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谋杀林缘

    “你说他轻易破了那臭丫头的剑法,我还不信……如今看来,这人的武功,还在你估计之上……”

    孟伟沉吟捋须,面色僵硬。

    黄顺也是浑身颤抖,他虽然精明,心狠手辣,但毕竟年纪幼小,何曾见过如此厉害的高手,也是不由战栗。

    他们看到这样震撼的一幕,怎么能不心惊,怎么能不震撼。

    “果然我猜得没错,他武功如此高法,又是突然出现,对我们昊天界都不熟悉,一定是昊天宗中人”

    他捏紧了小拳头,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孟伟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应该确实如此……”

    “我一定要拜他为师”黄顺想道,他的面色狂热,挥舞拳头,“重振我黄家家声,那个妖女,我要将她先奸后杀”

    他小小年纪,也不知发育成熟没有,居然出此恶言。

    孟伟苦笑一声,“黄顺侄儿,你也莫要着急,这人既然与黑檀打得不可开交,与我们两家,未必是友非敌啊……”

    黑檀,虽然在黄家建立之后,已经很久未现于世,但是毕竟一直是支持两家,算是他们的盟友。

    如今盟友跟人打了起来,于情于理,他们也该帮忙才是——不过一来他们没这个本事,二来,黄顺也不是这么想法。

    “哼”

    他的鼻子皱了起来,露出厌恶的表情。

    “黑檀,又会是什么好东西了,你忘了祖训之中传下,要我们小心这个老头儿?他分明就是觊觎我们家族的哪一件宝物。”

    “他这么深更半夜,跑到先祖祖坟来这边做什么?还不是想要偷我们的宝物,可恨当初祖先怎么会把墓穴的钥匙交托给他”

    黄孟两家的人,也都不是易与之辈,黑檀此时的心思,他们也看得明白,双方无非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黄孟两家,要靠着这个道魂境界的靠山,谋取利益;而黑檀,就是处心积虑,想要得到昊天塔身。

    “先祖所谋深远,也不是没有道理……”

    孟伟叹了口气,“当初我们两家,高手众多,昊天塔身未曾失传之前,倒是也不惧这黑檀,但是昊天塔身内部的临之道失传之后,我们两家又没有再出道魂境界的高手——黑檀的用处,就大了许多……”

    把进入先祖墓穴的钥匙给了黑檀,就是吊着他,让他出手帮忙,而先祖的设计,又甚是巧妙,但凭钥匙,得不到传承,要黄孟两家的血脉,才能传承。

    而如果黑檀不至,黄孟两家合力,用两家的血一起,也一样能够获得传承。

    不过他也知道子孙不肖,一再强调,说是实力不到,不要开启古墓机关,取得传承——毕竟若是三岁小儿持金过闹市,很容易就被人抢夺,拿出了传承不了的临之道,还不如让它安安心心地藏在古墓之底。

    这先祖黄波,也算是深谋远虑之至。

    后人之中,都只有选择资质极优者,口耳相传,的一部分武技可是要和临之道比起来,还只是一小部分。

    若是无人能学,那就干脆不传,反正古墓之中,有传承的备份,只要有合适的黄孟两家后人,一样可以取得

    “难道是黑檀想要取传承,撞上了林缘,所以两人才打了起来?”

    黄顺不知两人动手的原因,心中猜测不已。

    此时林缘的剑道已出,惊天动地,不但是把围观的黄顺孟伟吓傻了,正对着这辉煌一剑的黑檀,更是魂飞魄散。

    万道剑光,炫人耳目,他根本没有抵挡的余地。

    黑檀的身躯,在剑光风雨中飘摇,就好像是一叶破败的小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一道道的剑光璀璨夺目,根本不是常人可以抵抗,见到领域之内,黑檀横冲直撞,始终出不去这方。

    等到万道剑光合一,散发出天上地下唯我一剑气势的时候,黑檀面色发白,忽然咬牙而立,双脚并拢,仿佛是生根长在地面上一般,脸上黑色的气息浓郁,似乎是知道躲不过这一剑,准备硬抗。

    万道剑影合二为一,毁灭的气息散发。

    林缘爽目微闭,傲然而立,衣袂飘飞,面前一道宏大剑光,直直向前刺去。

    破!

    只见这一道剑光从黑檀当胸穿过,赫然血肉横飞。

    一道黑色的气息冲天而起,却见黑檀浑身血肉全无,变成了一具黑森森的骷髅。

    黄顺远远的看到此幕,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目之中,露出惊恐之色。

    “这就是黑暗知道的最高境界,暗黑天地变”

    黑暗之道,修到极处,身化为黑暗,变幻不定,极为诡异神奇。黄家对这位黑檀特别关注,也留下了记载。

    这黑暗天地变,自身化作黑暗,这一来回之间,可以抵抗一次致命危机,不过,要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

    只见林缘黑檀一剑穿胸,剑光回到手中,重又变作一柄紫金色的乾坤剑,神色依然是淡漠平静,双目不睁,依然是处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之中,对于刚刚重创一个道魂境界高手,浑然没有自觉。

    黑檀此时身化白骨,发出咔咔声响,忽然诡异,地又显出血肉,片刻之间,就恢复如常,只是面色蜡黄,难看无比。

    这一下子,就耗去了他百年的修为,让他此时重创。

    进入道魂境界之后,武功的提升,一方面是境界的提高,另一方面,却也是时间的积累。

    天地灵力,蓄于体内,日复一日,体内的紫府道珠也就越发壮大,力量也就越发浑厚,等爆发再次破碎道珠之时,能够发出的威力也就越大。

    黑檀虽然数百年都未能突破死之道魂境界,但数百年来蓄积的天地灵力,也是非同小可,放在生之道魂境界的武者的武者之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

    林缘刚刚踏入道魂境界,理论上来说,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偏偏就是这个刚刚踏入道魂的少年,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就凭着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打得他落花流水屁滚尿流,这诛戮陷仙,更是逼得他散去百年功力,施黑暗之道的最高境界,——黑暗天地变,这才能逃过一劫。

    但饶是如此,他却来不及心痛,只期望林缘能够发飙完毕,要是再来这样的一剑,那自己可就真的完了。

    黑檀,从来没有这么窝囊和绝望过。

    “这黑暗天地变,倒是救命绝招——不过这黑檀受了这记重创,起码百年之内,不可能再来搞风搞雨,我们倒是可以借机取出先祖留下的传承,看看有没有机会练成……”

    黄顺捏紧了小拳头,目光转向孟伟。

    孟伟心中咯噔一下,面色微变。

    “归来,你想要取出临之道的传承?”

    “废话,昊天塔身的传承,难道你就不想看一看?”

    黄顺不屑地鄙夷了一声。

    昊天塔身,传说桌子红,只要收集齐九截塔身就可以天下无敌的剑法,怎么可能让人不心动?

    黄孟两家,将这塔身藏在古墓之中,一直未曾开启,也是因为自黄家在方圆千里奠定根基之后,再无能够练成临之道的后人,怕有人来抢夺。

    而孟家地处偏远,茫茫昊天界之中,能够知道昊天塔身便藏在孟家的,也没有几人。

    最大的祸患,倒是这个黄孟两家的盟友黑檀,不过先祖对他也早有提防之心,所以才会设定这个古墓机关。

    如今黑檀莫名其妙伤在林缘的剑下,倒是给了黄孟两家后人一个机会。

    “只是……”

    孟伟皱了皱眉头,“黄顺侄儿,我知道你天纵奇才,不过,这临之道博大精深,以你现在的年纪,百年之内,也未必能够将其掌握,到时候若是这黑檀卷土重来,只怕……”

    “怕什么”黄顺冷笑一声,“富贵险中求,我爹娘谨慎了一辈子,还不是被人灭了满门?若无实力,再怎么也是无用,我回孟家庄之前,就已经想得清楚,无论如何,也要传承临之道,学成临之道,才能有自保之力”

    “何况……”

    他顿了一顿,看着那剑道领域之内的无数紫金色包围的林缘,和面露绝望之色,几乎动弹不得的黑檀。

    “我们这位客人的实力,只怕还未到此为止,再有一剑出来的话,只怕我们根本就不用担心黑檀的问题”

    “昊天宗之人,果然是非同凡响”

    “那……那若是他,也想争夺这昊天塔身内的临之道传承怎么办?”孟伟面露惧色,林缘的剑法如此骇人,若他也想要,那就麻烦了。

    这昊天塔身内的传承的名头太大,集齐一套,可以天下无敌,只怕就算是昊天宗中人,也不会放过。

    而且,据他所得到的消息,在昊天宗内,昊天塔身可是被他们所发挥到了极致,更有三截塔身在昊天宗内,也因此可以奠定他们的名气。

    黄顺皱了皱眉头,“他……他怎么会知道我们有昊天塔身?你不用太多担心——倒是要想个办法,让我拜入他的门下……或者是杀了他!”

    他望着林缘变幻莫测的剑法,眼中满是贪婪之意。

    黄顺说完,在他的身上也瞬间闪现出一抹杀意,不过在瞬间,这一抹杀意便消失不见,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黄顺侄儿你!”孟伟看到这一幕,心中也不由得心惊:“那可是昊天宗的人,你不怕他们报复!”

    “报复?你想多了,这林缘此时出来历练,必定是独自一人,我们在这里杀了他,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黄顺脸上布满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