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剑法对决

    他虽然轻松,实际上神识也是扫描着四周,若是有什么对他不利的气息,他早该发现,不过这黑衣少女走到他的跟前,竟然是未曾露出一点杀意,这让他感到有些奇怪。

    这个女子,上次见面的时候,可是不由分说,拔剑就杀的。

    直到现在,她的那柄短剑,还在自己手里。

    她已经放弃了要杀自己的想法,还是将杀意收敛的极好?

    林缘的目光扫过这面无表情的少女脸上,竟是看不出一丝端倪。

    这黑衣少女,正是黄家灭门的元凶,在北域边缘与林缘有一面之缘,翻脸动手的黑羽!

    而黑羽口中的阁主,也正是北域中心的最强者,自身的修为达到了半步不朽的境界,是北域明面上第一人,也是暗阁的主宰者,只是这一切,林缘都丝毫的不知。

    林缘看着对面的黑衣少女,静静地从乾坤借内取出了那柄长剑,推到了她的跟前。

    “姑娘,当日之事,我并非故意,只是偶遇而已,一场误会……”

    “你要杀的黄顺和他的管家两人,已经死在孟家庄之中,这一柄长剑,我也完璧归赵……”

    “你我之间,并无仇怨,可否喝一杯酒,就此了结?,剑我还你,人,我也已经杀了,当日之事,纯属误会,这一页,就这么揭过去如何?”

    虽然这黑衣少女不是他的对手,也不知道她跟黄家到底有什么仇怨,不过这些事情,都不关林缘之事,他并不想节外生枝。

    黑羽看了看桌上的长剑,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黄家之事,乃是私仇,既已了结,多谢公子。不过,黑羽今日此来,并非为当日之事……”

    “只是要杀你而已。”,这句话她说得平平常常,仿佛就像是说我请你吃饭这么简单。

    但与此同时,杀气绽放,直冲林缘而来。

    林缘再次怔了一怔,身上的青衫被杀气所冲,波浪一般抖动不已。

    他不明白,既然当日之事已经揭过,这少女还要杀他干嘛?

    数日不见,这少女的气质和武功,竟然是又有提高,林缘只觉这杀气之中有一股尖锐的剑意,让他蠢蠢欲动。

    只见那少女安坐凳上,右手握住剑柄,眼睛一霎不霎,盯着林缘,冷艳的脸上满是杀机!

    这个黑衣少女绝对是个冷血的杀手,林缘在第一次贝到她的时候,就已经明确地能够感知到这一点。

    在他的表情和动作之间,甚至在气势之上,林缘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无情之意,那种从骨子里面所散发而出的。

    她面若梨花,手下却是毫不容情,当初在北域边缘上那一条血线,林缘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黄家的无数家人子弟,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地死在她的剑下。

    以林缘跟她交手的记忆来看,这少女的武功,已经到了紫府巅峰的境界,如此小小年纪,纵然是在昊天界之中,也算得上的极为优秀了。

    但比之自己,还是差了许多。

    虽然这一月之间,她又有进步,但是还远远未曾到达道魂境界,不是自己的对手。

    林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想动手,等日后武功高了再说吧!“虽然黑衣少女的剑道,颇有些不同之处,但走到底武功差太还远,还无法真正引动他的战意。

    黑衣少女缓缓地点了点头,“你已经是道魂境界的高手,单论境界,我不如你”””““不过”……”……

    她抬起头来,明眸一闪,白衣胜雪。

    “我们阁主传下一剑,命我用这一剑杀你,若是杀不成,就是我永不出阁之日”””““所以,这一战我必须胜。”

    林缘怔了一怔。

    素来只有他以自己的绝世剑法,超越境界杀人,没想到现在竟然是有人说要凭剑法胜过自己,他看着这冷若冰霜,艳若梨花的黑衣少女,倒是有些惊奇。

    “请问你们阁主是何人?又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林缘这才想起还不知对方的名字,也不知她师承何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打生打死,实在是让人有些啼笑皆非。

    “我们阁主乃是北语的主宰者,暗阁的主任,我叫黑羽。”

    前半句,黑羽的语气之中,极为偶然地带了一点尊敬之意,而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旋即又恢复到了没有任何起伏的状态。

    “暗阁的主人?“林缘皱了皱眉头,昊天界内,他实在是孤陋寡闻,这暗阁主人他却真的是没有听过。

    不过,当林缘听到北域的主宰者时,林缘的心中突然之间升起一抹无奈,真的算是巧合之中的巧合了。

    林缘从昊天塔内得到消息,北域之内,剩下的一截昊天塔身便是藏身在北域的中心,也就是暗阁的主宰者手上。

    就在林缘想到暗阁的时候,紫府之内的昊天塔突然穿过来一道信息,令林缘不可思议、

    暗阁之内!乃是北域最强悍的一个组织,据说全都是由女子组成,但每个人的武功,都是非同小可,而她们的师傅也就是暗阁的主人,一身武学,深不可测,绝对是在死之道魂的巅峰或者之上。

    更何况,对于一个主宰者北域的强者来说,可怕的还不光光是武功,而是她们无孔不入的能力。

    即使是道魂境界的高手,她们也是照杀不误,甚至有死之道魂境界的高手,死在了暗阁手下的消息。

    也曾有昊天界闻名一时的强者,慑于这暗阁危害之烈,颁下格杀令,要剿灭暗阁所有武者。

    但即使如此,北域暗阁的主宰者仍然是行踪不定,逍遥自在地在北域行走,时隔百年,也无人能够奈何得了她。

    虽然少有人提起,但是只要说起暗阁主人,几手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有林缘这种,对昊天界几手没有认识的外来人,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只有疑惑没有惊惧之色。

    黑羽本人因为修炼了无情之道,性情淡漠,在报出阁主名字之后,见林缘只是皱眉疑惑,似乎没有听过的样子,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但却也没有形之于外。

    他知不知道暗阁,无关紧要。

    反正,有了阁主传授的这一剑,他很快就是死人。

    连他的名字,黑羽都没有兴趣询问。

    “出手吧!一剑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生死之间大事,在这个少女眼中,似乎根本算不得什么。

    林缘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是怎样的阁主,才会培养出这样的弟子来,即使是自己以前剑道的许多武者或者善于刺杀之道的武者,也不至于像这黑羽一样,几乎是抹灭了所有的情感。

    对她而言,似乎一切都不可能引起情绪上的波澜。

    只有需要做的事情,没有原因。

    “既然如此,就请姑娘赐教,不过,不在此处!”林缘摇了摇手,这里是孟家庄,之前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此时要是再次激战,保不准会引来麻烦。

    他林缘可不想总是惹一身麻烦,自己猜刚刚来到昊天界内,而且,自己身居使命,虽然不会被人发现,但也不保证不会被那些大人物发现要诛杀自己。

    不过,也不是惧怕事情之人,既然别人都找上了家门,他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黑羽的主人牛皮哄哄的所说一剑,林缘倒也想要见识见识。

    他心中其实是甚有把握,以这少女处于紫府巅峰的境界,但她没有修炼林缘这样的底子,虽然也能以某种秘法,施展出超越紫府境界的吃力,但是无论如何,威力不可能达到道魂时候施展这武学的程度。

    就像当日林缘在上古战场战斗道魂境界的武者之时,未曾道魂的时候,包括无数的剑法在内,都未曾能够发挥最强的功效…f

    而等到林缘在真正的突破道魂境界之时,自身的实力超越以前太多,这些剑法,绝对的发挥巅峰,而且比之前还要强悍。

    如今自己与这少女的境界差距,差不多就等于当日鬼祖跟自己未曾道魂时候的差距,这一战,并不会有多艰难。

    况且,林缘此时并不想彻底击杀少女,本来就无冤无仇,再加上林缘也不是嗜杀之人,没有必要如此,但是,教训还是需要的。

    “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你的最强剑法是什么?”林缘低着头笑着说道。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的最强之招也是剑法!”林缘故意如此说。

    林缘这样说,就是为了激发少女的好胜之心,从这少女的只言片语之下,林缘也可以感受到它的心思。

    所以,林缘故意如此,就是为了刺激少女,而且,林缘如此,也并没有打算以境界压人,这可不是他一贯的做法。

    除非……这少女能够施展出无视境界差距,玉石俱焚的剑法来。

    不过林缘摇头苦笑,他知道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即使是在昊天界之中,都是极为罕见。

    林缘自身压低境界,就是为了可以见识到这样的剑法,和自己悟道的剑法到底谁最强大。

    临之剑法,林缘自从传承,便在心里一直演化,化作自身的剑道,融入道珠之内。

    “好!”

    黑羽答应一声,转头就走,甚至丢在地上的长剑,都未曾看上一眼。

    林缘怔了一怔,拿起地面上的长剑,“姑娘,你的剑忘拿了。”

    “不必!”

    黑羽并未回头,声音仍然甚是冷漠……“我所学这一剑,不需要这柄长剑,更何况已经丢了的剑,又有什么必要去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