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土鸡瓦狗之辈!

    更新时间:2013-10-13

    林缘调动体内全部的真气,漫天剑光向青火蛇袭来。

    青蛇大半身子被包裹在剑光之中,吃痛之下,浑身上下冒起了淡淡的光辉,好像有一层无形的铠甲披在了身上。

    “内气?你这畜生居然懂得运气内气?”林缘目中精光爆射。

    “这样就更留你不得了。”

    一只懂得运行内气的异兽就意味着它懂得了修行,懂得修行的异兽就不再是普通异兽,这几乎是可以修炼成先天境界的异兽了,或许可以叫做妖了。

    百武世界之中,妖兽一旦修炼到先天境界,就可以说出人话,智慧也相当于人类的智慧,根本很难以想象。

    什么是妖?反常即为妖。

    懂得修行的异兽就是反常,就是妖。

    而蛇类最记仇,一旦被它跑了,迟早会来找你报仇。

    林缘身旁的剑光一停,剑光直点青蛇的腹下七寸。

    打蛇打七寸!

    那位置是蛇类的心脏所在,一旦遭受重击必死无疑。

    青火蛇似乎感受到了生命的危险,身子紧绷,内气全部聚集到七寸的地方。

    “喝!”

    一声暴喝回荡在山谷之中,林缘的铁剑迸发出一道白光,这道光芒的出现那青蛇眼中立刻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它连连嘶鸣放弃了抵抗想要逃走。

    可林缘的速度很快,几乎在青蛇离去之前,这剑光便已经点到了它的七寸处,他的剑光硬生生的刺破了青蛇坚韧的蛇皮,直接击碎了它的心脏,

    一口鲜血从蛇嘴喷涌出来,它紧绷的身子一下子松软了,最后无力的倒在地上抽动着,估计多半是活不成了。

    “总算是死了。”林缘微微松了口气,若不是这条青火蛇还不是完全成年,林缘也很难杀了,也不会露出这么大的一个破绽给自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林缘今天没有在瀑布之下突破,今天死的就是林缘自己了。

    林缘现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这次的战斗使得林缘受些伤,可是最主要的还是让林缘知道了自己的弱点。

    自己战斗经验的不足,自己参加战斗的次数太少,这就是林缘的缺点。

    “这怎么会出现异兽呢?”

    以这里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有异兽的出现,除非是周围有什么东西值得异兽关注,这一点林缘从书籍上看到过。

    百武世界的异兽的灵敏度要比普通人类高上许多,一般有异兽出现的地方就会有天才地宝的出现。这几乎成为了定理一般。

    林缘想着,目光已经从异兽身上移开,眼神向周围看去。

    “银参”林缘惊呼一声,脚步猛然间加快,向前方的草丛看去。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一颗将近百年的银参,真是太好了。”林缘根本不会想到这里居然可以得到一棵银参,而且看其年龄将近一百年的时间。

    “银参,好东西,好东西,这玩意儿最补气血,寻常一支十年银参就能让一位汉子气血充溢,百病不生,对于武者有着巨大的帮助,这居然会有一棵百年的,真实天助我也”林缘咂舌道。

    武者修炼,刚开始一般都是修炼自身气血,只有气血充盈,才会更好的修炼,对于自身也更加的有益。

    林缘仅仅惊讶了一会,便重新收拾好心情,今天,对于林缘来说,已经足够了。认识到自己的缺点,而且也得到了百年银参,已经足够了。

    说罢,林缘便向着林家庄的方向走去。

    等到林缘回到林家庄的时候,已经接近日落。林家庄的人也大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毕竟此时也渐渐将近年底,也是年终大比的时候。

    林家庄的所有人几乎都在为可以在大比中,取得一个更好的名次而努力着。

    “咦,这不是我们林家庄的废物林缘吗,怎么,今天又出去了。”

    “哈哈,废物永远都是废物,永远也成不了天才。”

    还没有等林缘转过身来,一道道声音在林缘的身后响起。

    “废物,你说谁”林缘转过身来,看到身后的人,反驳道。

    这些人林缘当然不会忘记,没想到自己的安稳日子还没有过几天,这些经常欺负自己的人又出现了,可是,此时的林缘还是以前的那个任他们欺负的林缘吗。

    “哼,废物我说你”对面的人显然没有意料到林缘居然会反驳。怒声道。

    “是的,废物,说我”林缘笑着说道。

    “林缘,你找死”对面的几人终于意识到林缘在戏弄他们。

    “林缘,你既然想找死,那就不要怪我,反正,一个废物在我们林家庄死了也没什么。”显然是这四人的领头一人说道。

    “上,给我打,狠狠地打。”那领头之人再次怒声说道。

    “三个后天一重境界,一个后天二重境界的武者还在这里,真是丢人,就凭你们。”林缘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以前受人欺负,林缘忍着,现在,林缘的实力相当于后天四重境界的武者,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忍无可忍!

    又何须再忍呢?

    此时,是林缘该崛起的时刻了。

    对面之人林缘对于领头之人也是熟悉,名字好像叫娄超伟。

    只因以前在林缘不能习武的日子里,也是经常欺负自己的几人之一。

    只见那娄超伟双手各画半个圆,凄厉的劲风汇聚成团,旋转不休,朝着林缘的方向呼啸推去。呼呼呼呼呼……劲风呼啸,龙卷风一样席卷而出,地面仿佛被层层寒霜覆盖,迅迅蔓延。后天二重境界,虽然不是很强,但是也毕竟达到了内力的层次,体内的内力也渐渐转化为真气。此时的林缘仿佛也是可以感受到那阵阵的劲气传来,身体在那一瞬间也是仅仅的绷起。

    对面的劲气袭来,林缘瞬间拳头出击,脚下的动作也是丝毫不懈怠。

    “砰砰砰”

    瞬间,两人的拳头相互抨击,发出阵阵的响声。

    “啊”

    骨骼断裂的声音使得娄超伟大叫了起来。

    可是,似乎这并不是结束。才仅仅开始而已。

    林缘的拳头再一次出击,心中的怒火也是全面的爆发。

    顿时间,林缘的拳头散发一种所向无敌的气势再一次向着倒在地上的娄超伟袭去。

    仿佛大地在颤抖,四周的树木也被林缘手上的气劲震得也是沥沥的凄响。

    轰的一声!

    “这一拳就当你偿还我的利息”林缘怒斥道。

    娄超伟的身体再一次向后方倒去。

    以前的种种场景也在林缘的脑中闪过。欺辱,谩骂。羞辱。似乎老天终于睁开了眼。自己以前受到的种种折磨,自己以前那的那些努力终于没有白费。

    突然间,就在林缘走神的一瞬间,一道阴寒的剑气袭来,直向林缘的方向刺来。

    “呲”

    利剑划破东西的声音在林缘的身上响起。在看林缘的身上,一道细小的伤口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一丝鲜血也是流了出来,幸好的是站在那人偷袭的一瞬间林缘靠着自身的敏锐感觉,躲过这次偷袭。

    “卑鄙”林缘一声怒喝。

    原来是和娄超伟一起来的那几人,看见自己在原地发愣,居然偷袭自己。

    这也怪林缘的实战经验不多,高手对战,在战斗之中,稍微愣神可能就是生死之间的影响,还好的是,林缘靠着半年的锻体,自身的敏锐性很高。

    看着伤口,也仅仅是皮外伤。

    “一群乌合之众,也仅仅会偷袭罢了,今天就叫你们知道,辱人者,人恒辱之”

    不退不避,林缘就在空中猛的一悬,体内的真气彻底的爆发,一股比刚才更加厚重的气势猛然间席卷道其他几人身上。

    只见一股无形气流汇聚成形在林缘的拳头之上,脚下步伐展开,化为一颗流行轰向几人所在的方向轰隆隆!两旁的落叶,尘土,也是胡乱的飞起,那足以震死普通猛兽的冲击波四处辐射,直接将他们吹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