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狼狈黑檀

    黑檀的剑道,反弹而出黑檀猝不及防,被自己的绝招轰中胸口,旋即又被犹若毁天灭地的一剑打得遍体鳞伤,飞身而退,偏偏又被林缘的剑之领域阻挡在内,逃不出这范围之外。

    “哇”

    黑檀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双目发黑。

    这个时候,他是真的怕了。

    跑!

    一定得跑!

    只是这无数的剑道领域,密不透风,又能往哪里跑?

    他的心中,不由涌起了一股凉意,望着林元还半睁半闭的眼眸,面色发黑,牙齿格格打战。

    这个年轻人,依然是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之中。

    也就是说,就算自己死在这里,有可能这少年还根本就不知道。

    这是何等灰心丧气的一件事情。

    但是,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那死在这里的可能性,极大。

    这简直不是人,是怪物。

    谁听说过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之中,还会施展这种诡异的剑法,竟然让人脱身不得的?

    谁听说在顿悟的时候,还在无所顾忌地发出无数的大招。

    也亏得自己练得黑暗之道,可以隐匿在黑暗之中,加上自己皮粗肉厚,换了其他人,刚刚这三招,就算不死,只怕也已经重伤。

    就算是黑檀,现在也是七伤八损,五涝七伤,若不赶紧走,真要死在这无知无识的小子剑下。

    走!

    黑檀怒吼一声,双臂化作无数的剑气黑影,化作两条黑色的长龙,这时候可顾不得什么,压箱底的功夫也拿了出来,转身而遁,冲向剑道领域之中的最薄弱处。

    可惜——

    天底下,武功绝对不会有那么明显的破绽。

    往往,最薄弱处,就是最强之处。

    林缘虽然处于无念无相无色无空的境界之内,但是基本感应还是存在,故意露出的缺口,自然也是有大招相迎。

    黑檀只觉面前一花,那面色如常,眼睛半睁半闭的林缘,却像是幻影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剑光舞动,变化无穷。

    两条黑色的长龙仗恃强横,直扑而上,却被那剑光所引,倒是逗弄得上下翻飞,仿佛是舞龙一般。

    诛戮陷仙!

    天下至强的剑法,对付黑檀的黑暗剑道这种刚猛的功夫,却最是有效。

    以强破力,林缘的剑道早已经超越了他,瞬间已经破去了黑檀拼命逃命的一招,而这炫目的剑光,再一次割破了他身上的衣衫。

    嗤嗤嗤嗤

    只听剑气涌动之声,黑檀身上的麻衣,竟是被林缘的剑光削成了碎片,就彷如蝴蝶,空中乱舞。

    就连黑色的小衣,也一样被剑气扯破,露出黑檀身上白色的肚皮。

    奇耻大辱。

    道魂境界的高手,岂会被人如此戏弄?

    也就是林缘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境界之中,才会发挥出这样如此俏皮的精髓,不求伤人,但求力之极限。

    碎布如蝶,漫天飞舞,煞是好看。

    黑檀,面色铁青,呆立当地,也不知是愤怒还是惊吓。

    而林缘此时的眼神,依然是半睁半闭,他仍然未从顿悟境界之中出来,也未曾脱出无念无想的境界。

    他的剑,又缓缓回收,静静地握在手中。

    这正是林缘这一次的领悟剑道。

    此时,在林缘这一剑之下的起手式下,他忽然感应到一股绝望的情绪,他望着林缘手中的剑,心下凛然。

    林缘的剑诡异飘渺,令黑檀无从可避,况且,在林缘的这一剑之下,她突然之间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这大概是黑檀三百年来,最没来由的一战。

    明明是他自己动了杀机,想要偷袭杀死这个突入顿悟的小子,可是没想到林缘竟然莫名其妙,有无念无想无色无空之境护身。

    这也就罢了——最多一击不中,放手而退也就是了。

    谁知道在他施展一招偷袭之后,这还处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境界中的小子,不但从容避过,还居然会施展出这一套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剑法,将自己团团困住。

    而且,这风雨之中,暗藏杀机。

    自己居然被他的剑道领域所笼罩,令自己想退居都不可能完成,这才是令他郁闷的地方。

    林缘此时所出的剑招,一剑更比一剑强。

    他到现在所出的四剑,就算是正面对战之中遇上,只怕黑檀也要退避三舍。如今他狼狈不堪,衣衫不整,遍体鳞伤,而林缘在连出四剑之后,气势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是越来越盛。

    仿佛,还有更强的一招要发出。

    另外,林缘此时身处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之内,所发挥的实力也不是最强,而是最适合的境界。

    无念无想无色无空,这一个境界很奇妙,进入其中,就算遇到了威胁,也会发挥出相应的实力去抵抗外来的入侵。

    怎么可能!

    黑檀欲哭无泪,面色变得如同苦瓜一般。

    现在这小子处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出剑收剑,全凭本能,自己就算是想要讨饶,也不可得!

    自己是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才会撞上这么一个煞星吧。

    ——无论如何,这小子只是生之道魂境界的武者,他的一些剑法,也不可能无止境地强下去,如今他手握乾坤剑,气势凛然,眼看要发出惊天一击。

    这一定是最后一剑了一定是最后一剑了。

    黑檀安慰着自己,咬牙坚持。

    只要挺过最后一剑,等这小子从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之中恢复过来,自己撒腿就跑。

    可不管什么昊天塔身之类了,只要能活下来,就是赚的。

    他如今心中,倒是贪心尽去,只留下对死亡的恐惧。

    而林缘,却仍然是自顾自地挥剑。

    与其说在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之中,林缘将黑檀当成了敌手,倒不如说,他是在自顾自的练剑。

    这一次的境界,再加上道珠内的领悟,昊天塔的诸多经验,令林缘再次淬炼,有所提升。

    从林缘刚开始的领悟开始,每一剑,都是脱胎换骨,焕然一新。

    而这一式,更是化出万道剑光,合而归一,这要每一道剑光的轨迹和变化,都臻于完美十分艰难。

    若不是林缘如今处于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全靠身体自身,发出最完美的剑势,要想自行推演,也要花上好一番功夫。

    这并不是说林缘不能发挥完整的剑道,而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接近于完美,更加的接近于自然。

    而如今这一番机缘,不但是顿悟剑道境界,更是借着无念无想无色无空之境,配合倒霉的黑檀的攻击,将完美剑意与剑道融合,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诛戮陷仙。四道合一,林缘靠着这样的领悟,完全的化作剑道。

    林缘的攻击,只是停顿了一瞬间。

    旋即,就如同波涛汹涌一般,扑面而来

    黑檀看到面前万道绚烂的剑光,目光之中,满是绝望之色。

    “啊”

    在不远处的高空之上,孟伟和黄顺一起发出惊呼,两人面面相觑,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这样的剑法……”

    他们面色苍白,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孟伟也是紫府境界的武者,至于黄顺,也算是见多识广。

    道魂境界的高手,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虽然这些人都如同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在这昊天界内,尤其是四域纷争之地,也时常见到他们出手。

    但道魂境界的高手出手,哪一次不是惊天动地,谁能想到,就在孟家后院,先祖黄波的墓前,竟然有这么一场道魂境界的大战。

    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来的。

    林缘和黑檀同为道魂高手,自然形迹不露,即使是黑檀故意吹笛子,想要引来两家后人,其实也是巧妙地加了机关,资质不到,都不会被这笛声之声惊醒。

    不过等林缘进入顿悟,又因为黑檀的偷袭展现无念无想无色无空的境界,就顾不上掩饰身形,轰隆隆有如雷鸣,周围草木屋舍,全被卷入,自然是一片狼藉。

    只有不知用什么特殊办法修筑的祖坟,才未曾受到伤损。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要是黄顺、孟伟等人,要是还昏睡不醒,那就真成了猪一样了。

    他们赶到后院,目睹了这一场惊天大战,惊得目瞪口呆。

    这两人倒是没认出来林缘是进入了无念无想的境界,只见他眼睛半睁半闭,意态潇洒,信手挥洒,剑光如风雨笼罩在黑衣男子的头上,却让他无从摆脱。

    而几剑之下,黑檀都是出丑受伤。

    他们感受到了这样的强悍气势,他们在其跟前,就好像蝼蚁一样渺小,那样随意的一剑,便可以击杀他们。

    他们虽然不认得黑檀,但从这一手绝技上,就知道了他的身份来历。

    “此人就应该是数百年前的黑檀道尊,似乎与先祖黄波颇有交情,听说武功深不可测,一身黑暗之道,刀枪不入,黑暗剑道,更是绝世杀招——当初先祖以临之道对敌,也不过是略胜半招而已……”

    “他怎么会如此狼狈?”

    黄顺孟伟两人对视,都是骇然之极。

    他们的先祖是两家第一代的高手,据说也是唯一踏入道魂境界的高手,可惜因为少年时候的暗伤,其寿不永,数百年前很早就去世了,要不然的话,这两家的势力,还能再壮大许多。

    他能够跨入道魂境界的凭借,就是那一一道临之道的传承。

    而这黑檀道尊,也算是一方之霸,当初在自己的先祖黄波的手上输了半招,倒是惺惺相惜,结为好友。

    当初黄家早年往其他地方发展势力,也多得这位黑檀相助,这才能够在其他地方站稳脚跟,创立黄家的基业。

    这位道魂境界的前辈,武功之高,已经是他们想象之外。

    但如今黑檀,却被轻松自如的林缘逼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林缘的实力,到底是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