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破天绝尘,一剑惊心

    更新时间:2013-11-14

    你段天,有段天的骄傲

    我林缘,也有林缘的骄傲。

    似乎是被林缘眼眸之中那种疯狂燃烧的斗志灼伤,段天眼眸深处一阵恍惚,好像是想起了什么。

    “难道南院又要出现一个郭涛。”段天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郭涛的影子,那个宁死也不服输的男子,那个以一战十,尽管已经浑身是伤,尽管血液还在流淌,可是,就不服输。

    “既然你找死,那就不要怪我,武技场上生死不论,武宗的规矩。”这一刻,段天的眸中爆发了可怕的杀气,这一刻得段天,起了杀心。

    段天的身上瞬间涌起银白色的真元,银白色真元呈环状向四周扩散开来,他的气势无止尽地攀升,转眼间,整个武技场上似乎都因为段天展示的气势瞬间颤抖起来。一步踏出,手中的长剑再起。

    台下的外门弟子这一刻都眯住了眼睛。

    因为段天的长剑,在这一瞬间,绽放出了刺目的光彩,犹如一轮银色的小太阳一般,一柄剑在他的手中幻化成了无数的剑芒,直接斩向了林缘。

    最强的一招,最惊人的一招,属于段天的绝招。

    这是极为惊骇的一幕。

    段天的剑,犹如斩碎了光线一般,让人的视线视觉变得破碎,根本无法捕捉到那最致命的剑影。

    段天的剑,像斩破了整个空间一样,整个剑芒瞬间颤抖,那是空间在颤抖,那是真元太庞大。

    “哗”

    就在众人为林缘能不能抵挡住这一招之时,整个擂台之上,林缘的手中突然在一次出现一束深蓝色光芒。

    那光芒就好像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穿透黑暗。

    那光芒就像混沌之中一道光亮,瞬间划破整个混沌,裂开一个世界。

    “很多时候,实力强悍并不是唯一获胜的原因。”林缘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整个身体随着那道光束瞬间向段天刺去。

    段天微微一笑,身形一晃,瞬间在原地消失。

    砰砰砰砰!

    下一瞬间,段天的身形,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林缘头顶之上,以浑厚的真元短暂的凝滞虚空。

    他面色肃穆,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握着散发无尽气势的银白色长剑,身体之中迸发出无穷无尽的真元,席卷天地,灌注在了银色长剑中。

    银白色的长剑得到真元的灌注,瞬间膨胀了三尺有余,银白色的剑芒发覆盖在剑身之上,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仿佛只要看上一眼这剑芒,就会有一种惊悚的感觉。

    四周大多数观战者,不得不在这一瞬间选择闭上眼睛。

    这柄长剑的气势实在太过巨大,庞大到已经不是下面一些弟子的观看范围,实力不够,多看只会不利于自己。

    “霸天剑诀之霸天一击”

    段天大喝一声,宛如一头猛虎巨兽一样,凶悍的手臂一沉散发银白色的剑芒对着林缘,开天辟地一般斩了下来。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清晰气浪,在长剑的剑刃两侧急骤的分开。

    仿佛是天空突然裂开一个口子。

    擂台之下的弟子毫不怀疑,这一剑落下,足以瞬间连巨大擂台以及周围的地面,彻底斩为两段,一种近乎的绝望之感,在周围每个人的心中不可遏止地沸腾。

    林缘的长剑也开天辟地般,整个真元剑芒凝成一束,全部化作一点轰向段天。

    最后的胜负属于哪位,此时的台下弟子也难以判断,这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范畴,有的人,根本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战斗,更不要说插上话。

    在这一刻,一些隐藏在后面的四院长老院主,甚至所有超过后天境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一场的对决之上。

    他们都是先天境界的强者,目光如电,自然可以轻松地捕捉到那两道散发恐怖气势的林缘和段天,实际上是因为速度太快,普通人视线难以捕捉而已。

    可是,此时的他们,也是丝毫辨认不出来,这一场谁会胜谁会负。

    叮!

    擂台上传来金属撞击的轻响声。

    在一些先天强者们惊骇的目光之中,清晰地看到,段天那带着无匹气势劈斩下来的银白色长剑,被林缘深蓝色的剑芒直接对上了剑尖。

    “破天剑诀第四式——一剑惊天”林缘的声音也适时的传出,整个武技场全部听到了林缘的怒吼。

    然后——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之际。

    叮叮叮叮!

    一连串金属疯狂撞击的声音持续地传来。

    深蓝色的剑芒光束在空中直接凝聚成一束光芒,犹如银蛇笔直树立,瞬间就将段天那真元凝聚的银白色剑芒击成了碎渣,这种场面根本就是摧枯拉朽,银白色长剑就像是豆腐一样,不堪一击。

    一块块银白色的铁渣从空中坠落,缓慢的掉落在擂台之上。

    如果不是明明知道台上对决的两个人是队里的两人,任何一个人都绝对不可能放水,他们甚至会认为,这是一场滑稽的对决,这最终对决实际结果之间的落差,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谁都以为段天的那银白色长剑可以一击必杀,谁知道……

    当段天击在林缘长剑上的时候,林缘的长剑瞬间化作光束,破天剑诀第四招直接斩出,这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北院青年不敢相信,林缘这一招谁也没有料到。

    破天剑诀第四招,这怎么可能,所有的弟子认为林缘在如此短的时间,把第二招使出就已经算是天才了,甚至连段天也这样认为。

    他呆呆地看着断刃,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还完全无法从自己必杀之招被林缘瞬间破去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

    擂台四周,已经是一片山呼海啸一般的喧哗之声。

    林缘把握机会,没有多说,瞬间脚下步伐一展,栖身而上。

    “嘭!”

    一道身影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最后重重的落在地面上,一口殷红鲜血,狂喷而出。

    “段天”

    当众人的目光,汇聚在那落地的人脸庞上时,整片场地,都是在霎那间寂静了下来,而北院的人,则是在这种寂静下,脸色惨白…

    突然之间,似乎天上有一缕阳光照在了段天的身上,整个武技场中,陷入了一片安静,一道道目光,泛着浓浓的惊色,盯着那狼狈吐血落地的段天身上。

    这般结局,出乎了近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谁都没想到过,这排名碑上第一人,居然会败给这刚刚进入到武宗的外门弟子。

    所有人心中都明白,外门弟子之中属于段天的神话结束了,一个新的神话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