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此生不悔!道何在?

    更新时间:2013-10-10

    此时的林缘,回到林家庄也已经将近了傍晚。

    晚饭,下人也根本没有送来,看样子也没有了,这也就是林缘的生活。

    而且,此时的林缘身上还带着伤势,也没有心情去吃饭,反正,在林缘的生活之中,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林缘,每次受伤回到家中,第二天早上醒来,自己身上的伤势就会莫名其妙的恢复,而且,在林缘这两年之中,随着自己每次受伤回来,恢复之后,自己的身体似乎都会有一点点的变化。

    变得更加强壮了,身体的力气也变得比前一天有力了。这也是林缘之所以去铁匠铺订购负重铠甲的原因。自己以前的那套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林缘现在的身体。

    现在,林缘的力气足足可以轻松地举起200多斤重的重物,或许这也不是林缘目前的极限。

    而且,之所以,林缘受伤那么重还可以行走,就是因为,在林缘的身上还有着一副五十斤的负重铠甲。这也帮林缘大大减轻了,因为挨打而伤到筋骨。

    或许,在林缘的世界之中,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半年的这种折磨,早已经锻炼了他那种坚韧的毅力与忍耐。

    有时候,林缘也喜欢这样的方式,虽然每次自己都是受伤而归,可是,这也大大增加了林缘自身的实力。

    而且,这也使得林缘重新找到了一种提升实力的机会,锻体,以外功达到先天境界。这使得林缘马上找到了一种目标。可是,现实很残酷。

    “外功?外功只是不断用各种方法来锻炼身体而已,让身体的力量更强,身体的速度更加快而已,这不过是小道,从古到今,即使天生神力的人物,即使身体锻炼的再厉害,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靠外功达到先天境界的,修炼外功锻炼身体,根本不可能成为先天高手。”林缘的喜悦与目标直接被长老的话语击败。

    当时,林缘的脸色便是煞白。希望再一次破灭,自己再一次失去了目标。

    外功,在林缘自己的所知中,似乎也没有听说过有达到先田境界的强者,最多也仅仅是后天巅峰境界。这已经是极限。

    可是,就在林缘即将在一次放弃时,似乎是上天终于眷顾到了他,每天受到欺负的同时,林缘也渐渐发现自己肉体体魄的渐渐强大。

    希望,这就是希望,林缘看到了自己的希望。

    他知道,外功锻炼肉体,要尝试着比常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痛苦与折磨。可是,这对于林缘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自己既然可以凭借着庶出弟子的身份修炼到比肩嫡系弟子的地步,又怎么不可能修炼。

    苦,算得了什么。

    累,算得了什么。

    折磨,自己早已经习惯。

    因此,林缘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开始了修炼外功,也就这样,折磨,苦痛也渐渐地越来越多,手上的次数越来越多。

    对于自己每次受伤之后都可以在第二天早上恢复过来,并且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更加的良好。有时候,林缘也会亲自寻找对手。

    只有忍受折磨,才会进步。

    林缘在没有任何外功师傅的指导下。就这样独自修炼了两年。

    他也没有系统的修炼方法,锻炼方法。不过,林缘唯一知道的就是,刺激肉体,负重,使自身的精神,肉体达到极限。

    那修炼起来,可是比修炼内功可要苦上无数倍,外功就是锻炼身体,要想达到身体极致,各种锻炼方法,绝对让身体经历无数次蜕变,那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负重,这也是林缘每天锻炼的项目,而且经过两年时间的锻炼,林缘已经可以轻松地背负着五十公斤的负重铠甲,并且可以随意自如的行走奔跑。也可以看到锻炼外功努力结果。

    “过去没有人可以,不代表就一定不能。我相信我自己!”这时林缘经常对自己所说的。

    极限训练,也就是跑步,林缘每天都会跑到自己身上再也没有一丝一豪的力气,再也爬不起来为止。

    或许是上天真的要林缘修炼外功,他的回复能力是非强悍,对于极限长跑,林缘仅仅需要一个时辰就可以再一次充满精力。

    负重长跑,岩石撞击身体,树木撞击身体,每次,林缘总是把自己高的浑身是伤才罢休,每次也都是精疲力尽。

    受辱,挨打

    这也是林缘必不可少的经历。

    在这样一个世界之中,林缘在嫡系之中,根本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唯一对自己好的,好像就只有林婉。

    而且,林缘清楚地记得,每一次受伤,每一次忍受折磨,也都是林婉每次来帮助自己,来安慰自己。

    这两年之内,林缘从身体的各个方面训练你,力量、速度,柔韧性、爆发性、抗击打能力等等,使得他的身体不断蜕变,至于攻击之法,在林缘丝毫没有人缘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会有。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丝毫靠着他自己的努力与琢磨去摸索,探究的。显而易见,在这些的努力之中,林缘取得了很明显的成功。

    而且在林缘的心中还有这样一个想法,以外功之境感应天地气感,感应存在于天地之间的真气,进而存于体内。锻炼自身筋骨。

    “疯狂的想法,疯狂的举动。”如果有人知道的话,一定会笑林缘的自不量力。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种可笑的想法怎么可能实现。

    丹田已碎,在想感应存在于天地之间的真气,怎么可能,就算在整个百武世界也没有听说过,更不要想再去感应于天地之间的真气。

    半年时间,对于林缘来说,过去的种种早已经过去,那些对自己好的人自己会记住,那些对自己百般羞辱的可恶之人,在林缘的心中,早已经一一记下,往日,必百倍还之。也叫他们尝尝这非人般的痛苦与折磨。

    林缘此时坐在自己那破烂的小房子之中,心中回想往日的种种。随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势。笑了笑,随即闭幕冥思起来。

    在他的人之之中,第二天,全会好起来。

    深夜,对于林家庄来说,除了那巡逻的守卫,几乎大部分的人已经进入了梦想,毕竟此时已经接近深秋。

    就在整个林家庄都进入寂静之时殊不知,就在林缘的房子之中,一缕缕的蓝色光芒缓缓地环绕在林缘的周围。

    一圈圈的蓝色光芒,似乎充满了生机一般,慢慢的围绕在林缘身上,似乎,那些蓝色的光芒,就是从他的身上流出来一般。

    如果仔细看,此时,林缘身上的伤口也在缓慢的消失着,身上流淌的鲜血,也在渐渐结疤,消失。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林缘全然不知,因为,此时的林缘,早已经进入到睡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