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新书《武道至圣》发布了

    新书《武道至圣》发布了

    新书武道至圣发布已经发布,正在审核中,以前的朋友在哪里,支持下,红票,点击,收藏都来吧。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第一章——林缘

    林家庄,位于赵国的东部边缘,背靠洪荒森林,是一个拥有着百年历史陈酿的古老家族。

    炎炎夏日,在林家庄的一个偏僻小院内,一名年约十几的青衫少年蹲立原地,他双拳紧缠布条,**着消瘦的上身站在一棵合抱粗细的木桩前。

    少年名为林缘,两年前以庶出弟子第一人的天才光环被保送到林家庄,但世事不由人,半年之后,林缘丹田突碎,在一夜之间沦为过街老鼠。

    “嘭!”“嘭!”

    此时小院内回荡着阵阵闷响,林缘一拳又一拳的砸向眼前的木桩,对于那灰白色木质上的斑点血迹毫不过问。

    “按照这样的进度,恐怕永远都无法再次踏足林家庄了。”林缘的脸上带着浓郁的忧愁。

    作为千行镇四大家族之一,林家庄坐拥诸多传承武学,族中更有后天九重境的当世强者,这自然成为了当地人们眼中的武学圣地,然而林家庄也并不是随意招收弟子,它的门槛相当之高,用万里挑一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林缘不知出了多少拳,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了双手,就地坐在一块青石上,从身旁的背包中取出止血药,揉碎后涂抹在伤痕累累的拳头上。

    练武之人必须要经常使用特殊的药草来治疗身体,保持自身一直处于完美的状态,不然旧伤日积月累,一但爆发,轻则残废重则毙命而亡。

    林缘紧咬牙关,连牙龈都溢出一丝血迹,从包裹中取出新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将拳头包扎起来。

    “已经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到后天一层很难,况且还是炼体的突破,这可是比真元突破难上数倍。”林缘心中苦涩。

    “继续冲击,勤能补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成功为止”林缘低喃自语,只要有希望,吃在多的苦他也能承受下来。

    林缘盘膝坐在青石板上面,因自身的丹田破碎,吸收不了天地真气,只能在短暂的片刻,吸收真气于身体之内,淬炼体魄。

    “开始吧。”林缘的眼中闪出一道精光,令自身处于最巅峰,基础功法运转,一缕缕细小的天地真气骤然汇聚在他的身上。

    “砰!”

    就在此时,一名少年直接气势凌人的破门直入,他身穿蓝衣,腰佩精致长剑,相貌十分俊美。

    只见他双眼鄙夷的扫视下周围,在看见院中的林缘后,旋即嘴角微翘,讥讽道:“呦,废材,在勤苦修炼呢,真是打扰了啊。”

    少年名叫林永,林家庄的嫡系子弟,长老之子,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三层的巅峰,可谓是名声远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