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嚣张是要付出代价的

    更新时间:2013-10-19

    钟声响起,整个广场也瞬间变得安静起来,无数双眼睛全部瞧向林缘和王云所站的擂台上。

    在众人的心中,一直都在期待,是否,这一战还会向之前那一站,热血,激情。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包括,广场中央的长老和各家家主。

    ‘小子,你还是直接认输算了,免得真动起手来,我不小心打伤了你。’王云迈步进入擂台中央,冷冷一笑,根本不将林缘放在眼里。

    中午之前的那一站,王云自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才对林缘这样。

    “居然把属于我的荣耀抢走,他们不说你是废物吗,这一次,绝对把你打成废物,也不坠了你的废物之名。”王云在内心想到。

    林缘依旧面无表情,神情似亘古不变的天地一样。而在林缘的手中,一把比之前自己手上用的长剑更加发亮的长剑握在手上。

    显然,对于林缘这次的胜利,林家也是充满了期待,甚至可以说,此时林缘取得的成绩,已经让林家很开心了,毕竟,在以往的比试之中,根本没有进过前三,每一次比试,都是垫底的存在。

    而林缘手中的长剑也已经换成了精钢长剑,比之前用的那把,好了许多个档次。

    林缘一直对王家的人感到反感,而且,自从那天晚上听到关于林永的父亲林志平和王家的阴谋之后,更是对王家讨厌。

    林缘的心中也瞬间有了打算。继而,沉默不语。

    “一柄破剑,也敢拿出来敌人?说实话,和你交手,真是我的耻辱,也不知道你怎么战胜张天的。”王云站在擂台中间,冷笑道:“出手吧,我让你先出招。免得有人说我事情凌弱。”

    林缘也不多说,正色地点点头:“好。”

    话音未落。

    咻!

    一道白芒在林缘的手中暴起。

    他脚下步伐急转,长剑如电,迸射出一道剑芒。

    这一招,正是流云剑法的第一招——行云流水。

    一切仿佛自然形成办,不拖泥带水。

    但是从林缘手中使出来,却别有一番韵味气度,他整个人出剑到攻击,只是电光石火的瞬间,快不可察。

    王云大骇。

    他脸上的倨傲笑容还未来得及散去,不可思议之间,只来得及勉强抬起手中长剑封堵。

    锵!

    一声金属交鸣的爆响震得所有人耳朵发麻。

    下一瞬,王云就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一柄巨锤击中一般,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撞击在了自己的剑身之上,然后顺着剑身用来,握剑的手臂瞬间巨震,整条手臂瞬间失去知觉。

    砰!

    脸上的笑容还在凝固,王云却已经连人带剑,整个人急速的向身后退去,脸上的惊骇还没有丝毫退去。

    擂台之下,顿时响起一片不可遏止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强!

    太强了!厉害!

    这是所有的武者所感觉到的,一招,王云便处于下风。

    “后天六重初期!”还没等擂台下面的弟子反应过来之际,王云阴冷的声音传来。

    “哗”

    下面的武者一阵惊呼。

    这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而在台上的林缘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依旧站在台上,看着前面狼狈的王云。

    而在广场中央,一阵议论也是罚其。

    “林庄主,这一次,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没想到,林缘居然也是后天六重境界,你们林家的天才真了不得啊。”莫镇长看着林清明,有些惊讶的说道,当然,看向林缘的目光之中,满满的赞赏。

    在莫元的眼中,认为是林庄主故意隐藏林缘的修为,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算是林家主也是丝毫不知道林缘的修为,或许,林清明和林缘接触最多的也就这么几天吧,最近的一次也是他手上的那把剑是自己亲手给的。当然,林清明可不会说。

    “莫镇长客气了,这也是林缘努力的结果,听说,莫镇长的女儿也是一位高手,还拜入了武宗。莫镇长真实好福气啊”林清明也笑着回应,末了还不忘拍下马屁。

    “哈哈,林家主客气了,我们接这看吧,似乎,还会有惊喜。”莫元也笑着说道,显然对于林清明的马屁很是受用。

    再看对面的王家主,此时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可是,这并没有人搭理他。

    擂台之上。

    王云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显然也没有想到林缘会突然间出手,使得自己面子大跌。

    “你偷袭﹍﹍卑鄙!”

    一脸狼狈的王云慢慢走向林缘,一脸涨红地怒吼。

    他显然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被林缘只用了一剑就轻松击退的事情,而且看来,对方和自己一样是先天六重境界的武者。

    在他看来,林缘是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袭了自己,要是真的战斗起来,自己绝对不会这样。

    只是他却忘了,是谁嚣张地站在擂台中间,要先让对方先出手来着。

    “小子,我看你这次怎么胜我。”王云怒喝一声,直接袭向了林缘。

    林缘也早已经准备好,也是剑芒激射,两人大站起来。

    林缘心里不想和王云过多的纠缠,心中对王家也是极其的厌恶。

    一招甩掉王云的长刀,林缘陡然间转身,体内的真气注入到长剑之中,一抹难以察觉的韵律出现在剑中。

    剑意,林缘再一次运用了自己领悟到的剑意。

    而就在林缘使用剑意的那一瞬间,广场中央,莫元的眼神突然爆发出一阵精光,只是马上便消失下去。甚至连旁边的人也没有注意到。

    此时所有的人都被林缘突然发出的强烈攻击所震惊,气势宏大,又毫无技巧。

    这,是什么招式。

    像流云剑法,可是又不像,这是所有人产生的感觉。

    “咻”林缘的剑光直接撞上了王云的长刀,瞬间,在擂台上,又一次激起阵阵尘土。

    这一次,众人并没有想上一场那样看不清楚,这一次,只见,王云的身影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想擂台下面倒去,口中的鲜血喷向高空。

    周围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有一种呆若木鸡般的错愕感,王云的瞬间落败,让眼前的一切有点儿不真实。

    这才几招,这也太不显示了吧。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就败了,他们可还在幻想着和之前的那一战一样热血沸腾呢。

    短暂的惊寂之后,周围的人群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

    “哈,原来王家的弟子,也不过如此嘛!”

    “没想到连林缘的十招都没有支撑住,还那么嚣张。”

    “嚣张,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起了作用,一些对王云有意见的也瞬间爆发,侮辱的侮辱,调笑的调笑。

    而林缘也根本没有理会这一切,早已经在王云落败的瞬间,走向了林家庄所在的位置,并没有胜利过后的喜悦。而林家庄的人这一次也出奇的没有打扰林缘。

    这一刻,胜利属于林家!

    这一刻,冠军属于林缘!

    所有的光环,全部指向了林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