晰的凉爽之感。

    林缘脸上露出惊意之色。

    “哈哈,外伤居然那么快就好了,深蓝色真元,果然,这碧玉珠神秘无比,连父亲都没有明白的东西”

    林缘看到自己的外伤全部消失,虽然感叹碧玉珠的神秘,可也不停留,双眼一闭,继续修炼起来。

    林缘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那些奇怪的事情已经很多,这件事情当然也不例外。

    此时,黑夜依旧漫漫。

    四周隐隐有各种凶兽嘶吼的声音传来。

    丹田之中,任脉中的九个穴窍依旧在不停的循环旋转,慢慢的吸收碧玉珠中散发出来的真元和天地之间游离的真元和太阴之力,督脉之中,由于只打通了三个穴窍,速度明显的没有任脉之中快速。

    林缘再次入定,心神合一,运转太上元始经,指引着真元向周围散发出去,修复着身体受损的经脉,不急不躁,神态安详,犹如坐化的高僧一般,枯坐不动,瞬间就进入了一种空灵的修炼状态之中。

    时间飞快地流逝。

    银月落,昊日升。

    当天边的第一缕太阳光,照射进入林缘的帐篷之中,给洪荒森林带来一丝暖意,也给林缘带来一丝暖意。

    太阴之力下降,太阳之力上升。一瞬间,林缘的身上瞬间发出一股强横的吸力,身旁的三尺方圆顿时出现一股强大的真元,一阴一阳,猛然间进入到林缘的体内。

    “轰”

    如同闷雷般的声响出现在林缘的体内,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股比之前强大了几分的气息,在身边弥漫散发开来。

    一夜之间,伤势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