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得宝塔身

    “哼!遮掩就像击杀我,不自量力。”

    就在临之剑法爆炸的一瞬间,林缘手上的乾坤剑再生变化,一座九层小塔的虚影出现在林缘的头顶。

    “那是?不要!”

    黄波惊骇的声音传出来,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可是根本没有时间再给他。

    “嗤!”

    细微的剑气之音传出,林缘的剑斩下,不朽的神性刹那出现,毁灭的紫金色光缓缓的消散,黄波站在那一动不动,随即,缓缓的倒了下去。

    黄波的眼眸依旧睁开在那,但从眉心处往下,有着一道长长的血痕。

    死了!

    一位死之道魂境界的存在,死了,数百年前纵横方圆万里的黄波,被林缘一剑斩杀,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即便他使用了临之道传承的力量。

    结局,是如此的出人意料、如此的震撼人心,要是被武者知道,根本不敢相信。

    “阁主,黑羽回来了,好像并没有成功。”在昊天界的一个角落,以为黑衣人对着前方说道。

    “我知道了,叫黑羽进来吧。”在虚空之处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来,幽森而可怕,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阁主!”说完,便看到从门外走来一道身影,这道身影冷傲尔古丽,浑身上线,充斥着无情之力。

    “黑羽,你回来了,怎噩梦了。”拿到苍老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对着黑羽问道。

    “我失败了!”黑羽低着头对着前方说道。

    “我当初从黄家手中救出你,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十年之内,你现在的修为也是达到了紫府境界,可以比拟一般的半步紫府境界,按说,没有人可以阻挡牛逼。”那个苍老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我本来已经把黄家的人诛杀,只余黄家的公子黄顺,没想到就在我要把它击杀,突然出现了一位少年,那位少年突然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所以……”黑羽只能把事情说清楚。

    如果林缘在这里,也一定会认出来这位少女是谁,正是刚刚进入昊天界内的那位杀神少女。

    “少年,还把你击败了!”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屋中,好像是在沉思。

    “你继续前去孟家,我已经得到消息,那宝物一直在孟家之内,没想到藏得那么深!”那道苍老的声音继续说道。

    “是,阁主!”黑羽看到阁主并没有责骂自己,坚定地说道。

    “对了,记住,你修炼的是无情剑道,只能无情,一旦动情,全功尽弃。”那苍老的声音再次提醒。

    “走吧。”

    黄家之中,林缘一剑诛杀黄波,看着对面已经没了呼吸的黄波,林缘的脸上露出笑容。

    “传承了临之道,居然如此至若,真是废物。”林缘叹了一口气。

    对于昊天塔的传承,林缘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昊天塔的强大,他如何不知道。数百年内,这黄波仅仅死之道魂境界,只能说是废物。

    “呼!”

    林缘放出昊天塔的灵魂,便看到在黄渤的体内,一道虚幻的塔身出现,紧接着,在黄波的身上,一截真实的塔身出现,在他身上面,一个上古文字在他身上面出现。

    “临!”

    在林缘看到这一个字的时候,便感觉到,一股沧桑的气息出现,紧接着,便看到带着临字的塔身发生颤抖,猛然之间,便融入和林缘头顶的昊天塔。

    “蓬!”

    在融合的一瞬间,一股庞大的信息传来,令林缘的脑袋内一片空白,紧接着,还不待林缘适应,一股强大的灵力猛然出现,就连本来还融合的昊天塔身也出现了颤抖,想要挣脱林缘的紫府。

    “不好!”

    感受到着一股灵力的强大,林缘何尝不知道,就算是自己现在的身体,也完全承受不了。

    “封印!”

    心中一动,林缘瞬间便作出决定,自己本来便是刚刚突破,此时要是在吸收灵力晋升,只怕会境界不稳。

    有了决定,林缘瞬间便做起来,那一股庞大的灵力便被强行压制,融入紫府之中的昊天塔中。

    紫府之内,吸收了临之塔身的昊天塔,此时终于有点真实的存在,在最底层,代表着临之传承的塔身,变得真实起来。

    就在这时,紫府之中突然冲出一阵暴怒的情绪,昊天塔的灵魂闪电般冲了出来,冲出紫府之去,冲进经脉,下一刻,已经冲到了手掌!

    紧接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就从林缘的紫府,进入了昊天塔之中!正在挣扎欲飞的临之塔身在接触到这股力量之后,突然老实下来!

    林缘的身上紫金色光芒突然消退,热气也在瞬息之间全然无踪,头顶上面的昊天塔虚影光华大放,一股紫金色的光芒直冲而起,随即刷的一声隐没。随即,林缘就感觉到,本来还躁动的临之塔身突然温驯起来。

    下一刻,更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闪亮的紫金色塔身,突然就这么诡异的融合消失不见!

    而林缘的紫府中,那虚幻的昊天塔兴奋地抖了一下,一截塔身部位,突然凝成了实质!

    临之塔身在此刻,真正的归位!

    下一刻,一股苍茫浩渺的意境在林缘心中升起,冥冥中,似乎有人长吟道:“大道洞玄虚,有念无不契。炼质入仙真,遂成金刚体。超度三界难,地狱五苦解。悉归太上经,万劫伊始乱!。!”

    随即,林缘心中便突然冒出来了一些口诀,和一些凌乱的姿势。林缘心神一震,心神沉入意识境界之中,仔细看去。

    他蓦然发现,这竟然是自己已经记得滚瓜烂熟的太上元始经的开篇口诀!一股奇特的力量,从丹紫府中昊天塔的身上射出,融进了林缘的四肢百骸……

    在不知不觉之中,本来还想可以克制的境界,突然猛地跨了一步,从刚刚突破生之道魂的初期,顺便便达到了中期!而且,停留在巅峰,隐约还有继续突破的势头,却停留在高峰,一下子不动了

    同时,在意识境界之中,一个羽衣高冠的人影,手中提着一柄剑,正在徐徐展开剑势!

    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使出来,如行云流水,看的林缘心魂俱醉!

    这些剑势,他本身就已经熟练,但却不知为何,一直不得其真正的神髓,但现在看着,似乎有神奇的力量在帮助着自己,才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奥秘。

    之前的他,也是从昊天塔身上的来的剑法,从紫金色的玉珠得到的口诀,于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两样。但,现在的感觉,却与上一次不同!

    之前的林缘,怎么也是感觉有隔膜,无论如何,也不能透彻理解。就如同只有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却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穿破。

    但现在,却是一切融会贯通!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微变化,都如清澈见底的小溪,在心底缓缓流过,纤毫毕现!

    这,便是昊天塔的认可!此时得到一截昊天塔身,再加上昊天塔的灵魂,再加上之前林缘的表现,真正的让昊天塔承认了林缘!

    “嗡!”

    就连昊天塔塔顶上面的紫金色玉珠也是发出嗡鸣之声,似乎是承认了林缘。

    林缘闭上眼睛,沉浸在这奇特的意境之中……

    刺客了,有无数的剑道竞速一融入他的脑海之中,令他的剑道见识更加的丰厚,就连临之道的传承剑法也涌现而出。

    此刻的林缘就好像得到了无数的宝藏一样,他要赶快的把这些宝藏据为己有,这才是最好的。

    他却不知道,就在昊天塔的塔身进入他的紫府的一刻,也就是你把太上元始经突然出现的那一个,一道无色的光芒,从孟家庄墓穴的中间,无色无味的冲上九霄,爆裂!

    整个昊天塔的天空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乌黑如墨的阴云,只不过瞬息之间,就布满了整个天空!

    昊天界内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现在正是上午,还有一个多时辰,就是正午!这个时间段,竟然天黑了!

    整个世界一片惊慌失措!

    昊天界内,一处极其宽阔的地方,周围无数的云雾在缭绕。

    从外边看来,这一出地方,只是简陋的山腰,占地也不是特别大,而且,从外表看绝不是什么富丽堂皇。守卫,更是不见什么森严!

    但这里,在其内部,却是另有天地!

    在天地一下子暗起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惊呼骚乱,但这洞府之中,竟然是鸦雀无声,没有传出半点乱象。

    随即,在最短的时间里,整座山洞内,就灯火通明。

    这是上午,而且天现异象乃是毫无预兆的事情,但这里的人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的有条不紊。

    灯光亮起。

    书房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端然而坐。一身布衣,看起来朴素雅致,一张脸洵洵儒雅,眼神深邃,如海纳百川。似乎人世间种种,都在这双眼睛注视之下,无一遗漏。

    黑暗袭来的时刻,他似乎是有什么预感一般,就站在窗前,仰首天空,沉默着。

    天地骤然黑了下来,他依然负手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直到第一时间有人蹑手蹑脚的进来点燃烛火,府中灯火亮起,他才轻轻蹙着眉头,回到书桌前坐下。眼神凝注在虚空,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主人,有人求见。”一个青衣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恭敬的禀报道。

    “恩?让他进来吧。”这个人,身上有着不怒而威的气势,对着面前的武者说道。

    须臾,一个身材瘦长的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