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连胜

    更新时间:2013-11-12

    林缘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越是激起他们的愤怒就越好,这些动作林缘可不是无故放失,他也是早早打算好的。

    这一次的擂台赛,林缘要以北院弟子来磨练自己,自己一味的修炼,绝对跟不上自己境界的提升,必须要有足够多的武道经验。

    只是,这些北院弟子刚刚派上的只是九重后期境界的武者,如果林缘一直这样和他们打斗,对于增长自身实力虽然有些作用,可是毕竟太小。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这根本就失去了林缘设擂台的作用,这可不是林缘想要的。

    激怒北院,让他们来挑战的弟子实力越来越强,只要不是先天境界的弟子,林缘根本不会害怕纷纷好,而林缘,也不打算在隐藏自己的境界。这是一个威慑,赤裸裸的威慑。

    突然,被踢到台下的马家乐,一阵疯狂,嘴中的血迹还没有擦掉。

    “我会报仇的,我会报仇的,我不会输的,不会,林缘,我早晚会打败你的。”马家乐几乎出离了愤怒,像是一座彻底爆发的火山,就差一步就要再一次冲到擂台上。

    林缘以怜悯地目光看着他,微微摇摇头,根本不想多说。

    “我说过,你若不服,可再来战!”林缘根本未将他放在眼里。不要说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就算是真的是九重后期,林缘照样不会把他放在眼中。

    “被我超过的人,从来不会有超越我的那一天。”林缘的心中道。

    林缘如此不屑一顾的姿态,让马佳乐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

    他看得出来,林缘是真的不将他放在眼里,而不是在故作姿态。

    “哈哈,这就是北院弟子吗,不堪一击。”

    “不知道刚刚是谁来说着,看不起南院,看来,他们那一院才是不堪一击啊。”

    “就是,现在还在这说什么大话,就凭你,也配。”

    南院的外门弟子可以说是同仇敌忾,意气风发,此时的林缘,在他们心中的地位绝对瞬间暴涨到一个无法匹敌的高度。

    南院弟子一句句的讽刺着北院弟子,就像一个个耳光狠狠地扇在了他们脸上,让他们无法去反击。

    以他堂堂北院弟子,而且排名碑上十八的排名,居然这样被羞辱,先是被摧枯拉朽般击败,现在又被一群平庸的普通弟子冷嘲热讽,偏偏还无法反驳,这让马佳乐气的眼前一阵阵发黑,忍不住张口又喷出一道血箭!

    “哈哈,就这样还是排名碑十八,真是丢人。”

    “哎,那谁,你是北院的吧!还不快把这丢人的师兄抬走,否则,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要怪我们南院啊。”

    时间渐渐过去,这一次,林缘等了好久才等到北院弟子的挑战,依旧是九重后期,这一个对手甚至还不如马佳乐,林缘也没有兴趣,一招直接败北。

    第一天,林缘十连胜,没有超越九重后期的高手。

    第二天,十连胜,北院依旧没有出现半步先天的高手。

    第三天,整个北院似乎已经疯狂,连续两天,这林缘就像一个不知疲惫的战神一样,不停的战斗,无一败绩。

    北院的脸已经狠狠的遭到打击,甚至,有的长老也看不下去,可是,这也没有办法,林缘的实力太强悍了,同阶无敌。

    砰砰砰……

    双方的正面交战发出一阵阵巨大的响声,整个擂台之上剑气纵横,铺天盖地,气势昂扬。

    “行云流水”再一次抓到机会,林缘没有丝毫的客气,想到整个北院和自己这么多次的对战,全部是杀招迸发,自己一直没有真正的使处杀招,而且,出手也留有余地。你不仁我便不义,没有必要给北院弟子任何机会。

    漫沙剑法——漫天狂舞,这漫沙剑法当中杀伤力最大的招式瞬间轰出,这也是漫沙剑法最后一招,林缘使出,顿时卷起一阵狂风!

    “给我挡住”韩文东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连忙全力抵挡,整个剑势之中蕴含恐怖的力量,一剑轰出。

    这一刻,林缘的剑芒仿佛扩大了数倍从天而降,将韩文东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谁会赢?”场外所有人这一刻心中都生出了疑惑!之前林缘带给了所有人太多震撼,此时,他们已经不敢妄下定论,只能将眼神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两人。

    尽管这韩文东和林缘已经大战了半个时辰,而此时,这种紧张的气愤根本不容的他们去胡乱的猜测。

    轰……

    瞬间,仿佛整个演武场都震动了,一声巨大的沉闷声传来。尘埃漫天,这一刻,挂在高空中的烈阳似乎都显得暗淡了下来。

    啊……

    惨叫声传来,紧接着只见一道身影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顿时,场面安静下来,无比的安静。

    只见那一道身影直接从场中被震飞到了场外重重砸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声。

    静,无比的安静!此刻,被震飞场外在地上苦苦哀嚎的人竟然是韩文东。

    同样是九重后期巅峰的韩文东竟然也输了,输的这么彻底,正面的交锋,用出最强的招式竟然还是直接被震飞出来。

    “嘶”

    转头看着场内傲然挺立的少年,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啊!又败了!这林缘是战神转世吗?”

    “这可是第二十九场了,难道这北院真的要败给林缘一个人了吗?”

    “一个人独挑整个北院,这林缘果然疯狂,果然霸道。”

    “北院这次说不定会碍于面子,出动半步先天境界的强者,这可是整个北院,甚至在外门弟子之中都可以算得上高手一般的存在了。”

    “就是啊,也不知道这林缘能否挡得住,这北院也太无耻了,说不定真的会出动半步先天境界的武者。”

    “这林缘可是同阶无敌,就算败了,也足以自傲了,刚刚那位韩文东可是排名碑上第十一的高手,即将踏入半步先天境界的。居然也败了,说不定,这林缘真的会挑战半步先天境界。”

    “咳咳咳”就在台下的所有人议论之际,林缘的轻咳声传来。

    “难道北院就这些弟子吗,真实令人失望,三天了,整整三天了,二十九场,全是些垃圾货色,就不能来些真正的高手。”林缘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不是再一次打北院的脸吗?

    轰!

    顿时台下的被院弟子整个脸色张红起来,难道北院真的没人了吗,那些半步先天境界的弟子呢,你们在哪里出来啊。

    南院弟子听到林缘所说,也瞬间再一次发出兴奋地叫声。

    这三天,太长脸了,整个南院弟子只感觉浑身油光满面,以前经常受欺负的南院弟子,似乎一个个腰板也直了起来。

    你们北院不是说我们南院没有人吗?

    你们北院不是经常欺负我们南院弟子吗?

    你们北院不是很牛逼吗?

    哈哈,全是屁,我们南院一个新进弟子挑战你们整个北院,居然还败了,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