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剑道诛杀

    黄色的光芒在眼前一闪而过,林缘的身体微微一侧,白光在身旁划过,没有伤害他分毫。

    不过随即降临的,是无尽的妖邪黄色光芒剑影,林缘身体轻微的摆动着,步伐妙到毫巅,每一次轻柔的错步,就能躲开必杀的一击。

    片刻,空间处除了有剑道的影子外,还有林缘的飘逸身影,在剑影之间穿梭,游刃有余。

    “吖!”

    一声尖锐的厉吼之声传出,无数的黄色光华融合在一起,化作一无比巨大的剑道虚影,仿佛是真正的强大灵兽将领,无数的剑道虚影,从天而降,将方圆数十丈全部笼罩在其中,林缘站在剑影之下,被遮盖住,无处可逃。

    “要结束了,林缘终于死定了。”孟伟早已经被京东,此时看到林缘被那庞大的剑道笼罩,一定会被杀死。

    而此时,整个孟家庄都在发生巨大的震动,一片片的废墟都在形成,就连墓穴也被直接轰开。

    孟伟张了张嘴,脸色苍白,死了,林缘,要死了。

    林缘的身影被覆盖在剑道之下,看着前方宛若邪魔的黄波,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澎湃的紫金光冲天而起,犹如江河湖泊,许多道紫金色的剑影直接冲向上空的黄色剑影,将剑影缠绕住,随即淹没。

    黄色的剑影依旧在向下,然而此刻的林缘被一片紫金色的汪洋所覆盖,黄色的剑道扑下之时,触碰到的,是无尽的紫金色剑道。

    “啊……”

    一声惨叫之声传出,黄色的剑道消失无影,紫金色的剑道朝着黄波的方向继续前行,而黄波更是激发一道黄色剑气,尽快远离。

    抬着自己的手,狰狞的脸色苍白如纸,此刻他的手掌,竟不断的有血色冒出,表层的皮肤全部被剑气轰掉,血肉可见,极其的痛苦。

    刚才,那紫金色的湖泊,要将他整个手融化掉。

    此时的林缘,身后紫金色的湖泊在哗啦啦的流淌着,在他身体的上空,一道道紫金色的神剑在那漂浮着,宛若一柄柄上古神剑的虚影,让人群的心猛然一颤。

    “我要你死!”

    黄波脸色阴沉无比,盯着林缘。

    “我给了你选择,滚、还是死,你没有滚,所以,要死。”林缘同样冰冷的说道吗,杀机毕露,此刻的他,不再平静,而是充满了狂傲凌厉之气。

    “我死?”黄波冷笑:“我纵横方圆数千里,鲜有敌手,凭借的除了是自身境界之外,最大的依仗,是昊天塔身上面的传承,我自已开始就没真正的发挥它的力量,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挡。”

    一股狂霸的光华在黄波的身上闪烁不休,在他的手掌,出现一团光球,这团光球,乃是真正的临之道传承,传承之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充斥着毁灭的力量。

    “窝子得到昊天塔身上面的传承,便一直没有完全参透,可就算如此,我也要让你见识一下,昊天塔身的力量。”

    林缘,很强,天赋异禀,但在昊天塔身的面前,恐怕依旧要被毁灭。

    可惜了,一个天才,就这样要死了。

    不过林缘却似乎并不担心,目光平静,看着黄波,缓缓的说道:“刚才,一直是你主动,现在,是不是该换我出手了。”

    在黄波融合临之道传承的时候,一股上古王者的气息便出现,但是林缘的身上也弥漫一股神秘地气息,根本就不受影响。

    随即,只见林缘的脚步往前一跨,顿时,一股睥睨天地的战意升腾而起,在林缘的身上燃烧,席卷而出。

    林缘的愤怒化作火焰,他的剑就是要诛杀这样的恶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他想到了红莲,何尝不是一个可怜的人,丹元宗的长老为了自身修为的晋升不惜吸收红莲的血脉之力,这个也是一样。

    霸道的战意、无惧的战意,毁灭一切的战意。

    战意之中,还有着锋锐,属于剑的锋锐。

    林缘的手掌缓缓抬起,空间呼啸,一股飓风在林缘的手掌间狂霸的吹动着,那紫金色的飓风缓缓的成型,竟化作一柄剑,带着无比强烈之意的剑。

    剑之紫金,璀璨而夺目,让人不敢直视。

    “剑道诛杀!”

    远处孟伟的心头狠狠的颤抖了下,这紫金色的剑道、光芒四射的剑,乃是由纯粹的剑道而凝聚,诛杀之剑。

    他从未见过这样强悍的一剑,完全有剑道所凝聚,这是何等的强悍。

    黄波掌握临之道的传承,但是林缘却有着极致的剑道。

    他的道超越一般的道魂境界武者,无论是生之道魂还是死之道魂。

    他的道珠内,蕴含着不朽的神性,是至高无上的法宝。

    “好变态的家伙!”孟伟远远地观看,心头狂颤,他们两人的剑法招式,都极为强大。

    这一战,谁能胜!

    “天下何其浩瀚,谁能自称无敌,你这么大年龄,不过才小小的生之道魂境界,就敢如此张狂,不仅无耻、还无知,难怪天赋如此的差,可怜、可悲。”

    林缘目光看着黄波,淡漠说道:“你的生命,是靠着外力的帮助你的传承,更不是你自己的,应该是靠外力获得,而我的所有剑道领悟,是靠自己凝固,一步步修炼得来,今日,我就让你这井底之蛙的人看看,你有多可悲。”

    林缘的话在黄波的耳膜中颤响,让黄波生出丝丝质疑,质疑他自己。

    而林缘的战意,则还在疯狂攀升,战天战地,剑、毁灭一切。

    脚步一跨,林缘的身影忽然消失,随即,就看到一柄剑,剑道之剑,从天而降,毁灭一切!

    林缘不在乎什么,此时的他只想诛杀黄波,他的行为令林缘感到了厌恶。

    紫金色的剑道之剑升起,无数的剑道虚影在虚空绽放,令原本就毁灭的孟家庄再次轰然破碎。

    “噗!”

    就连远处的孟伟在受到着一股气势的时候,也不禁连连倒退,口中喷出鲜血。

    “好可怕的剑道!”孟伟心中大惊,随后心中决定,看了一眼正在战斗的两人,头也不回的朝远处掠去。

    他要尽快的离开这里,否则,他的性命真的要保留不住。

    璀璨的紫金色剑芒夺天地之光华,蕴含无尽的锋锐和毁灭之意,以及战意。

    剑,杀戮之用、毁灭之利器。

    黄波的脸色骇然,临之道中传承的临之剑法朝着上空袭来的剑轰击过去,顿时噼啪的声响不断传出,一缕缕耀眼的黄色光芒缠绕着紫金色的剑道之剑,无比的璀璨。

    但临之剑法,却无法阻挡那一往无前的锋利,林缘手中的剑,依旧向下,斩灭一切,嗤嗤的声响传出,黄色的剑气被破开,狂霸的紫金色神剑朝着两旁散去,充斥着毁灭的气息。

    “小子,住手,我可以把临之道的传承给你,我不要了。”

    黄波大吼一声,这紫金色的剑道之中,他感受到了不朽的神性,他无法阻挡,林缘再不撤手,真能杀了他,他不得不妥协。

    黄波的心中产生了害怕,正是这一缕害怕,令他的心中越来越不安全。

    “小子,只要你放过我,我们什么都好商量!”看到林缘居然停止攻击,黄渤的脸上稍微松了一口气。

    “你不是想要临之道吗?我可以给你。”黄碧继续说道。

    “那又如何?”

    林缘冷笑一声,这黄波,似乎想的太简单了,想战就战,之前自己和他无冤无仇,便要击杀自己,甚至要他的命,但发现战不过,一句我不要了,就完了?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但岂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来踩他一脚,踩不到,就中途退出不踩,可能么?

    他说过,要么滚、要么,死!

    “我是临之道的人,禀天地大气运而得到昊天塔身,你敢动我?”黄波见林缘的紫金色的神剑依旧在往下斩,距离彻底摧毁他的黄色剑气越来越快,他的脸色不由得大变。

    林缘也知道,每一个得到昊天塔身的武者,应该自身都具备大气运,但是,一个具备了气运的武者并不代表是好事。

    天地气运,在降临的时候,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变强的机会,可是,却要靠你把我,一旦你的把我不对,或者走错了那么,所受到的惩罚便是天地要放弃你。

    “既然你要杀我,那就应该想到被杀的结局。”

    林缘淡漠的声音让他的心头微颤,嗤嗤的在空间回荡,紫金色的剑气彻底的破开了那黄色的剑气,朝着黄波斩下。

    “你敢……”

    一道呐喊之声在空间回荡,黄波看着头顶上空的剑,眼中露出一丝绝望之色,这绝望之中,还有着悔恨,平日,黄波根本就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败在一个生之道魂的武者身上,甚至在房源万年历,达到死之道魂境界的武者也少之又少。因此,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死,没想过有人敢杀他。

    但如今,死亡,降临,如此的突然!

    “不!我不能死,就算如此,我也要你垫背!”黄波的声音带着嘶哑的大吼。

    “临之剑法,给我爆!”

    黄渤大吼,此刻他开始拼命,一剑之下,无数的上古王者出现,紧接着,上古王者凝聚的剑气纷纷爆炸。

    爆炸的力量令天地之间都出现了无数的裂缝,剑气轰然珀斯,就连林缘也感到不可思议,剑法还可以这样。

    “死吧!”黄波的脸上露出惨烈的笑容,他相信,自己这一件就算击杀不了林缘,但是至少也会令他丧失行动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