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黄家祖先

    大概是由于长久不见阳光,这人的面皮苍白得可怕,没有一丝血色,浑身上下,穿着一件绛色的长袍,袍子上绣着图案。

    他的左手,同样是苍白如纸,但右手却是不同!

    握着一柄长剑的右手殷红似血,透露着一股诡异的生机!

    如果说这个人浑身上下都密布死气,那只有这右手,才是有生命的一样。

    死尸!

    只需一眼,林缘就能分辨得出生死。

    这个人,面容僵木,虽然能走能行,却是一具尸体!

    很有可能,这就是黄家的先祖,黄波。

    “世事一场大梦,两百年来,倒是生死如梦!”

    只听那白面死人轻吟一声,从口中散发出一阵死尸的臭气。

    即使是道魂境界的高手,死了以后,也是要腐烂的。

    即使外表光鲜,内里五脏六腑,早不知道烂成了什么样子。

    林缘皱了皱眉头,退后一步。

    “在下黄波,见过这位朋友了……”

    那白面死人冷笑一声,对着林缘微微点了点头,“想不到我机关算尽,到此墓穴的,还是不是我黄家的人……”

    这人,正是死去数百余年的黄波!

    他扫了昏倒在黄铜瓯前的黄顺一眼,冷冷一笑。

    “原来,到底还是有黄家人到此,不过,还是需要他们的老祖宗出手了结麻烦,看来这数百多年,这些小兔崽子也没什么长进!”

    “你既然不是黄家的人,那就乖乖地留下命来吧……”

    黄波的面色,忽然变得狰狞,冷冷地看着林缘。

    “你一个死尸,靠着传承才可以活下来,此时吸收后代的鲜血为引,才得以存活,真是可笑,想要我的性命,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林缘冷笑。

    “一个小小的生之道魂境界的武者,可笑。”黄波夜冷笑一声,显然是看出了林缘的境界。

    “留下命来?就凭你?”

    古墓之中,墓室之前,林缘傲然一笑,对着那已经死去的黄波,摇了摇头。

    “你若是在生,或许可以与我一战……但如今既然已经是个死人,靠着吸取孙辈的血,才恢复了活力,想要胜我,怎么可能?”

    事到如今,他自然看出了黄波的筹谋,还有黄顺之前为什么会同意的企图。

    这黄家之人,都是心思深沉,果然并不简单。

    黄波虽然死了,却以秘法炼制自己的尸体,让自己成为这临之道的守护人,黄孟两家的后人,以鲜血可以将他唤醒,而若是资质过关,那自然可以得临之道的传承。

    但若是后辈被挟持而来,那就可以借用这位先祖的力量来对付。

    之前的黑檀,想必也是顾忌到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对黄孟两家人用强,而是徐徐图之,直到黄家被灭门之后,他心急,才会约请林缘同行,结果却是丢了性命。

    而黄波,之所以要拖着自己下来,想必也是打着让先祖对付自己的意思。

    若是林缘不知那么多来龙去脉,那如果被黄波所杀,那身上留下的东西宝物,自然尽归黄顺所有;而若是不巧,林缘当真能够胜过先祖——不过,看黄顺的意思,似乎并不相信这真会发生,但即使如此,只要黄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林缘倒也不能认定一定是他故意为之。

    只是因为自己不肯收他为徒,这小孩子就起了杀人的心思,心狠手辣,无出其右者。

    林缘冷笑,根本不在意黄波所说的话。

    也好在,林缘并没有把黄波放在眼里。

    这人确实是道魂境界的武者,自身更是传承临之道,在前身更是达到了死之道魂境界的武者,若是未曾死去,或者还能与林缘一战,可惜他早已死去,肉身腐朽,全靠秘法维持,虽然仗着后辈的鲜血,暂时恢复了一点力量,但终究有限之极。

    若要比拟,就好像丹元宗内,丹元宗的太上长老吸收红莲的血脉一样,获得的力量,不过,此时的他只是暂时的。

    林缘心中也知道,当初的黄渤为了避免更多的人民知道自己传承临之道,只要一旦暴露出来,那么势必要被灭门。

    昊天界内,知道昊天塔的不在少数,其中的传承更是可以令一个宗门崛起,

    黄波为了不引起他们的在意,只能隐藏,可是自身的修为也在临之道的传承之下,达到了死之道魂的境界巅峰。

    不过林缘也同样掌握了昊天塔的灵魂和他的雏形,再加上太上元始经内的传承剑道等,自身的实力足以比拟死之道魂境界的武者。

    别人怕黄波,他有什么好怕黄波的!

    “小子狂妄!”

    黄波怒喝一声,殷红似血的右手霍然挥起,剑光森森,就像一条长蛇一般,向着林缘卷来!

    “雕虫小技!”

    林缘剑光一抖,已将他的剑法破去,旋即反击不停。

    “莫要浪费时间,你既然传承了临之道,还是快点施展出来吧!”

    黄波发现自己的一招,竟然是被林缘轻而易举的化解,不由也是吃了一惊,再听林缘之言,心下凛然。

    “你果然是为了昊天塔身的传承而来,哼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林缘长笑一声,“我确实是为了昊天塔身而来,不过这是你黄家的子孙,邀请我来,堂堂正正,有何不可?”

    “君子爱武,取之有道!我堂堂正正来取这一截昊天塔身,你又待如何?”

    林缘气势如虹,并无一丝气沮。

    君子爱武,取之有道,剑道的道路之上,宁可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这一截昊天塔身,对他来说虽然重要,但他却也并不愿意为此而违背自己的剑道,所以并未想要谋取。

    不过,如今他到这墓室之中,也是之前两家子孙对他不离,也歌词收点利息,这也是林缘的做法。

    而且,在之前,林缘也打算自己传承了临之道之后,把其中的精髓给与他们,也算是补偿。

    既然是送上门来,那他也不会拒绝。

    纵然他们有什么阴谋,那他就不管了。

    反正,林缘问心无愧,做到自己答应要做的事情,也取的自己应该要取的报酬。

    “放屁!”

    黄波大怒,“这一截昊天塔身,乃是我黄家的传承,岂会轻易许给外人,休要招摇撞骗,去死!”

    他怒喝一声,手中长剑撒手飞出!

    临之道的传承剑法瞬间出现,君临天下!

    只听这静谧的墓室之中,忽然响起呼啸的风声,仿佛是无垠的狂野之上,卷起了飓风一般。

    这风,撕裂长空,有如狂风,任何东西,到了它的面前,都要被撕得粉碎!

    瞬息之间,有着无上的威严在此刻诞生,有一种上古王者要降临的感觉。

    即使是世间强者,在这天灾一般的飓风面前,也要胆战心惊!

    这一刻,有剑影出现,这一刻,有上古王者诞生。

    这一招临之剑法,黄波数百年苦修,已经是炉火纯青!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子孙,可能会许下承诺,勾引人家进入这墓室之中,让自己来轰杀,不过嘴上,可绝对不能承认。

    那个小孙子趴伏在黄铜瓯旁边装昏,恐怕也是这个目的吧。

    黄渤此时虽然借助子孙的血脉暂时的复活,可是他并不傻,在他的心中,倒是多了几分欣慰。

    几百年下来,黄家的武学虽然不振,但这份心机,倒是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

    林缘冷笑一声。

    “矢口否认,又有何用?你这般强横,当真以为,你的临之剑法,就已经天下无敌了么?”

    林缘嘲讽,这黄波虽然得到临之道的传承,但根本发挥他本身所蕴含的实力。

    在他所看到的梦境之中,无数的武道强者前仆后继,每一位都有着不朽的境界,在其中,林缘更是看到了超越不朽境界的武者。

    这黄波仅仅得到一截临之道的传承,就如此张狂,实在是井底之蛙,未免小觑了天下英雄!

    “那我就让你看看,天下之间,并不只有你的临之道是最厉害的剑法!”

    “好好看着!”

    林缘此时长笑一声,乾坤剑,同样也是脱手飞出!

    诛灭!

    他这一出手,便使出了自身领悟的诛灭剑道,因为之前的领悟,此时的威力更加强大,就算是每一招使出来,其威力都顶的上之前的剑招。

    在黄波头顶之上,剑影浮现间,有一座小塔的塔身出现,在其中沉沉浮浮。

    他的剑道出现,有君临天下之势,剑影之间,自然有无数的上古王者出现。

    林员身上,同样出现紫金色的剑影,但是其中,只有无尽地诛灭,诛天诛地诛人。

    “咚!”

    两者终于相撞,迸射无数的火花,但堪堪,能与这裂风龙牙相当!

    黄波惊呼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数百年内,自己只要使出这一招,便可以绝杀敌人,不是自己的实力多么强悍,二十其中的气势根本不是道魂境界的武者可以抵挡的。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抵挡住!”黄波大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有什么不可能,数百年来,你已经沉寂在自己的强大之下,就算你现在出去了,也不可能是最强的武者。”林缘冷哼一声。

    “况且,你现在之所以可以这样,也是借用了你子孙的力量,早晚,你都会死亡。”林缘再次冷哼,显然对于黄波的自不量力不屑一顾。

    “不可能的,我不会失败的,我筹划这件事情已经数百年,怎么可能失败!”黄渤大吼。

    在他的身上,出现无数的剑道虚影,有王者出现,朝林缘呼啸而至。

    这一股气势,要是普通的道魂境界武者,足以撕裂,但是林缘丝毫不惧,在他的体内,可是有着昊天塔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