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战!后天八重境

    更新时间:2013-11-03

    就在林缘进一步动作之时,突然,客栈的门口突然之间一声巨吼传来。使得林缘上前的动作突然之间止住。

    就在众人思考之际,突然从客栈的门口让出一条小道,一年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站在中间,向林缘的方向走去。脸上的目光阴沉着。

    “什么,居然是找家的家主赵无量来了,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惊动了他。恐怕这少年麻烦了。”

    “是啊,这赵无量可是差一步就达到了后天九重境界,这少年,怕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林缘现在的听力是何其的惊人,下面一些人的谈话当然也听的一清二楚。

    林缘心中只是略微一震,随即面色恢复过来,根本没有丝毫的担心。

    在这中年男子来到的一瞬间,林缘便探清楚了这人的实力,后天八重巅峰,差一步达到后天巅峰境界。可是,这也根本和自己没有丝毫可比性。

    突然之间,一道狠历的劲风,没有丝毫预料的袭向林缘。显然是那中年男子出手。

    林缘的精神力是何其的庞大,在加上那个本身也是后天九重境界,而自身实力可以比的上半步先天。

    轰然一声巨响,二人拳掌相交。

    林缘双脚微微晃动一下,立即是站立不同,他傲然而立,双目中充满了自强不息。

    那赵无量飞退数步,终于稳住了身形,看着林缘的神色,心中也是震撼不已,这一招自己虽然没有出全力,可是也至少出了五分力。

    对于他,这还不是更加震惊的,在客栈之中的人,看到这赵无量居然毫无征兆的出手袭击这样一位少年,心也瞬间提在了嗓子眼上。

    没想到的是,这少年居然硬生生的接住了,看这模样,这赵家家主赵无量居然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

    人影一闪,赵无量已经出现在.儿子的身后,他轻轻的在儿子的背上拍了几下,一股雄厚的真元顿时渡了过去。

    这赵识虽然是赵无量的儿子,可是在家族之中,也是深的赵无量的喜爱。这一次出来,也全是因为下人来报,说自己儿子赵识遇到麻烦了。正好赵无量今天也是心情大好,便跟随下人来到客栈。

    赵无量默默的看着儿子,那脸上的悲哀之.色,令他心情无比的沉重。

    他知道儿子是什么人,也知道这些天他正在做什么,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变成这样。

    本来赵无量就打算,如果赵识没有通过武宗的测试,自己就会想办法通过一些其他的手段令其拜在武宗。

    看着身旁的赵识,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可以修复好。而且位于膝盖上的经脉也受损,明眼的人都知道,这就算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

    一念及此,就仿若是一枚针似的,刺痛了他的心。

    赵无量的脸色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仿佛是在面对一件难以抉择的事情之时,骤然下定了某种决心。

    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赵无量的心中却突然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怒气,贴在赵识的耳边道:“没事,我来为你出头。”

    赵识一怔,还没等他想说什么,就见赵无量大步踏出。

    在这一刻,赵识突然感觉父亲的背影是那么的厚实而可靠!

    似乎突然又意识到,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根本不应该,心中有些后悔,可是,貌似已经晚了。

    赵无量每一步踏出,都是稳重如山,仿佛是一座巨石在移动似的,沉稳的到了极点。全身的真元鼓动,使得他的气势达到了顶点。

    客栈中的等人的目光都是一凝,心中无不骇然。

    众所周知,赵无量是一个接近后天九层境界的武者。自身的实力之强悍,再加上十几年的积累,丝毫不下于真正的九重境界。

    不过,越是如此,众人的心中也就愈发的凝重和不安。

    林缘的双眸似乎是动了一下,他感受到了一股无边的怒意,这是将自身的气势全部激发,再也没有任何保留的愤怒之意。

    林缘甚至感觉到,这赵无量自身的气势,甚至可以和后天九重境界媲美。但是,最重要的是那深入骨子里的怒意。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林缘竟然无端端的生出了这种令人恐怖的感觉。可是瞬间从心底消失。

    此时的林缘毕竟也才是十五岁,还仅仅是一个少年,虽然上次林家庄遇难,自己见多了血腥,可是如这一次,还是第一次遇见。

    他豁然明白,这是一位真正高手已经抱着舍弃了自身性命的心态,决定必死一战,可骨子之中,还有着一抹自信。

    林缘突然之间,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这赵无量明显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那自己的父母呢?

    林缘思考之际,只是一瞬间,而这一瞬间,赵无量已经来到了林缘的对面。

    赵无量慢悠悠的问道:“少年,我很好奇,我那儿子纵然有错,可你为什么要挑断他的经脉,你知道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林缘虽然不想过多的纠缠,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了,既然这样,那就让这场变故来的更猛烈些。

    微微点头,林缘正色道:“我只是来这里吃饭住店,可是你那儿子居然无端找事,甚至对我痛下杀手,显露杀意”说到这里,林缘顿了顿,道:“既然他们如此心狠,我又怎能留他们呢。”

    客栈之中的人听到林缘所说,有的武者也都点头,要是他们,也不可能留他们。至少要教训一顿。

    赵无量终于是长叹一声,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他哈哈一笑,道:“既然我儿子要废你,是我那儿子的愿望,那么就让老夫来帮他实现吧。”

    一股凝重的如同实质一般的杀气,缓慢却坚定的从他的身上腾飞了出来。

    林缘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他早就知道,与这位中年大叔之间的仇怨在刚刚他进入客栈之时,就已经是无可挽回的结下了。

    毕竟那杀气不是可以随意仿造出来的。

    此时既然已经完全挑明,他自然也不会再行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