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提醒

    更新时间:2013-11-09

    林缘把第一层最里面的书册几乎看了个遍那两本书基本上是这第一层中所有武技中品级算得上最高了,林缘对于自己所挑选的武技也非常满意。

    掐指一算,时间转眼就已经到了上限,林缘小心翼翼地拿着两本书册,原路返回,来到了武技阁的门口,再次遇到了那位站在武技阁一层角落之中津津有味地看着书的白发老人。

    似乎老人注意到了林缘,再一次转过头来。

    “终于挑选好了?让我看看。”白发老人从林缘的手中,接过了两本武技。

    “恩,小家伙,眼光不错,志向也不小,武技阁一层之中威力最强的剑法,和武技阁中防御力最强的武技居然都挑选了出来,但是修炼难度也最大的二本,居然都被你选到了。”白发老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不过,顿了顿之后,白发老人却又语重心长地道:“小家伙,虽然你的眼光不错,但我还是劝你重新选择,不要选择这二本。”

    林缘一愣:“为什么?”

    “它们的修炼条件严苛,除非有超高的天赋和超强的控制能力,才可以修炼,而且修炼周期太长,无法在短时间之内见效,会让你的实力看起来增长的很慢,”白发老人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两本武技,曾经也有人在后天巅峰境界修炼,可是成功的仅仅只有一人,那人相信你以后也会见到,就是你们南院的大师兄,郭涛。”白衣老人似乎说这一件云淡风轻的事情。

    林缘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感激地道:“多谢前辈指点,不过,弟子认为,武道之路,在于厚积薄发,坚持也是成功的关键,要看重长远利益,我还是愿意选择这二本。”

    老人眼中露出赞叹的神色,道:“果然和那个人说的一样,倔脾气,也罢,我不勉强你,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反悔了,可以来找我,额外再给你一次更换的机会。”

    林缘大为感激地行了一个大礼,道:“多谢前辈关怀!不过,晚辈依旧相信可以修炼!”

    “好了,在旁边的借阅登记册上登记,然后拿回去参悟吧,记住自己做手抄本,还有,武宗规矩,没有长老之上的允许,千万不可将武技的内容,传授给其他弟子,否则,门规森严,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弟子知道了。”

    林缘填好了借阅登记册,再次道谢,在转身离开。

    ……

    看着林缘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白发老人深色突然肃静,对着眼前的空气,突然说道:“你看上的这小子,倒还真的是不错,有点儿意思,也没有让我白来一趟。而且,似乎身上还有些秘密。”

    “哈哈,我看上的人,当然是好苗子。这回多谢你了,让您老亲自挡了这武技阁的看守人。”突然在白衣老人的后面,一道黑衣的身影出现在后面。

    “我辛苦一趟不算什么,只是你要照顾好你这颗苗子,这一届的外门弟子,其中也不凡天才弟子,四个年纪轻轻都达到了后天九重,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而且青元宗那边也在蠢蠢欲动,内门之中,也有些动作,内忧外患,希望不要发生什么大的事情才好。天才,总是容易夭折啊!”

    白发老人说完,身形突然一闪,整个人,突然消失无踪。

    “哼,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妥协,谁敢动我的人,我就要谁死!”空气之中的声音,冰冷的可怕,让气温都骤然降低。

    然后,整个武技阁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林缘根本就不知道刚刚武技阁发生了什么,也根本没有发现,其实两人一直都在武技阁中关注着林缘。

    林缘拿到了手抄本,并没有直接奔向自己的住处,作为一个修炼狂人,拿到一本好的武技,当然要迫不及待的修炼。

    今天也正好是内门弟子讲课的时间,林缘拿到了武技之后,也打算去听,看看这内门弟子的讲解和自己的理解如何。

    林缘到达内门弟子授课的地方,已经接近下午时刻,毕竟在武技阁之中耽搁的时间太多。

    负责讲课的内门弟子,是一位内门弟子之中新加入的弟子,听说仅仅是一先天一重纳灵境。

    林缘也是在进入到武宗之后才知道先天境界的划分。

    先天境界,分为三重,一重纳灵,二重聚灵,三重混元。

    这内门弟子是南院弟子,名叫穆容,整个授课过程之中,不苟言笑,极为严肃。

    林缘在旁边听着,也没有人注意他,这也省的他解释为什么迟到的原因。所有的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着,甚至,在这些人之中,林缘还看到了许多生疏的面孔,实力都是达到后天九重境界的武者,林缘猜测,他们可能是南院老一辈的外门弟子。

    林缘刚开始还准备仔细听听,可是后来,听了一些,大都是关于后天八重境界的,关于九重以上的境界,或者半步先天的境界根本就没有,这令林缘郁闷无比,自己好不容易来一次,居然还是这样的情况,瞬间,这授课在林缘的眼中变得不一样了。

    而且这内门弟子讲的内容大而全,没有什么细致的东西。

    林缘听得直打呵欠,对于这方面他完全没有什么兴趣,而且这些事情对于他自己本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林缘现在已经是半步先天境界,再加上太上原始经的那些东西,除非是半步先天以上的东西,对于现在的林缘有些作用,就像如何突破先天境界什么的。

    倒是其他一些外门弟子,听得津津有味,一副极为认真的样子。

    一节课时间很快就过去,而林缘简直就像一个高中生听小学初中的知识,无聊,没劲。

    临结束的时候,那弟子又说了一大堆废话,当然是在林缘看来,可是,其他武者甚至有的从身上拿出纸笔,记录下来。

    这样的人在林缘心中直接打上了傻逼的字眼。这人明显是想巴结内门弟子,给他留个好印象。

    至于那内门弟子穆容,刚一说完,似是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多留,飘然而去。

    林缘在心中也纠结,原来这武宗的授课就是这样,简直无聊之际,可能这所谓的授课,也就是随意安排一些弟子来此,随意的讲解一些什么知识。

    授课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林缘这次初期的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到了餐舍吃了一顿。

    吃完晚餐,等林缘回到自己的住所,此时,已经是月色撩人,霜华笼罩大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