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自取其辱

    更新时间:2013-11-09

    林缘体内的真元也瞬间暴躁起来,像火一样在自己体内乱窜,每到一处,便有一处地方如火烧般的炽热之感、

    一炷香时间之后,这种酥麻炙烤灼热之感越来越烈,逐渐变得痛苦起来,皮肤表层简直就像是被烤熟了,犹如千千万万只蚂蚁在啃噬血肉一般。

    林缘清楚,这是太阳之力的极限了。

    林缘深呼吸,突然改变自身体内的真元运转路线,按照太上元始经上所记载的运转路线。

    真元改变的瞬间,天地之间的太阳之力消失,取之而来的是黎明之后还未散去的游丝一般的太阴之力,这些太阴寒气丝丝缕缕,顺着林缘全身毛孔涌入,不断贪婪地渗透到了身体肌肤之中,最后汇入到林缘的丹田之内,另一部分淬炼着林缘的身体。

    此时,林缘体内的热力还未散去,寒气骤然加入,冰火交加产生的效果是破坏性的,这一瞬间的疼痛,简直令人痛不欲生。

    这一瞬间的疼痛,令林缘差点儿喊出来。

    太上元始经本身就是一个神秘无比的功法,再加上修炼的难度,根本非常人可以承受,要是一直不坚定之人,可能都会直接崩溃。

    不过,修炼过程之中付出的代价越大,最终得到的回报,也就越高。

    林缘咬着牙,强忍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坚持着。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过去。

    随着太阳之力和太阴之力的不断调和融汇,阴阳融汇,那种啃噬骨髓一般的痛苦,终于如潮水般缓慢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酥痒舒适之感,令人飘飘欲仙,仿佛要乘风归去一般。

    林缘这种情况已经不知道经历多少次,每次都是如此,要不是时间短的话,林缘还真的不能坚持下来。

    林缘散去真元的瞬间,他的体表,一缕缕蓝色的真元逐渐隐在了体表之下。

    林缘也不清楚,自己的真元为什么会这样,可林缘也清楚,像有些人修炼了功法特殊,体内的真元也是其他颜色的,只是,林缘修炼的太上元始经,没想到居然是蓝色,甚至是和自己身体之中的碧玉珠有关系。

    林缘每天早上在太阴与太阳交汇之时修炼修炼太上元始经。乍看起来,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丁浩体表的皮肤变得更加细致,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犹如一尊玉质感十足的雕像一般,充满了爆发力和力量感。

    如果再仔细看的话,甚至,林缘自身的气质也在一点点的改变着。

    结束了一早上的修炼,林缘准备在修炼剑法,自己从武技阁之中得来的破天剑诀还没开始修炼,昨天晚上也仅仅是参悟了其中的技巧。

    九式九式招,这对于林缘来说,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修炼成功,不过,对于这破天剑诀的小成,林缘相信,自己昨天一个晚上的猜悟,再加上自己对剑意的理解,半个月的时间足够掌握到小成。

    “嗯?有人来了?”就在林缘准备回屋中整理一下,便开始修炼,外面进来了一批人。

    “嘭”就在林缘皱眉之际,突然间,林缘的院落的大门突然被一股巨力撞开,整个木门被这股巨力瞬间撞击冲向林缘。

    “哧!”一道真元指芒瞬间而至,林缘出手,直接把这木门用真元切割两半。

    “你就是林缘?”一道粗狂的声音丝毫掩饰不住眼中的愤怒,直接在林缘的对面停住脚步,怒气冲冲的看着林缘。

    “师兄,就是他,他就是林缘。”还不带林缘回答,一到熟悉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

    “陈明,是你。”林缘愤怒的到。

    就算林缘再傻,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显然,这绝对是来找场子的。

    林缘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陈明辉是如此的武痴,上一次败了自己之后,那么多天都没有来找自己,没想到会在今天,而且,居然还找了帮手。

    后天九重后期,这人的境界居然比陈明还高上一层。

    “林缘,你不是嚣张吗。丝毫没有吧我们北院放在眼中,这一次,张忘师兄历练回来,正是来教训教训你。”陈明看向林缘的眼神之中,全部充满了怨恨,甚至是嫉妒。

    本该是自己出的风头,全部被林缘得去,那属于自己的排名,也因为林缘的缘故,使得自己直接下降到了六十。

    陈明回去之后,便一直苦思方法,来对付林缘,正好这张忘历练回来,变添油加醋说动张忘找林缘的麻烦。

    林缘连看也没看陈明,对于这样的人,林缘心中一直很鄙视,以前林缘只认为这人狂妄自大,没想到还需要加上一条小人,无耻。

    “你要为他出头?”林缘低声道,眼神根本没有看向陈明,一直关注着对面的张忘。

    “嚣张是要付出代价的!”对面的张忘看着林缘,嘴中低沉:“南院既然看不起我们北院,那就让我见识见识,南院的弟子如何,还有这个排名碑上五十四的小家伙到底如何。”

    林缘听到张忘所说,便不再言语。

    对方既然都这样所说,自然不需要多说,显然,这张忘对于事情的缘由也不是不清楚,只是,作为北院的弟子,他也是来挑衅的。

    “哈哈,怕了吧?怕了就赶紧跪下来向我们北院道歉,居然想和我们北院争斗,你们南院的胆子真是大。”张忘身后的一位弟子出言不逊。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瞬间,都集中到了林缘一个人的身上。

    被南院的弟子如此恶言挑衅,要是林缘真的跪下认错,那林缘可就真的丢脸丢大了,何况这里还有如此之多的北院弟子。

    不过张忘看着身后的人说道,却是没有任何的表示,依旧朝着林缘的方向看去,显然,他是默许的。

    林缘突然脚步一动,冷哼一声,突然转身大踏步朝着北院的弟子走了过去。

    青风拂面,林缘衣衫飘摆,面色儒雅,虎步龙行,行云流水之间自有一股温润气息。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就盯在了林缘的身上,只觉得这个少年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奇异气势。

    这地方就林缘自己一个人居住,而且,林缘的这个地方十分偏僻,南院的弟子根本就不会到这里来。

    这一次北院弟子来寻找林缘的麻烦,自然人手充足,足足七八人,实力最低的都是后天七层境。

    还有两个属于后天九重境界的张忘和陈明,这阵容不可谓不大。只是他们却不知道,已经达到了半步先天境界的林缘,在他眼中,这些仅仅是跳梁小丑罢了。

    林缘脚下的步伐突然一顿,身子停在了对面五米之外。

    “一群跳梁小丑,自取其辱!”林缘不说还好,一说,瞬间整个院落气势一阵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