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镇古宝藏

    至于林缘等人,也没有再次外出,而是静静的在一边观察一些外面的动静,随时准备前往镇古宝藏的地点。

    不过,前几天,陶薇等人也来过林缘的逐出一趟,之后便没有在进入,而且,来了也是为了让林缘注意下一。

    林缘显然也是清楚此时荒城的状况,所以虽说并没有被禁足,但他这两日也是安静的留在房间之中,鲜有外出。

    而林缘也趁着这大战来临之前的宁静,开始研究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刚刚得到的临之传承。

    而且,在林缘心中,他可不会认为,这一次进入镇古宝藏的武者都是弱小之人,他从未小看昊天塔的武者。

    安静的房间之中,林缘盘坐于床榻之上,此时,在他的手中心正悬浮着一座九层宝塔,而其眉头也是皱着,视线不断的在上面扫来扫去。

    “唉”

    这般扫视,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林缘方才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揉了揉u有些发涩的双眼,满脸的不解。

    自从林缘得到了临之传承,除了刚开欧式的修为进步,和一套临之传承的缉拿发,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而且,在林缘认知下,这一截塔身,可不止那么简单。

    “不对啊”

    林缘仔细的看着手上的昊天塔,喃喃自语,在第一眼见到这东西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可是自己就是没有把握住。

    林缘皱着眉头,将那紫金色的昊天塔放在眼前,在那昊天塔表面,能够见到一些毫无规律的图纹,但或许是因为岁月侵蚀的缘故,图纹极为的模糊,所以也完全没办法从这上面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临之传承究竟是怎么运用?”

    “难道真的就是一套剑法,可是,这昊天塔可使用来镇压诸天,仅仅靠剪发去镇压,怎么可能。”

    林缘略感头疼,许久后,终是放弃的摇了摇头,然而,就在他准备将昊天塔收入紫府内视,其眼光,突然瞟见了房间中的灯火下映照的昊天塔,当即微怔了一下,而后双目虚眯起来。

    这昊天塔的临之塔身似乎是一个动作。

    林缘心中掠过这道念头,旋即略微犹豫了一下。

    林缘犹豫了一下,吧昊天塔略微靠近了一下。

    “呼!”

    林缘被发生的事情震惊了。

    “这是一个起手式!”

    林缘看清楚了灯光摇曳之下的身影,眼中落处不可思议状态。

    “这”

    林缘错愕的望着这一幕,然后看了一眼那完全化作手势的昊天塔身,这才猛的恍然,原来这才是昊天塔的秘密。

    “一个起手式,怎么可能是。”林缘仔细看着代表着昊天塔临之传承的一截,眼中再次疑惑。

    林缘还刚想说什么,昊天塔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居然在身上升起了一缕紫金色的光芒,随即光芒化作一缕虚影,居然在半空之中行动起来。

    “怎么可能!”

    这一惊之下,林缘直接从床榻上面站了起来。

    “居然做起来动作了。”林缘奇偶徐看着前方的变化。

    这一起手式,在紫金色虚影动起来的时候,林缘的心神瞬间被吸引进去,便感受到,无数的紫金色灵力从虚空之中被吸引进来。

    那道紫金色虚影,抬起手势,便看到天地都变了模样,开始颤抖起来,随后便看到拿到虚影,一拳直接击碎了天空,天穹都裂开了一个口子。

    随即,便看到拿到虚影消散,紫金色的灵力重新回到了林缘手上的昊天塔内。

    “靠着肉身击碎天穹,肉身真的有那么强悍吗?“林缘深深的震惊从刚才的震撼之下恢复过来。

    原来,昊天塔每一层的真正秘密是这个,怪不得他们始终无法真正的财务,就算财务到了,苦于没有昊天塔的塔魂而无法真正的使用。

    “临之传承,临,代表了身心稳定临事不动容,保持不动不惑的意志,表现坚强的体魄,原来,临之传承,是体魄的方面,肉身的方面。”林缘领悟,明白了自身。

    “轰!”

    昊天塔震动,之将诶回到了林缘的体内,在瞬间,林缘的道珠上面,那片星河之上,一道身影出现,而身影所做出的动作,正是临之传承的起手式。

    “原来如此,那么,剩下的部分,应该就是剩下的八个部分了,可是,就算完整下来,还是有着一小部分空白,那是?”林缘虽然明白,但是,道珠上面的情况再次令他怀疑。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还是先考虑下接下来的事情吧,似乎,即将迎来一场精心的历练。”林缘咧嘴,他进入镇古宝藏,其中的道果,也正是她现在所需要的。

    两日时间,伴随着荒城的气氛火暴得近乎有点向狂暴进化时,终于是翩然而至……,

    而当那第三日的第一缕光束撕裂云层,照耀在大地上时,整个荒城之内,无疑是彻底的暴动,天空之上,刺耳破风之声响个不停,一道道身影,如同蝗虫般呼啸而出,赶往那进入镇古宝藏的地点。

    镇古宝藏,是出于荒城的边缘,因而且,想要进入镇古宝藏,必须要经过荒城,因此,整座皇城成为了聚焦点。

    在距荒城西面不远的地方,那里的土地,已是尽数的转化为一种极端暗沉的暗黑之色,一丝丝令人心神都是感到不适的味道,自地面之中散发出来。

    镇古宝藏这片区域,当年因为大赞,其中的毁灭之力渗透天地之间,更有那位半步不朽存在设置了无数的阵法,这道阵法,据说是联合了当时不少天地间顶尖的强者联手构造,而这阵法,也是将这片大地,封锁了无数年……。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的这道阵法,居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逐渐的渗透了整座荒城之内。

    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恒古不变的东西,即便这阵法极为的恐怖,但在岁月的流逝下,依然是出现了一些破洞,从而令得人能够从某些地方,再度出入,而这荒城之外,便是其中一处。

    这是一片漆黑色的平原,在那平原的前方尽头,空间呈现一种扭曲之状,将这片平原,彻底的分离开来。

    而此时,在外界平原的天空上,已是站满了铺天盖地的人影,而且在那远处,还不断的有着急促的破风之声传来,显然还在继续壮大着这可怕的人山人海。

    咻!

    大批的身影掠来,最后出现在距那空间屏障千米之外的地方,接着无数的身影露出身形,其中还夹杂着三大身影,正是陶薇等,而林缘等人,自然也在其中。

    “真是壮观。”

    众人悬浮在半空,而后目光望着四周那几乎看不见尽头的人山人海,都是不由得咂了咂嘴,不愧是北域最强者的一个聚集点,算是北域的盛事,这般规模,当真唯有浩荡二字方可形容。

    昊天界内,果然人才辈出,就连许许多多的道魂境界武者也随处可见,而且,林缘在其中,也看到了很多死之道魂境界的武者存在。

    “不过,这次的镇古宝藏,可是只能允许死之道魂境界以下的武者进入,他们大多是来维持秩序。”林缘心中猜想。

    林缘也是颇为震动的点了点头,在那铺天盖地的人影中,他能够察觉到不少隐晦而强大的气息,看得出来,这里面藏龙卧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这镇古宝藏之行,果然是强者云集。

    林动的视线扫过天空,然后突然顿在了不远处一大批背负着长剑的人影处,这些人的身体之上,弥漫着凌厉的剑气,锋利得犹如要洞穿这天地。

    林缘的视线扫过这批人影,旋即凝在了那最前方,那里,有着一名看上去并不是特别起眼的男子,但那自其体内内渗透出来的锋利之气,就连林缘,眼神都是微微一凝。

    “那是剑宗的弟子,那为首者便是如今北域剑宗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人,人称见到无上的无双,自身的实力更是达到了生之道魂的巅峰,据说他已将剑宗的斩天拔剑术修炼成功,攻击力极端凶横。”在林缘视线望着那名男子时,身旁的陶薇似乎看到了林缘的不解,则是出声说道。

    “哦?”林缘的眉头微挑,那斩天拔剑术他倒是在传承道珠内的记忆之中听说过,据说是一门强大武学。

    林缘看着前方的无数武者,在其中,音乐的发现了很多的强横存在,他们的体内,都散发着隐晦的境界波动。

    林缘看着前方,边听陶薇继续说道。

    “在最左边的那位武者,便是泸州城的钱家,也是北域年轻一辈之中最强之一,自身的修为同样是生之道魂的巅峰,攻击手段,无形莫测,极为的难缠。”陶薇指向另外一处,接着道。

    林缘的视线顺着望过去,只见得在那群人影前方,一名高贵身穿黄色衣衫的男子,优雅而立,其容貌倒也是相当的精致,不过最令得人印象深刻的,却是他手上的武器,居然是一枚钱币状的东西、。

    “生之道魂境界的巅峰。”林缘微微咂嘴,如今他的实力,同样是生之道魂境界的巅峰,而今,到了北域之内,其中的天骄几乎都到了,令林缘的血液有些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