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无人可敌

    更新时间:2013-11-12

    两道身影如同浮光掠影一般在擂台之上急骤的闪烁。

    剑光生灭!

    枪影纵横!

    深蓝色的剑芒和银白色的枪芒,快到了让众人根本无法捕捉两人的招式。

    两个人的动作都快如闪电,超越了普通武者视线捕捉的极限,惊人的劲风四溢,尖锐的气流划破空气,两人的大豆已经进行到了紧张的时刻。

    长剑vs长枪!

    两人所使用的招式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仅仅交战一瞬间的时候,两人的战斗,战斗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这对于台下的弟子来讲,就是一场可怕的战斗!

    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对战。

    锵锵锵锵!!!

    一连串爆裂刺耳的撞击声和一簇簇四溅的火花之中,两人的身影,终于分开。

    “哈哈,爽快,这才是北院的实力吗,北院也终于派出一个算得上脸的人来了。”林缘嘲笑的声音响起。

    既然你们说我嚣张,我就说嚣张了,你们北院能奈我何。

    “哼,就凭你还可以代表南院,妄想,这才仅仅开始,仅仅九重后期就如此嚣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马佳乐同样讽刺道。

    “能不能,还要比过才知道,至少,现在的你不行。”林缘目光平静,古井无波。

    “就凭你,少成口舌之利,刚刚仅仅是热身。”马佳乐开口道,似乎他也没有尽力一样。

    “刚刚只是热身而已吗?既然如此,那现在,就结束热身吧。”林缘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微微眯上眼睛。

    下一瞬间,当林缘双眼看上马甲乐的瞬间,整个眼神之中无悲无喜,一片清澈。

    不知道为什么,台下所有的弟子看见林缘双眼的时候,似乎都有些胆怯。

    马佳乐距离林缘最近,林缘严重的目光也是朝他看来,看到这种目光,马佳乐心中没来由地一惊。

    下一瞬间,林缘手中的精钢长剑瞬间挥舞,“破天剑诀”的剑式施展了开来。

    嘶嘶嘶——!

    奇异的破空声传来。

    似乎可以划破空间一样,整个擂台之上温度似乎也在急速的上升,似流星火与一般,急骤而下。

    林缘的剑式不快不慢,但是却充斥着一种流星滑落之意,如梦似幻,给所有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站在林缘对面的马佳乐,面色瞬间大变。

    在这一瞬间,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手中的长枪不由分说,爆发出一股股狂暴的力量,整个长枪似乎一条巨大的蛟龙,划破长空,呼啸连连,几乎是瞬间爆发出了最强的力量。这是他最强的力量了。

    “林缘,你去死吧!”马佳乐怒吼。

    这是他最强状态的爆发。

    马佳乐仿佛已经看到了眼前的林缘被自己瞬间摧毁的一幕。

    而下面四院的弟子们,也被这一招的可怕做震慑,后天九重后期力量的全部爆发,再加上全身真元化作一击,这力量的恐怖,根本无法言喻。

    这样强悍威猛的杀招,林缘可以抵挡得住吗?

    众人心中的天平瞬间倾向马佳乐那一方,这一招太庞大了,这一招集聚了马甲了所有的实力的一招。

    几乎没有人相信,在如此变态的一招之下,林缘还能维持不败,至少会受伤。

    然而——

    林缘手中的长剑根本不容反应破天剑诀第一式——流星火雨也蓄势已久,同样属于后天九重后期的境界在林缘的手中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可怕气势。

    阵风猎猎,整个擂台之上,根本容不下任何人。

    骤然,丁浩握剑手臂上爆发出一种奇异的力量,林缘手中的长剑就像流星一样,瞬间划破长空,向马佳乐的方向冲去。

    两道不同的光芒,似火星撞击彗星一样,慢慢靠近。

    “咚”

    两道光芒终于撞击到了一起,可是,就在所有人紧张的关注台上的战斗时,林缘的深蓝色真元剑芒,去势仅仅顿了一下。

    “刺啦”

    林缘的蓝色真元直接撞上了马佳乐的肩膀之处。

    “啊……”马佳乐被林缘突然爆发的恐怖气势瞬间惊呆,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被一股深蓝色的真元力量击中肩膀,惊叫声中倒飞了出去。

    这一声尖叫,让所有人骤然从呆滞之中清醒过来,才意识到战斗似乎并没有完全结束。

    但是,和完全结束也差不多了。

    因为林缘一剑破敌之后,并未丝毫的迟疑,脚步轻轻一点,身形化作一道闪电,迅速追上了倒飞的马佳乐,凌空跃起,一脚似乎是在踢皮球一样,直接把倒飞之中的马佳乐踢下擂台。

    砰!

    巨大的惯性让马佳乐的脸先着地,整个脸瞬间扭曲的不成样子。

    马佳乐的身子直接倒在了地上,激起一阵阵的尘埃。

    半晌之后,尘埃才散去。

    马佳乐身形逐渐变得清晰。

    似乎在马佳乐的身上,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林缘的脚印。

    众目睽睽之下,那沾满了尘土的脚底,狠狠地印在了马佳乐的身上,耻辱,明目张胆的羞辱。

    战斗,在这一刻彻底失去了悬念。

    “破天剑诀”北院弟子的一声惊呼,瞬间点燃了整个气愤。一些还惊魂未定的弟子,也回过神来。

    “破天剑诀,不是吧,怎么可能,这林缘才刚刚来到武宗,这破天剑诀怎么可能学会。”下面的一个弟子完全不敢相信,疑问的说道。

    “不可能错,这绝对是破天剑诀第一式第一招流星火雨,刚刚的气势,,根本就是那一招,绝不会错。”这人明显就是刚刚几乎出来的那个弟子,丝毫不质疑自己的看法。

    “这确实是破天剑诀第一式第一招,我曾经有幸见过南院内门弟子郭涛施展过,那威力,比这要霸道许多,看样子,刚刚林缘师弟有所保留。”一个年龄二十多岁的青年点头道。

    “对了,那个师兄,什么是破天剑诀,貌似很厉害的样子。”他们几个人在讨论,可是对于一些新来的弟子来说,这根本没见识过。

    “哈哈,这位师弟不知道了吧,破天剑诀可是………………”刚刚出声询问的那位弟子,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连忙拉过那个问话的弟子,在哪里喋喋不休起来。

    擂台中央,林缘的长发无风自动,连续两战,实力全是九重后期的武者,林缘从未超过十招,全部被林缘踢下台去。

    赤裸裸的羞辱,这林缘就是在打北院弟子的脸啊!

    “给你说了你不行,你就是不行。非要逞强,看,跌到了吧。”林缘的话瞬间使得下面的弟子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比打脸还要惨重啊。

    “这林缘也太混账了吧”台下的弟子听到林缘这样说,心中全部升起了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