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天地大乱起

    一剑既出,气势迫人,谁知道这人虽然初时受挫,但是连换两招剑招,竟然是堪堪抵敌住了自己的必杀一剑!

    虽然自己的剑招源源不断,还在不断地加强之中,但这人两招剑法变幻,倒也是变化无穷,竟然是一时未曾露出败相!

    这怎么可能?

    黑羽虽然面不改色,但心中却是不敢置信。

    除了超越自身境界的弟子之外,整个暗阁之内,就算是生之道魂境界的初期弟子,也没有一个能接下这一剑的。

    斩杀道魂初境,应该是易如反掌!

    这个人,分明不过是生之道魂境界的初境,怎么可能游刃有余,能够抵挡自己的剑招?

    而他刚才所施展的剑法,虽然表面上不如自己的这一剑,但不知为何,却隐隐觉得,与自己所习剑招有些关系,虽然不明所以,而且他这两道的威力,分明比自己这一剑要弱上许多,但总有一种,系出同源的感党而且,这两式变化,相得益彰,竟然是将阁主所传的不世神剑堪堪挡住!

    这叫她如何能够相信?

    难道,这个少年其实已经踏入了生之道魂境界的巅峰甚至是更高的境界?

    绝不可能,无论是他所展露的气息,还是他的年纪,都决定了他不可能有那么快踏入道魂境界的巅峰。

    气势黑羽德尔感应也没有发生错误,在林缘无意识之下,临之剑法也在领悟之下,散发气息,这也让黑羽产生了一点错觉。

    黑羽冷哼一声,剑光更快。

    斩杀!

    今日一定要斩杀此獠!

    然而她无论如何催动剑光,林缘总是能够稳稳接住,反而是她的兵之剑法一招,竟然是开始慢慢落在下风。

    起风了。

    浊浪滔天,仿佛是有飓风经过。

    天边的颜色,涛黑一片,隐隐,传来隆隆的雷声。

    风雷大作!

    林缘的心中,忽然有所了然。

    天之道,损有余而不足。道魂境界境界,施展这些的时候,其实为了取得更强大的威力,要处于道的状态之中。

    临之剑法,在达到紫府境界的时候也同样可以施展,兵之剑法同样如此,就好像黑羽一样,自身的兵之剑法一经施展,边有剑道闪现。

    这是自身的一种变化,也是如法改变的,毕竟昊天界内,可以这样的剑法也就九式而已。

    但林缘此时压制境界,领悟自身剑道,揣摩临之剑法和兵之剑法,终于明白其中的剑道精髓。

    平时,林缘专注于剑招,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剑道,但看黑羽施展的兵之剑法,感悟天地灵力的变化……

    这一剑的时候,他忽有所悟,明白这天地灵力,正是她共鸣天地,使这剑招威力陡增一倍的基础!

    林缘感应不断的涌入剑道之内,变化运用,顿时也是将这一方天地化作领域。

    以紫府境界,感应天地至理,自身化作领域,可谓是少见。

    在他渐渐熟悉这天地灵力运用的过程之中,林缘剑招转换的威力,也是越来越强!

    黑羽自然是抵敌不住!

    兵之剑法,已到尽头!

    她的面色苍白,眼神之中,却是闪现着决绝的神色!

    “破!”,还不等黑羽做出反应,只听林缘长啸一声,风雷之力,霍然大作,天地之间,充满了隆隆雷声,狂风呼啸,双剑变幻,一时竟是将那遍地群山,尽皆卷起!

    在半空之中,轰为森粉!

    黑羽闷哼一声,被那风雷之力所激,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

    一剑之下,她已败!

    紫金色的剑光不止,还在卷向她的身躯!

    一剑出,天地惊颤。

    林缘并非是强横霸道嗜杀之人,不过在这种时候,也是无法收手。

    毕竟对方是要杀死自己的人,若是在生死相搏之际,还想要怜香惜玉,手下留情,那是在开自己的玩笑。

    诛戮陷仙,带动天地共鸣,他也是第一次施展出来,控制上也不可能随心所欲。

    破碎兵之剑法一式之后,剑光倒卷,卷向黑羽的身躯,无法留手。

    她的结局,只能是死。

    林缘叹息一声,缓缓摇头。

    剑的世界,总是有许多无由的争斗,也就有了无由的生死,经历许多之后,也只有漠然以对。

    保护自己能保护,在意自己能在意的。

    其他,只能是看天意。

    剑道,如天意。

    铮!

    就在林缘的剑光,即将把黑羽斩成粉碎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铮然的金属碰撞之声。

    而在黑羽的周围,亮起一圈细小如针刺一般密密麻麻的黑色光芒。

    这如同荆棘一般的黑色光芒,挡住了他无坚不摧的剑。

    林缘心中生异,赫然收剑,警觉地望向黑羽,只见那一团黑色的光芒,裹着面色苍白的黑羽向后飘去,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暗阁的子弟再不成器,自然有我来教训,不劳阁下大驾今日之仇,日后暗阁必报”

    林缘面色一凛,他听得出来,这声音并非近前,而是从黑羽胸口的一枚黑色石块之中发出,想必这是什么护身的宝物。

    这一剑之下,黑色的石块碎裂,化为黑色的光芒,裹着黑羽在旁边矗立。

    突然之间,在黑色的石块之中,有一道身影出现,这道身影虽然浑身漆黑,看不到真实的脸面,但是在林缘的感觉之下,就好像有无尽的生命气息浮现。

    “这是什么情况,黑色的灵力之下,我居然感受到了生命气息,怎么可能。”;林缘这一惊之下,简直不可思议。

    这样的情况,还是他第一次发现。

    “少侠,你既然击杀了黄家余孽,那么兵之剑法想必你已经得到,此时就作罢了,你是哪有缘之人,此时我也就不再追究,如果你想要得到兵之道的传承,恐怕还要费些力气。”黑色的身影之中花一说完那,令林缘的身躯一震。

    “前辈既然知道,何必如此,兵之剑道,我将会到你那边去取。”林缘心中一想,便不再隐瞒,他也才出了对方是谁。

    “少侠果然好气魄,那么我就在北域泸州城之内等你。”黑色的身影说完,也不再说话,黑色的身躯裹着黑羽的身躯瞬间消失在虚空。

    林缘微一犹豫,并未追去。

    这人并不是他一定要杀,她为什么要杀自己的理由莫名其妙,而且她身后还有一个组织,杀了她也是无济于事,想必只会换来无止境的报复。

    就算是追上去杀了她,林缘也不一定可以追上去,而且,这黑衣人的实力绝对是半步不朽的存在。

    半步不朽的境界,自身便可以跨越虚空之地,瞬间移动,此时黑羽的消失,正是验证了这样一种情况。

    林缘叹了口气,这件事纯属他倒霉,刚刚从赵国之地进入昊天界内,撞上黑羽杀人,只不过是问了一句,就被当成是同党,杀了几回合,这女子转身就走,也不听解释。

    后来孟家庄覆灭,黑羽要杀的人,其实都已经死了。

    他本以为这件恩怨,也能够就此了结,将长剑还给人家,好生道个歉,也就罢了。

    谁知道黑羽居然说什么杀黄家只是私仇,灭人满门,只是私仇,要来杀自己,难道竟是公义不成?

    如今虽然将其杀败,只怕日后的麻烦,还要接连不断。

    不过,想到以黑羽的超卓剑术,再想她口中的暗阁主人可能的武功境界,林缘不由又有一种战意沸腾的感觉。

    他摇头苦笑,也许对于林缘来说,本来他就不是一个可以平稳过日子的人。

    挑战强者,变得更强,是他骨子里的需求。

    遇到麻烦,林缘第一感觉只是兴奋,越强的对手,越让他兴奋

    他望着天边那一团青光,心中倒是隐隐有些期待之意。

    况且,之前也从黑衣虚影的口中知道,自己想要获得第二截昊天塔身,就必须前往泸州城,到时候还是免不了了一战。

    昊天界内,真正的无力为尊,就算有强大的后盾,但自身的实力还是最强的。

    林缘击退黑羽,眼看天色渐晚,也不再耽搁,自己自从来到昊天界内,一个安稳的日子都没过。

    “阁主,你之前为什么那么说!”

    在一座山的中央,峭壁之上,矗立着一座巨大的洞府,洞府之中,空空荡荡,只有一到黑色的身影和一位黑色的少女两人。

    黑色身影的面前,闪耀黑色的火光,黑幽幽的光芒,照得他满脸都变成了漆黑,更是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黑色的火光之中,正现着林缘傲立空中的模样。

    而在他身边的那个少女,虽然身形有些苍白,三如果林园再次,便会发现,这位少女正是黑羽。

    “昊天塔,果然是昊天塔!”

    黑色的虚影长吁了一口气,声音沙哑而粗犷,隐隐还带着金属般的回身。

    “他的事情,就不要再过问了,我得到消息,北域的一些家族,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知道这位少年得到了临之传承,正准备寻找他,二期诶似乎知道了他的具体行踪,这小子不会安宁了。”

    “虽然那些家族不是些什么强大家族,但是,这少年也不会太轻松”黑色的虚影带着一抹期待。

    “你努力修炼,什么时候到了道魂境界,什么时候出来。”黑色的虚影看了黑羽一眼。

    “现在即将天下大乱,天命之子降临昊天界内,没有实力的话,这一场大乱,又会存在多少武者。”

    “是师傅!”黑羽理解不透,看着黑色火焰之中的那道身影,眼中闪烁一道光芒,继而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