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融合!破茧成蝶

    更新时间:2013-11-18

    强忍着体内传出来的阵阵灼热之痛,林缘眼眸缓缓闭上,心神逐渐的沉进体内。

    心神沉入体内,顿时,一片雾气蒙蒙的感官界面,便是出现在了林缘心中,此时体内的诸多经脉之中,那先前进入体内的真元,瞬间被自己体内的碧玉珠转成深蓝色真元,已经分化成了一缕缕细小的深蓝色真元,这些蕴含着恐怖能量的真元,在经脉之中胡乱的穿梭着,一切阻拦在面前的东西,都会是被它们在瞬间焚烧成一片虚无。

    冰火两重天,一种是淬炼林缘的体魄,另外一种是凝练林缘的真元,这两种相互结合,可以更好地激发自身的潜力,也可以更好地使林缘发挥他本身的实力。

    随着这些蓝色真元的穿梭,虽然林缘的经脉被淬炼的十分坚韧,可那恐怖的高温,依然是缓缓的渗透了进去,虽然这些渗透的余温并不是如何的炽热,不过对于人体最脆弱的经脉来说,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在这些高温的熏烤之下,原本宽敞坚韧的脉络,已经扭曲得犹如那麻花干一般,看上去极为怪异与恐怖。

    当然,经脉被熏烤得这般扭曲,所造出来的疼痛,更是直接让得林缘的身体不断的间接性抽筋着,浑身肌肉紧绷,一条条犹如肉虫一般的青筋不断的耸动着,惨白的脸庞,没有丝毫血色。

    经脉之中,炽热的深蓝色真元疯狂的穿梭着,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林缘的体内,几乎便是被破坏得一塌糊涂,可是,就在破坏的瞬间,林缘体内就会流淌一股清凉的真元,瞬间修复好林缘的经脉。

    林缘此时的体内划分两股,也就是两部分,一部分炽热的深蓝色真元散步全身的经脉,淬炼着林缘的身体,另一部分深蓝色的冰冷真元全部聚集在了林缘的丹田之处,慢慢凝练林缘的真元。

    林缘也可以感觉到此时身体的状况,这根本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就算自己每天早上修炼太上元始经,所经历的太阴太阳灌体也没有这样强烈。

    林缘心思无念无相,不在感受这种疼痛,瞬间紧闭自己的感官,把全部的心神沉入到功法运转之中。桶中的液体化作的纯粹的真元也慢慢的进入到体内。

    林缘的心神也缓慢地牵引着这些真元力,渐渐的,林缘对与自己体内的真元力也掌控的能力熟练起来。站在旁边的宋长青栏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成功了么…”

    阁楼之中,宋长青望着那全身都浸泡在药桶中的林缘,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脸庞上充斥着欣慰的笑意,微微点了点头。屈指轻弹,宋长青的指尖瞬间出现一道真元,瞬间便是化为一道灰芒,径直射进了林缘身体之内。

    随着真元的进入林缘的身体,瞬息时间,一股深蓝色的光罩猛的自林缘身体之内弹射而出,最后将他全身包裹在桶中,其上所翻腾的深蓝色真元,将所有的目光,都是隔绝在了外面。

    凝望着那忽然出现的深蓝色光罩,宋长青微微一笑,低声喃喃道:“真是个厉害的小家伙啊,竟然是真的承受下了这冰火两重天的锻体之痛,还有凝练真元的刺骨之痛,了不起……”

    宽敞的阁楼之内,深蓝色的真元光罩犹如一个鸡蛋一般,将少年包裹其中,翻腾的深蓝色真元,似乎是在宣示着,他要脱茧化蝶了

    “看样子这最少需要一天,才能彻底融合,果然,这孩子是一个可造之材。”如果不能坚持刚刚的那种痛苦,这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其实,刚刚的那种痛苦也只是一时,只要坚持住以后根本没有那种疼痛。宋长青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为了试探林缘。

    时间缓缓的过去,林缘也渐渐沉积在这种修炼之中,在林缘修炼之中,整个心神全部沉积在了体内,对于外界根本没有丝毫的感应,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而那种疼痛,根本就没有持续太久,也不想师傅说的那样,林缘也没有多想,那疼痛消失了,林缘体内的真元运转也瞬间加快了很多。

    阁楼之中,深蓝色的光罩,释放着恐怖的威压,那威压,直接超过了普通的半步先天境界,光罩周围,那桶中的黑色液体,漫无目的的沸腾着,散发着刺鼻的味道。使得外界的目光,难以清楚的看见其中所发生的状况。

    轻笑了一声,宋长青再度保持沉默,而随着他的安静,阁楼之中,也是缓缓的陷入了寂静,那阁楼之内的浓烈气味,随着阁楼内的排风口,窗口将其内那刺鼻的空气,清换了出去。

    阁楼内,通体浑圆的深蓝色光罩,释放着淡淡的蓝色幽光,光罩表面之上,蓝色幽光忽隐忽现,似萤火虫般,投射在阁楼之上,犹如波荡的蓝色水纹一般。

    在那光罩之内,林缘盘坐在木桶之中,此时的他,似乎处于一种无意识的玄奥状态,体内的心神,也似乎有意无意的运转自己的太上元始经,一丝丝天地真元也进入光罩之中。

    在林缘处于这种浑浑噩噩的半昏迷状态之时,体内那缓缓流淌在经脉之中的由褐色液体化作的真元,忽然无人控制的顺着经脉路线运转了起来……此时的褐色液体,或许是因为先林缘坚持过去了最初的疼痛,不仅没有再释放出那种恐怖的高温,和那刺骨的寒流。

    反而是变得有些温凉,在顺着经脉流淌之间,一缕缕细小的蓝色真元,似乎原子分裂一样,从中分离而出,最后贴着那被刚刚破坏的有些损伤的经脉而去,真元微微蠕动间,居然是逐渐的融进了经脉四壁之中。

    随着这些深蓝色真元钻进经脉之中,顿时,那本来已经损伤的有些严重的经脉,便是犹如那沙漠中遇到水源的草叶一样,缓缓的舒展了开来。

    就在这时,光罩之中的林缘轻哼了一声,是舒服的轻吟。

    体内的无数条经脉,似乎都是在此刻发出了兴奋的声音,那黑色液体化作的真元一方面进入到林缘的经脉之中,淬炼着经脉之中的每一处地方。

    一路所遗留而下的深蓝色真元,都是会被不断张缩的经脉,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迅速的吞噬着,而随着经脉那贪婪的吞噬,那本身就坚韧无比的经脉,此时显得更加坚韧,整个经脉似乎一个地下通道一般,连接着无数的管道,每一个管道中,无数的真元在其中散发,似乎心脏的跳动,充满着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