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擂台赛

    更新时间:2013-11-11

    北院,天佑阁,一道黑暗的身影坐在中间,整个阁中仅仅一人坐在那里。

    “哼,长青终于要出手了,可是,你居然派出一个外门弟子来,这就是你们南院的实力吗”低沉的声音在阁中显得是如此清晰。

    天佑阁,整个北院最重要的地方,也是实力的象征,正是北院院主孙天佑的住处,也是以自身名字命名。

    第二天早上,林缘早早的结束了修炼,浑身神清气爽,每天经历太阴太阳交汇,吸收太阴太阳之力修炼太上原始经,林缘整个人完全没有疲惫之感。

    三天之后,擂台赛,林缘决定战北院。

    这并不是林缘鲁莽,也不是林缘被刺激的愤怒,这是林缘故意为之。

    按照北院那些弟子的个性,林缘打败了北院弟子,这些人绝对不会放过林缘,要接受北院的挑战,就会耽误林缘的修炼时间,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之人身上。

    既然他们想战斗,想挣回面子,那还不如自己展开擂台赛,你们北院不是想找我麻烦吗?

    好,那就来吧,省得你们每天来找事。

    林缘不知道的事,他的这个举动已经在整个武宗中传开,包括四院的弟子大部分都知晓三日之后,武宗武技场,新一届外门弟子林缘设擂,恭迎北院弟子的挑战。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武宗沸腾起来,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刚刚进入武宗的外门弟子,居然会这样,语出惊人。

    而一些知情的人都知道,这林缘是后天九重境界,可是,就算是后天九重境界,也不是整个北院外门弟子的对手啊。现在的北院,外门弟子之中,就半步先天的高手足足四位,后天九重后期的武者也有数十位之多。

    这林缘信心何来?

    擂台赛,林缘也从武宗的手册中知道,是内外门弟子解决矛盾的一个场所,也是争斗的地方,只要双方同意,就算是长老宗主也不的反对,武技场中,生死有命。

    这就是武宗武技场的规矩,很现实,很残酷。

    时间渐渐过去,也越来越接近林缘所说的三天,所有的弟子也都在期待林缘和北院弟子的战斗,这件事情,甚至已经涉及到是北院和南院的竞争。

    甚至有的挑事之人传言,南院被压制了那么久,终于爆发。

    经过连续三天的修炼,林缘的真元境界虽然没有实质性突破,可是对于督脉之中的穴窍缺打通了一窍,使林缘对于真元的运用、把握和操控,却已经超越了之前好几成,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

    太上元始经所产生的独特真元,在经脉通道之中激荡,任脉之中顺通无阻,督脉之中也隐隐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整个经脉莹润如玉,犹如星辰一般深邃神秘,蕴含着奇异的力量,隐隐有毫光透体而出。

    这就是半步先天境界,洗涤全身经脉体魄,达到先天之境,而先天境界,就是转后天为先天。

    如果林缘想进一步达到先天境界,就要必须打通所有的督脉穴窍,这一步,很重要,也不知道难倒了多少的武者。

    就在这时,林缘突然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恩,怎么回事?自己丹田之内的真元居然变成了深蓝色,而且,丹田之中的碧玉珠居然浮现一片片的神秘文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林缘实在想不通,这碧玉珠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变化,居然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要不是自己这一次内视,恐怕也不会注意到这碧玉珠的变化,可是,就算林缘知道了,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武技场中,人头攒动,最中间的位置被设置了一个巨大的擂台,下面所有人全部注视着擂台上的位置。

    三天之中,林缘挑战北院外门弟子的消息越穿越多,使得所有的外门弟子几乎全部到场,甚至,一些内门弟子也有的围观。

    “怎么林缘还没有到来,不是害怕我们北北了吧,胆小之人。”

    “就是,居然还敢设擂挑战我们北院,自不量力。”

    “你们才是胆小鬼,你们全家都是胆小鬼,林师兄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不还是没到时间吗?”这说话之人显然是南院的弟子,气不过这些说林缘的人。

    “就是,你们北院除了会以多欺少,还会做什么。”

    “怎么,我们北院就是如此,可笑,南院天天被我们北院打压着,哼,林缘自不量力挑战我们北院,这武技场上,不把他打死也要废了他。”北院弟子听到南院弟子所说,也争执起来。

    “你看时间,这还有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就要开始,林缘还没有来,不是害怕是什么。”北院弟子看了看台上燃烧的香,得意道。

    “哼,这……这……只是林缘师兄可能有事,不过我们相信他。”南院的弟子显然心中也没底,眼看着时间将要到,林缘还没有来。

    “这什么这,没来就是……”

    “哗!”就在这北院弟子正准备继续调笑南院弟子的时候,突然整个武技场全部寂静下来,全部向武技场后方看去。

    “来了,林师兄来了。”一个南院弟子看到林缘从后方渐渐向武技场中间位置走去,整个人瞬间高兴起来。

    “你不是说林师兄害怕了吗?这不是来了吗。”南院弟子的头瞬间高听起来,昂首挺胸的对着身旁的北院弟子说道。显然,林缘的到来,令南院弟子瞬间沸腾起来。

    此时林缘正一步步走向武技场,林缘所过之路,人群自动让开一条小道,供林缘行走。

    “他就是林缘,这么年轻,年龄不会超过十六,居然这么大的胆子,挑战北院所有外门弟子。”下面东院的弟子说道,显然,他也是只听说过林缘。

    “这就是林缘,果然器宇轩昂,不愧是敢挑战北院之人。”

    “哼,一个自不量力之辈。”

    “哇,这就是林缘,好帅,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显然是西院的花痴。

    林缘不为所动,依旧闲庭信步的走向武技场,似乎林缘每走一步都牵动着下面所有弟子的心一样。

    “砰”林缘一脚踏上武技场,直接向中间走去。眼神直接扫视着下方的数百上千人,丝毫不乱,眼神之中有的只是平静。

    “你们不是要挑战吗,我林缘来了,就站在这里:”林缘提起丹田之中的真元,把声音扩大到整个武技场所有的弟子全部都可以听道。

    “林缘小儿,北院弟子张显来挑战。”突然在林缘说完的刹那,一道人影直接越过众多人群,向台上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