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鲜血为引

    “你们不是想靠着我得到传承吗?那么我们就一起进去,不过你们的血……”林缘说完,两道剑光袭向两人。

    “噗!”

    两道鲜血从两人的手臂处传出,瞬间被林缘用两个玉屏收住。

    “我们一起进去,至于其中的临之道传承,我们靠着自身的实力。”林缘淡淡的的笑道。

    “什么!”黄顺孟伟两人大惊。

    “林缘少侠?你!”黄顺终于忍不住惊呼了出来,也不在掩饰。

    “怎么,难道你们不同意,要知道,之前可是你们对我动了杀意。”林缘眉毛一动,顿时出现怒意。

    林缘已经想清楚,是他们先对自己动了歪心思,自己要是不那点利息,还真的以为自己被他们所利用。

    “不是!”黄顺看到林缘脸上的表情,只能低下头。

    林缘点头,而黄顺也没有办法,况且,黄顺这样去做,确实有自己的盘算。

    昊天塔身内的传承,是他黄家崛起的秘密,他自然不会白白地让了给人。

    他原本是处心积虑,想要拜林缘这个他所认为的昊天宗中人为师,但是看到死活也不答应,心中倒是又起了歹意。

    当听说黄顺准备要对付林缘的时候,孟伟的嘴巴里面几乎能塞下一个鸭蛋,目瞪口呆。

    不管林缘是不是昊天宗中人,他的武功是摆在那儿的。

    能够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之中,正面击破黑檀的天地变,这样的武功,黄顺也敢打他的主意。

    “怕什么!富贵险中求!”

    黄顺还是那句话。

    他敢打林缘的主意,自然也是有所倚仗——倚仗的,正是这古墓之中最后的秘密。

    孟伟看着这个侄子,不寒而栗。

    黄家几代,都未曾出现高手,上一代中,就狠了狠心,以种种炼药之术,就培养当时尚在腹中的黄顺。

    他修炼武功的速度,也是超过常人。

    不过,更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阴狠决断的脾气。

    在一日之前,他还想要拜林缘为师,不顾一切地想要搭上昊天宗这条线,但一旦发现不能实现,立刻就起了杀心。

    林缘跟他无冤无仇,黄顺却是看上了他的武功,还有这样的高手,必然带在身上的好处。

    这种狠毒的心思,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

    孟伟一直都很怕这个侄子,听他说得决绝,也只得答应,所以他们两人才定下计划,要将林缘拖入之中。

    “你们也不要觉得委屈,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这一次,你们各凭本事,但是最好不要耍花招,否则,你们的下场就像他!”

    林缘手一指,正是黑檀化作的虚粉,脸上也适时的露出恐怖的面容,再配上气势,确实衣服狠戾的角色。

    “好了,我也知道你们都不是柔者,你也没必要隐藏,你的修为也达到了先天境界的巅峰,在这里也勉强算是一个高手,收你一点血,死不了的。”林缘在剑道黄顺的第一眼便清楚他的境界,只是没有说出来。

    “林缘少侠,我知道!”黄昏没办法,只能这样说道。

    林缘招手,让他们在前面带领,毕竟林缘对此也不是很熟悉,因此只能如此。

    “走吧,这是钥匙,只要打开,穿过一到路口便可以了。”林缘虽然不清楚,但是还是从那个黑檀的诉说之下知道些什么。

    林缘在刚刚穿过这通道的时候,就在考虑自己得到昊天塔身上面的传承问题。

    “林缘少侠,这里就是祖先黄波的墓室所在……”

    黄顺指了指前面的墓室,眼神有些游离。

    “当然,也是先祖的安眠之地。”

    既然是坟,黄波自然也是葬在这里,林缘点了点头,只见黄顺跪在墓室之前,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

    “子孙无能,黄家蒙羞,不得以才来惊动先祖灵枢,还请恕罪……”

    黄顺的口中喃喃自语,又拜了两拜,这才取出一柄匕首,在手腕之上狠狠地割了一刀。

    鲜血瞬间就淌了下来!

    在那墓室之前,有一个黄铜的瓯,放在墓室门前,瞬间,黄顺便将手凑了上去,只见鲜血如丝般淌下,流入那黄铜瓯中。

    要用血将这黄铜瓯填满,这墓室之门,就会打开!

    林缘看了看黄顺那瘦削的身材,也是不由暗暗纳罕。

    虽然这小孩子心性狠毒,但是做事之辣手,确实让人瞠目,他不过只是一介孩童,就算是见过满门覆灭之祸,但哪里来的这股子狠劲?

    他那小小身躯之中,能有多少鲜血,要将这黄铜瓯填满……

    林缘摇了摇头,其实这活儿,最好是孟伟来干,毕竟他武功要高出黄顺许多,身子又壮硕,就论血量,也要比黄顺多上不少。

    不过不知他们是如何商量的,下来的竟然还是黄顺这孩童。

    其实林缘也是很纳罕,黄孟两家的关系,以及为什么他们两家的血,都能用来打开墓室。

    纵然这两家,是叔侄之间的关系,但林缘对术法之学,也是略有所知,知道这血脉传承,大多都只是来自一系。

    要么是父系,要么是母系,如此两族混杂,倒是有些奇怪。

    林缘凝神静气,静静地看着黄昏的血,慢慢地积满了黄铜瓯的一大半。

    如果黄顺真的有什么阴谋,应该就在血满,墓室之门打开之时。

    当年黄波其人,不可小视,但他毕竟也只是道魂境界的高手,能搞出来的动静有限,林缘全神贯注,不敢小觑,盯着那黄铜瓯,太上元始经和紫金色的灵力在紫府之内涌动,却已经都悄然运起。

    自己的体魄虽然已经成就混沌之体,但是林缘也不保证在昊天界内可以为所欲为,因此还是升起了一部分的紫金色灵力保护,虽然薄弱,却也悄然地聚集在身边。

    无论墓室之中有什么,林缘也相信自己能够应付!

    “哼!”

    只听黄顺痛哼一声,手臂软软地垂了下来。

    黄铜瓯中,鲜血已满!

    忽然之间,那黄铜瓯中起了漩涡,一瞬间就将那些鲜血贪婪地吸尽,涓滴不剩!

    林缘吃了一惊,那黄铜瓯的体积不小,装满了鲜血之后,纵然能够漏尽,也不应该是这么快,种种情形,倒像是嗜血的恶魔,一口饮尽鲜血一般!

    只见黄铜瓯的地步,还有少许血痕,散发出狰狞的光亮。

    整个气氛,忽然变得诡异无比!

    与此同时,只听咔咔声响。

    墓室之门,从里面打开了!

    一股恐怖而庞大的气息,霍然涌出!

    “不好,道魂境界的武者!”

    林缘的心中一凛,第一反应就是如此!

    在黄家先祖的墓室之中,居然有道魂境界的高手存在!

    难道说,这黄家的先祖,昊天塔身临之道的继承人,竟然一直未死,而是躲在这坟墓之中么?

    不,不可能。

    林缘摇了摇头,面色凛然,握紧了乾坤剑的剑柄。

    林缘虽然不惧怕道魂境界的武者,但是,对于黄家有着昊天塔身的传承,心中还是有所忌惮。

    毕竟,他自身拥有昊天塔的灵魂和雏形,自然明白他的强大。

    而且,黄家的人,心思深沉,所谋者大,如果有一个道魂境界的武者活着,那也绝不会这么低调的隐藏起来,无论如何,就算只是在方圆万里立足,有一个道魂境界的高手存在,那也比没有要来得好。

    如果黄家的先祖未死,那黄家灭门的事件,也应该不会发生。

    更何况,这墓室之中,传来的强大恐怖气息,蕴含着极强的死气,倒像是死物!

    说起来,跟僵尸或者鬼物,更是相像。

    莫非这黄家,也是弄什么诡异的法子,想要造出厉害的死物守护他们家的传承?

    林缘的心中一动,道魂境界的尸体,其实是很难保存,因为身体中的破坏之力强盛,一旦生机断绝,破坏之力失去控制,早晚会将整个身体全部崩坏,难以留下尸骨。

    但若是道魂境界的高手能够留下尸体,那本身蕴含的天地破坏之力,封住不动,再以秘法推动的话,可以发挥出极为强悍的力量。

    也就是说,黄顺的鲜血,只是激发这先祖尸体的引子?

    在昊天界内,无数的武者,无数的阀门,根本不可思议,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是理所当然。

    况且,昊天界内,天地广阔,不知其大,想要完全的知道或者游览一边,也不知道需要几年或者几十年。

    林缘的目光,扫向倒在黄铜瓯旁边的黄顺,只见他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昏了过去,但林缘的神识扫过他的呼吸和心跳,却发现他其实是醒着的。

    对于一个幼小的孩童来说,放了这么多血,昏迷过去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不过黄顺这个小子,可不能以平常的小孩目之。

    他心志极为坚定,又极阴狠,故意装昏,看来是想要撇清关系。

    不管墓室里面是什么东西,林缘若是死在那东西的手里,他自然最是高兴,若是林缘胜了,他就当做不知。

    所以这种时候,装昏最是明智。

    他哪儿知道,他的心跳呼吸,全在林缘的掌控之中。

    林缘冷笑一声,并不在意。

    他早就料到黄顺必有阴谋,如今见到,反而是放心了。

    墓室之中,能藏什么高手?区区伎俩,岂能暗算得了他林缘?

    吼——

    墓室之中,传来阴沉的嘶吼之声,头顶尘灰,扑簌落下,只见一个黑影,缓缓地从墓室之中走了出来。

    并不像林缘想象的那样,这人的模样,其实倒并不可怖。

    确切的说,是一个黄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