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天命之子

    “主人安好。”

    “坐吧。”那男子轻轻一挥手,看着桌上正在跳动燃烧的烛光,静静的道:“你来了,什么事情?”

    “乃是为这天地异象而来。”那身影身躯长大,一双大手,宛若蒲扇一般,脸上有些瘦,颧骨高高的凸了出来,一双眼睛,却如鹰隼一般锐利!

    任何看到他的眼睛的人,都会立即想到沙漠中那凶残的蝎子。

    这个人,无论是谁看见第一眼,都不会感觉到是平常之人!

    “天地异象?不错,的确是天地异象!”那男子清瘦的脸上,露出一丝忧虑,轻轻地说道。

    说完,他的目光稍稍垂下,似乎在竭力的思考着什么,手指轻轻敲着桌案,发出咚咚的轻微响声。

    山洞之中陷入了一片沉寂。那男子端正着身子,笔直的坐在对面,不敢打搅他的思路。

    半晌之后,天空之中的乌云渐渐散去,天空又恢复了明朗。

    三十多岁的男子负手起身,缓缓踱步到洞府前面,仰起头,喃喃地道:“半个时辰!从乌云来,天地遮,乾坤混,一直到现在云散天开,足有半个时辰,这种诡异,倒真是千古一见。”

    “主人,可是有什么重大事件要发生么?”那清瘦的男子脸色一变。

    布衣男子仰着头看着天空,目中震惊之色一闪而逝,清瘦男子在他身后,却没有看到。不过是须臾之间,已经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样子。

    他缓缓回身,微笑道:“无他,不知何故,天地突然混沌,天机混乱,已不可测。整个未来,无法预知!”

    “以主人通天彻地的星象观测,竟然也无法预知么?”清瘦男子霍地站了起来,眼中露出焦急之色。

    “不管如何,我本想安静的修养,静观天下之势,看来此时根本不可能了!”布衣男子声音虽轻,却是斩钉截铁,带着强大的信心,道:“我们是时候该出去了。”他稍稍停了一下,轻轻地加上了一句:“走吧!”

    “是!”布衣男子的话很平常,但他那斩钉截铁的口气,却清瘦男子无法一下子放下心来。似乎只要有主人这句话在这里,就算是整个苍天塌了下来,那也是无所谓的事了!

    “去吧!”布衣男子温煦的微笑着。

    “是,那我走了。”清瘦男子起立,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布衣男子含笑的眼神突然变得疑惑,不解,喃喃道:“怎么会如此?如日中天之势已经形成,为何在这时刻天地逆转,对方竟然出现了一丝生机?”

    他慢慢的踱着步子,半晌,左手缓缓握拳,置于胸前,目光渐渐变得凌厉:“只是风中残烛,一口气,便可扑灭!在我天武手中,怎么可能让你形成燎原之势??之势?!”

    他的目光一凝,似乎打定了什么注意,扬眉喝道:“来人!”这句话,短短的两个字,竟然说的杀机凛然!

    “昊天塔归位,探底将卵,我们应该应劫而归。”布衣男子声势浩荡,瞬间整座山东消失,轰然粉碎自他的身后。

    一缕不朽的气息绽放,直冲天际,不过,在转瞬间消失。

    “主人!”有人感到此地,看到洞府居然粉碎,连忙说道。

    “你们尽快寻找天命之人,找到后,尽快通知我,还有,也要加快寻找昊天塔身。”布衣男子身上说完,头顶之上,一截昊天塔身闪现。

    昊天界内的东域,一位老者也在凝神看着天空,柔和的脸上,满是与年龄不相称的凝重。

    “乱了,一切都乱了!”老者喃喃自语,摇了摇头,哑然失笑:“天地将乱,昊天塔现,天命之子,你在哪里?”

    说着这句话,老者一直沉重有股淡淡的忧虑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决绝:“这一次的天地大劫。苍生都要笼罩,想躲也多不了啊。”

    此时,正片昊天界内,不仅仅是林缘所处的一域,昊天界内,在这一刻也变得漆黑如墨!在一些久远的、只属于传说的地方,也有蠢蠢欲动的痕迹……

    南域的某一个角落上,随着天色骤黑,那种巨大的能量排空而上,搅乱了整个天空云团的时候,一座巨大的冰山突然爆裂,一条黑影直射上天空,四下里查看,随即确定了这股气息乃是肯定存在,突然仰天大笑。

    “我们冰魔族,再次出世的日子,终于来了!”他狂呼大叫着,突然重重的跪在冰峰上,仰起脸来,已经满脸是泪:“昊天塔现,苍天可逆,天命之子,拯救世间!”

    凄厉的寒风之中,他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在空旷的天地之间,久久的回荡。那种亘古的苍凉和如释重负的惊喜,是那样的明确。

    “万年时间,我们隐忍,就是为了积累实力,天外邪魔再次降临,我们将寻找到天命之字,只要携带昊天塔前来,我们便可以成功。”

    “让我们将这昊天界再搞一个天翻地覆!哈哈哈……”这条黑影一声暴喝,便如半空中响了一个焦雷!

    一阵欢呼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与此同时,主宰着好天界内的无上宗门家族,也纷纷召开了秘密会议。会议内容,只有一个。惊人的相似。

    “天,要变了。我们几大家族的年轻后辈,也该趁着这段时间出去历练了。否则,家族将会在这场巨变之中陨落。”

    “昊天现,风云舞;万劫灭,星辰哭;天地变,殊命途,你们要寻找天命之子,那是劫难的救星,这是天意。族内的优秀青年子弟,即刻入世。”

    “在这场江湖历练之中,务必要将其他几家的传人压住!不管做什么,都要压住!这一点要牢牢记住!天地巨变,这一刻的气运,影响着我们数大家族的兴衰。而你们年轻一辈,就代表着我们的气运之所在!”

    “只要我们度过了这场劫难,那么昊天界内,我们将再铸辉煌。”

    这句话,是每一个家族宗门的当家人,都慎重其事的交代自己后辈的一句话。

    自然,还有最重要的一句话,也是每个青年人都几乎被揪着耳朵责令倒背如流的:“寻找天命之子的主人,若能为友,则全力相助!若是为敌,则不惜一切代价,毁灭他!”

    天地震动,几乎所有的决策,都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完全决定!

    昊天宗内,一处秘密的地方,无数的黑影出现,其中的每一道黑影,都好像虚幻的一样。

    “万年的时间,昊天塔终于再次出现动静,这是昊天塔融合的痕迹,只有这样,才可以影响整个昊天界。”

    “你们记住,寻找天命之子,找到后,格杀勿论。”那前面的一道身影低沉的说道。

    “你们想要再次崛起,怎么可能,万年之前,主任可以让昊天界崩,昊天塔碎,此时主人即将恢复,又怎么可能让你们如愿。”

    黑袍虚影此时大笑,似乎一切都已经注定,看到了人以后他们统治昊天界的情况。

    在东域的另一处地方,方圆万里的区域被一片紫金色的迷雾所笼罩,在最中心的地方,一道伟岸的身影遥遥而望。

    “缘儿,你终于得到一截昊天塔身了,那么,你也很快便会知道自己的使命了吧!”那男子低声自语。

    如果林缘在这里,一定可以知道,此人是谁,正是他的父亲林天。

    林天转身,本来还皱眉的心情看到身后的女子,瞬间开朗起来:“梦儿,你看到了吗,元而已经成长起来了,只要他可以突破不朽,在借助昊天塔的力量,绝对可以让你醒过来。”

    在林天的面前,一位芳华绝代的女子静静地躺在床上,鼻息之间,嗨哟铺着微弱的呼吸,只是在胸口处,一缕黑色的气息游荡。

    “都怪我不好,当初不应该带着你去闯昊天宗吗,那样的话也不会令你受伤。”林天的脸上露出愧疚。

    北域孟家庄的墓穴之中,林缘的身影依旧静立不动。

    现在还在地底,他并不知道,因为昊天塔的一截塔身融合的出世,整个世间已经变了样子。他更绝对不会知道,就因为这次事件,改变了所有那些在日后叱咤风云的人的生命轨迹!

    “呼!”一口周期突出,林缘的眼睛渐渐睁开,眼神之中,一道紫金色的虚影直射而出。

    “没想到我居然是天命之子,那么,我该如何而去?”林缘此时得到昊天塔上面穿不来的信息,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林缘不想做,但是自身已经和他牵扯,这是他的使命也是自出生而有的。

    “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林缘只能如此。

    林缘摇了摇头,现在的他已经知道了剩下昊天塔身的具体地点,毕竟林缘的紫府之中,存在着还哦天塔的灵魂,也就是塔魂,自身可以感应。

    而且,林缘可以感应到其他昊天塔的塔身,但是他们持有昊天塔身的人却感应不到,而现在,林缘所感应到的最近的一截昊天塔身,便是在北域的中心之地。

    拍了拍手,林远看着残破的孟家庄,正准备向感应的那截塔身处飞去的时候,却见一个黑衣少女施施然地走了过来,静静地坐在的面前。

    “是你……”

    林缘眼皮微微一抬,脸上倒是有了一分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