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打了小的,来了大的

    更新时间:2013-11-02

    林缘这一次是故意为之,所以这一次也是故意显示出自身的强横实力。

    踏云步法,乃是林家庄所有,林缘也听说,这时当年林家庄的一位庄主所创,当年,这位庄主在一座山峰之巅,沐浴着春日难得的暖暖阳光正要休息一下,但躺下的时候,却发现天空中云彩纯白,而地面上似乎也有着一层云雾般,在阳光的反射之下,也射上了天空。

    雾光云色相互辉映,竟然变幻万端。天空中无风,但天空中的云,却似乎在前进,又似乎在后退,又似乎在扩散,又似乎在凝聚,前进后退根本看不出来,但就在看的时候,这片云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远离。

    这位庄主当年也是惊采绝艳,若有所悟,就此埋头思索,在一年之后,结合那天所悟,创出来一套步法,便命名为“踏云步法”,以纪念当初自己在云端之上所悟出。

    自从这位庄主悟出踏云步法,从此,林家庄也多出了一门高深的轻功步法。

    这位庄主以这套步法,配合林家庄剑招,罕有一败。可说是威名赫赫。甚至是功力远在他之上的敌人,也无法伤害到他。

    但在他之后,林家庄后人却再也没有学会这套踏云步法。根本达不到当初那位庄主所能发挥的地步。

    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套步法也渐渐变得不再重要,以至于成为了林家庄中最基础的轻功步法。

    这踏云步法起初的林缘也并没有太在意,只是随着自身修为的增加,也慢慢发现这轻功的厉害,变抽时间学习,也终于达到了当初那位庄主所能达到的境界。

    脚踩云端,踏云在天,若进若退,若往若还!

    一步踏出,林缘整个身体犹鱼入大海般一样,所有的武者根本丝毫碰不到林缘分毫。

    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这一次,这青年遇到麻烦了。

    这青年是这风林县中赵家的子弟,是赵家家主的二子赵识,之所以在这,也是想参加这武宗的测试。

    奈何是,如果以他的实力去参加测试的话,几率可以说是零,所以这段时间经常带着手下到这客栈中找茬。

    这赵姓青年找茬的目标还专门是外来的一些武者,毕竟,一些外来的武者,自身实力也不算强悍,也没有什么背景。

    这也是附近的人不想招惹他的原因,并不是他有多么强悍的实力,而是他的父亲。实力是一个后天八重境界巅峰的武者。

    虽然这赵家在风林县之中算不得什么,可是一个后天八重境界的武者,还是很少见的,算得上是一个高手了。因此也养成了这赵识青年的嚣张,狂妄。

    只是,他万万不会想到,今天会遇到这样一个少年,而且实力居然这样强悍。

    他是怎么做到的?

    赵识的手下疯狂进攻,却连林缘的衣角也沾不到半点。越打越是心中愤怒!

    自己这么多的武者,竟然打不过一个少年都打不过?这要是被客栈的人看见了,是如何的丢脸。

    赵识心中的怒气也是越发的激发,自己每天在这里找些外来的武者,阻止他们去参加武宗测试,根本没有出什么意外,甚至,有一次,自己还把前来测试的一人打的残废,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不明显折了自己的脸吗?

    赵识气急败坏之下,刚要拔剑,但手一往回撤,还未来得及抓住剑柄,突然面前人影一晃,林缘已经到了眼前,赵识大惊,未来得及闪躲就听砰地一声,鼻子上正正的中了一拳!顿时鼻血长流,鼻子剧痛之下,牵动泪腺,顿时眼泪也流了出来。

    这赵识也仅仅是后天五重境界,如何使林缘的对手,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就凭你,还想拦着我,废物。”林缘不温不火的说道,手下却是毫不留情,身子游鱼一般一闪一晃,砰砰两声,赵识左眼眶右眼眶同时重重的挨了一记。

    顿时一个大熊猫新鲜火热的出世。

    林缘也猜到,自己绝对不是第一个受害的人,如果不是自己实力强悍,恐怕自己早就受伤。林缘心中最痛恨这样的人,对于这样的人,林缘也不会丝毫的留情。

    赵识几乎马上就要气昏过去,自己这么多人围攻一个看起来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居然还被打了。

    一声爆吼,锵的一声,长剑出鞘,风声呜呜响起,一出手,就是杀招!

    这赵识虽然实力不高,可是心思却是如此之狠,林缘眉毛稍微皱了皱。本打算就此离去,没想到这青年居然如此不识趣。

    台上的人都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本来如果这青年就此罢手,林缘也不会再说什么,可是,这青年如此不识时务,这也怪不得林缘。

    底下的人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他们虽然也不明白林缘的修为如何,但看目前的形式,林缘步法精妙,而赵识方寸大乱,早已经被愤怒充斥脑海,已经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这一出剑,更是将自己置于了一个极端危险的境地!

    如果他不出剑,林缘也不会出剑。那么纵然挨几下拳脚,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但这赵识一出剑,对方却顺理成章的也可以出剑!届时,就不是挨拳脚这么简单了……而且,这错不在林缘那边。最主要的是,林缘居然在这青年的身上感觉到了杀气。

    银光闪烁,剑影摇曳错落,赵识黑着脸,满脸的杀机,疯狂冲上来。

    林缘眼中露出一丝凛然的杀机!

    林缘心中神色淡然,这人居然对自己动了杀机,不可留!

    找死!

    林缘仍是空着手,在剑影中不断游走,闪躲。周围赵识的帮手也在不断地配合着赵识,可是,就算这样,依旧沾不了林缘丝毫。

    赵识的剑如落英缤纷,却是连他的衣角也沾不着半点。

    但他身上一种凛冽的杀意,却是越来越浓……

    赵识一声大叫,突然纵身而起,剑花闪闪,从半空中闪落下来。一招劈斩。全身的真气涌动,显然是愤怒到极点,爆发了全部的实力。

    可是对于林园来说,根本不够看。另外,林缘也不想过多的展示自身的实力,仅仅把实力展示到了后天六重境界,可那也不是赵识可以比的。

    林缘哼了一声,身子突然不退反进,身子一跃,窜了出去。

    赵识一招出,却见面前已经没有了对方的踪影,正在心中暗叫不妙,突然身后一声轻微的响声。

    这是什么响声?

    在他看不到的背后,一道真元形成的剑光一闪,四周一片惊呼!

    林缘一直没有出剑,却在这个致命时刻,以指为剑!

    赵识正在思索,却骤然觉得背后一痛,紧接着,膝盖一阵剧痛!

    赵识大叫一声,从空中跌落下来。

    一招落败。

    “和人敢伤我儿!”正待林缘有下一步动作时,突然门外一阵吼声传出。

    林缘心中苦笑,自己只是不想如此麻烦,没想到,打了小的,来了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