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无尽剑道

    林缘的剑道诡异而且强大,对于临之剑道,林缘同样有些忌惮,毕竟,要是黄波本人的力量,林缘丝毫不惧,但是其中有了昊天塔身的帮助,万一突然发生什么,林缘也不保证。

    “你去死吧!”在林远的思考之际,黄波的剑影已经到了林缘的身边。

    “哼!”

    一声冷哼,林缘丝毫不惧,就算有昊天塔的帮助,也是一个死人,既然是一个私人,那么就永远的沉寂在虚空之中吧。

    想通后的林缘,手上的乾坤剑,绽放紫金色的光芒,他不在保留,也不再忌惮,一往无前。

    紫金色的剑道直接冲向黄渤的方向,他的剑道,在自己的心中更加清晰,就好像一层迷雾终于要散去一样。

    黄波大骇,他现在只是借助子孙的血脉力量在通过特殊的方法才可以存货,而且只是短暂的罢了。

    “不行,只能这样了。”黄波心中一横,只能如此。

    看到依旧躺在地面上的黄顺,他的眼中闪现出狰狞,:‘放心吧,就算你死了,我还会让黄家重现天日的,“黄波的大手一挥,躺在地面上的黄顺瞬间便出现在他的身旁。

    “老祖宗,你,你要做什么!”黄顺被一股突然而来的大力牵扯,本来还在装昏迷的他,立刻清醒起来。

    “啧啧!”

    “不要害怕,放心吧,黄家会在我的手上再次辉煌的!”说完,还不等黄顺多说,黄波的手上闪过剑光,一道血柱直接飙升。

    “血脉的力量。”黄波大喜,再次有了血脉力量的注入,令他的神情无比的欢唱。

    “不要,不要这样!”黄顺的眼中出现了焦急,可是,先天境界等的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能力。

    “哼!”

    黄波不在意黄顺的大吼,依旧吸收他的血脉力量,他的气势在攀升,转瞬间,在他手上的黄顺已经奄奄一息,身上更是变成了骷髅一样的人,只剩下一层皮包裹着。

    “碰!”

    一声惊天的气息在绽放,他的气息转瞬间便达到了死之道魂境界,他的脸上满是恐怖,还残留着黄顺的鲜血。

    “小子,现在的我才是最真实的我,接下来,你可以为作为我们黄家崛起的第一位牺牲品了。”黄波的气势大涨,自身的实力也跟着增加,自信心也瞬间爆棚。

    “大话谁都会说,说多了还会犯,你还是拿出真本事吧,我倒要看看,你们黄家传承的临之道有什么厉害。”虽然对方达到了死之道魂的境界,但是不代表林缘惧怕。

    “小子,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等一会你就知道了”黄波脸上横肉狰狞,阴狠的说道。

    轰!

    一剑凝聚而成,黄波猛然一步踏出,一道残影原地浮现,而其本体,却是化为一道光线,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直奔林缘而去。

    听!

    黄波此时战力日盛,自身的速度快得惊人,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林缘首方,眼神冷冽,黄色的剑道划破空间,带着惊人的寒意,快若闪电般的对着林缘劈砍而下!

    剑芒尚未落下,凌厉之气,已是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深深印痕。

    铛!

    面对着黄波这般奔雷攻势,林缘手上的乾坤剑也是猛然一翻,一道紫金色的剑影闪现而出,迎风暴涨,直接是化为一道巨大的剑影,与那黄色的剑道狠狠撞在一起,顿时火花暴射,金铁之声响彻而起。

    狂暴的劲风自场中爆发开来,黄波身体一震,便是急退数步,但其显然战斗经验极其的丰富,退后的霎那,剑芒直接是瞬间爆发,化为十数道光彩,狠狠的劈在面前紫金色剑气的同一处。

    “小子,你是谁?”黄波一剑被击退,显然有些出乎意料。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要死了。”林缘笑着说道,脸上依旧是衣服不在意的样子。

    “找死。”黄波厉吼一声。

    “死之道魂不过如此。”

    嘭!

    而在他这般凶悍剑道攻击之下,林缘的剑气也是直接被生生的震飞而去,不过就在剑气飞出时,一道人影却是直接从其上方闪现而出,乾坤剑上紫金色的光芒蠕动,而后瞬间蠕动变幻成了一只巨大的紫金色神剑。

    咚!

    林缘的乾坤剑重重的轰在了黄色的剑气之上,可怕的力量,生生的将黄波那凶悍剑道尽数震散,而后乾坤剑再次轰击,狠狠的轰在黄波的剑上。

    哐!

    黄波的剑道,直接是被林缘一剑轰出,犹如一枚黄色的陨石,带着狂暴无比的力量,对着下方的黄波硬憾而去。

    望着那犹如陨石般而来的剑气,黄波眼中寒意更甚,璀璨黄色在其拳上疯狂凝聚,一股磅礴的波动,散发而开,而后他同样是一剑轰出。

    嘭!

    巨大的剑气,再度被一剑轰飞,庞大的休积,犹如玩物一般,被林缘和黄波二人甩来甩去吗,那一幕,看得人眼球都是有些跳动。

    林缘的身形一动,再度出现在半空之上,他目光俯视下方的黄波,眼中,也是逐渐的有着沸腾的战意涌动起来。

    “既然要打,那就打个痛快吧!”

    林缘嘴角一裂,手上的乾坤剑居然发出嗡鸣的声音,他的剑也是在此刻蠕动起来,最后在那黄波惊愕的目光中,再次化作无数的剑光。

    “有些能耐。”

    “死之道魂境界的武者,难道只有这些能耐吗?你的临之传承呢,里面蕴含的剑道呢,怎么还不愿意使出来。”林缘笑着说道。

    “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虽然我承认你是天才,甚至在我见到的天才之中,没有你这样的,可是,天才也会早夭。”本来面色苍白的黄波,此时居然有了一丝血色。

    “战吧,我倒要看看,我第一次遇见持有昊天塔身的武者,是什么情况的武者。”林远大校,手上的乾坤剑再次散发恐怖力量。

    地面之上,黄波手特长剑傲然而立,他目光也是火热的盯着天空上的林缘,旋即他深吸一口气,一种强大的波动,缓缓的从他体内蔓延出来。

    而在那股波动蔓延而出时,黄波周身的地面,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枯裂起来。

    “终于要使出来了吗?”林缘的目光也闪烁不断,看到这一幕,手上不禁紧紧地握住乾坤剑。

    “小子,你去死吧,这一剑之下,连孟家庄都要毁灭。”黄渤大笑,此时的他,状若疯狂,居然要毁灭一切。

    “黄波你倒是心狠手辣,所谓虎毒不食子,你们竟然连自己的后人,也毫不留情的斩杀!”

    林缘冷哼一声,他的目光瞟过黄铜瓯旁边被吸干了血脉之力黄顺的尸体,只见他瑟缩成一团,这回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怜这小孩,一肚子的坏水儿,但还没来得及施展,竟然是死在他的祖先手下。

    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哼!我黄家子孙繁多,死上一个,又能如何?”

    黄波嘶声大吼,身上的气势的威力更盛。

    林缘长笑一声,“黄波你可知黄家庄,已经被人灭门,这个小孩黄顺,已经是最后一个姓黄的人了!”

    黄家,被人杀尽,只有这黄顺和他们的管家逃了出来,如今黄顺死在自己祖先的手上,黄家的人,都已经死得干干净净。

    “什么?”

    黄波面色一变,就连手上也不由是轻微一抖。

    “哼,休想用言语来刺激我,就算黄家灭门,之后还有梦佳,也算得上我们黄家的一半血脉,再说了,还有我的存在,黄家就不会灭绝。”

    黄波想到此节,怒火稍平。

    不错,孟家也一样有他的血脉,只要宰了这个混蛋,自然不必担心!

    重振黄家,仍有指望。

    林缘摇头不止,冷笑道:“执迷不悟!你原本就是世间之鬼,却还放不下凡尘俗世,原本是为后代家人打算,倒也罢了,如今丧心病狂,连自己的后人都要杀死,留你们这些孽障作甚!”

    林缘暴怒,紫金色的剑影传出,直接朝着黄波的方向过去,而黄波更是阴狠一笑,身上的临之道气息散发,朝着林缘而去。

    “锵!”一声铿锵之音传出,很细微,但却尖锐,林缘和黄波的身体一触即分,各自后退了几步。

    黄波依旧手握长剑,仔细看的话,便可以看到黄波的手在颤抖,在他的手掌的中心之地,却有一红色的点,刚才,林缘的一剑,准确无误的点在了剑的中心,太精准了,而且蕴含恐怖的穿透之力,仿佛是一柄剑。

    至于林缘的手上,仔细一看也有一道剑痕,但是林缘的体魄何其强悍,虽然那道剑痕没有触碰到他,但那凌厉的临之道剑法依旧在他的手腕处留下了一道痕迹,而且,他的手指也微有些发麻,临之道传承的剑法,有着特殊的法则,很锋利,而且力量很强。

    “有两下子,不过,你还是要死。”

    黄波森冷的一笑,摆出一奇怪的姿态,身上光华闪烁,此刻的他,竟仿佛是一头猛兽,锋利、邪恶,眼睛让人发寒。

    “吱、吱……”

    一道道尖锐的声音传出黄波的身体跨出,空间处出现了许多道残影,他的残影,无尽的黄色光华绽放,仿佛有无数头猛兽朝着林缘抓去,空间处,全是剑道的虚影,分不清虚实。

    “果然,死人就是和正常的人不一样,你只是一个数百年前的死人罢了,靠着秘法维持生命。”林缘看到这样奇怪哦的一幕,心中更加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