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嫉妒心起

    紫府之内,无缺的道珠此时也发出嗡嗡的颤抖,就连昊天塔也有些震动,赞同了林缘的砍伐。

    “什么?”

    中年男子面色一变,大为惊异,“这种时候,竟然会有突破?”

    他邀请林缘一同破开黄波的坟墓,取得临之道的传承,其实并未怀着好意。

    其实刚才中年男子开口之时,却也带上了惑人耳目的诱惑,带着极强的诱惑之意,配以昊天塔本身的诱惑力,一般人根本无法摆脱。

    这个少年,虽然是道魂境界的高手,但终究也只是凡人,又岂能抵挡贪念的诱惑?

    谁知道只是一瞬之间,这少年竟然摆脱了心中贪念……身青衣飘拂,在月色之下,竟然有一种飘然出尘的感觉。

    顿悟!

    竟然是顿悟!

    跨入道魂境界之后,武学的增长,更多在于对境界的认识,不然的话,就算积累再久,也始终不得突破。

    顿悟的机缘,并非那么容易获得,这中年男子踏入道魂境界境界数百年,始终未曾有顿悟的机会,于是他老老实实修积了数百年的天地灵气,却是始终没办法突破死之道魂境界。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不顾当年与黄波的交情,也要来谋夺昊天塔身的原因,传说只要聚齐昊天塔,天下无敌,就算是突破不朽境界也不是不可能,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条捷径——~~而且几手是唯一的捷径!

    但就在他的面前,那个少年竟然走进入顿悟的境界。

    他才有多大!

    嫉妒的烈火,在中年男子的心中炽烈燃烧!

    为什么,为什么这小子在一瞬间,就能摆脱贪念的束缚,跨入这顿悟之境?

    林缘心中空明一片,却是借这个机缘,对自身剑道,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对自己的剑心,也是更为坚定,朦朦胧胧之中,仿佛看到了剑道更高一层的境界。

    林缘本身所修就是剑道,剑道为主,道心为辅,两者结合,才成就了林缘。

    因此这一次,林缘勘破道心,令自身的剑法更上一层,领悟的道也更加的清晰。

    他的道是守护,是超越,是无限,因此,林缘现在领悟,就是以剑道超越极限,勘破天地。

    在那一霎那的空灵之中,他的眼中,仿佛看到一个青衣的少年,持剑天地之间,仿佛顽石,巍然不动,天地崩毁,犹自傲然而立。

    一剑出时,天地分割,重定秩序!

    有无上的剑法,可以达到开天辟地的地步,更有剑法,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林缘的心中各种明悟。

    竟然能有这样的剑招,竟然能有这样的境界?

    虽然是林缘自己的感悟,却也未免为之吓了一跳!

    这一剑,林缘领悟,他似乎看到了剑道的终极,那一剑,似乎可以突破天地,连昊天界都可以击杀。

    林缘闹钟,无数的剑道在散发,那一剑朦胧不清,那一剑,似乎是宇宙的极致,只是他如今还挥不出来,但比之之前,却是大大地跨进了一大步。

    此时,就连林缘体内的道珠都在出现无数的见到徐颖,一道道的璀璨光辉出现,那一片星河居然也跟着颤抖起来,似乎要形成一柄神剑。

    剑而有神,剑而有道。

    才是在破灭一切的天地俱灭之后,重定秩序的一剑吧!

    林缘心中若有所悟,铿锵声中,乾坤剑已然出鞘。

    他此时名无,必然要进行一番出招,一道道的剑法在林缘的手上展开,每一剑都在绽放璀璨光辉。

    中年男子的眼中,几手要喷出火来。

    嫉妒是一种很没来由的情绪蝴他明明知道,正是因为自己以贪念,这面前这个少年的心绪,才促进了他的顿悟。

    但是他还是不能容忍。

    人一旦有了**,便有了贪心,便有了极度,一旦萌生,不可收拾。

    中年男子咬丫咬牙,悄悄地走到林缘的身后,突然之间,恶狠狠地朝着他后脑一掌劈去!

    他本来就没想要留着这今年轻人并命。

    就算要一起谋夺昊天塔身,等昊天塔到手之后,他还是会杀了这小子!

    不管这小子是什么来头,他如今的修为,在他的感知中,最多也就是道魂境界的中期,修昂对于他来说,还造不成威胁。

    自己虽然同为道魂境界的武者,但是数百年功力的优势,足以将这初出茅庐的小家伙轰杀至渣!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独吞昊天塔身这一截。

    然后一一集齐昊天塔九层,天下无敌!

    中年男子刚才那一瞬间,是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可惜,只是一瞬,林缘的顿悟,就打破了他的幻想!

    就算这小子不是突破境界,但在那一瞬间,必然也已经摆脱了贪念的束缚,不会轻易堕入他的圈套之中。

    而他年纪轻轻,居然能够顿悟,有突破更高境界的可能,这让中年男子如何能够忍受。

    杀!

    在他心中,忽然泛起这样的想法!

    中年男子叫做黑檀,纵横方圆数万里,自身境界更是生之道魂的巅峰,武道强人,杀伐果断,心中既然起了杀心,就不会留任何余地,转身到林缘身后,就是致命一击!

    锵!

    他的巨掌拍下,眼看就要正中林缘的后脑,却突然感觉到掌心一阵刺痛,仿佛是狠狠地撞上了什么尖锐的东西。

    黑檀道尊,修炼黑暗之道,浑身皮肤坚韧,有如暗黑之墙,发出锵然之声。

    他急急缩手看时,却见林缘依旧立在原地不动,只是不知何时,手中乾坤剑转了过来,剑锋正指着他的方向。

    青衣飘飞,静立月下,林缘的双目微闭,似乎根本没有因为他这一掌而打断顿悟的进程。

    “无念无想无色无空之境!”

    黑檀道尊吃了一惊,脸上的神色,更是扭曲。

    顿悟境界,原本疏于防备,就算自己一掌下去,不能要这个少年的性命,也能够打断他的顿悟,顺便予以重创。

    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极为恶毒。

    但没想到的是,这个青衣少年,居然在顿悟的过程之中,踏入了无念无想无色无空之境!

    传说之中,这是高深的武学境界,只有天才的武者,才能够领悟。

    在武者的修行之中,常常需要一个人冥想,而此时,神思不属,若是有危险袭来,几乎没有防备的能力。

    所以高手闭关,都要找人防守门户,以防有人偷袭。

    但若是掌握了这无念无想无色无空之境,那就大不相同!

    这样的境界,根本男的,更是很少可以进入这样的境界,一旦进入,就算有外物来袭,也不可能伤害。

    他会本能的翻板机,而且自身的实力会更加的强大。

    武者的力量,终究是需要自己掌握,才能出手伤人,但当自己的神思,都在思考别的东西的时候,强悍的身体就成了无主之物。

    这个时候,若是能够体悟无念无想无色无空之境,那受到攻击的时候,就会自然以身体的本能反应进行反击,根本不需要思考,仍然可以发挥出强悍的实力!

    这种情况,倒是跟梦游有些相似。

    控制身体的,全都交给了本能,而这种武者的本能,偏偏又因为经年累月的练习,变得强悍无比!

    有的时候,甚至身体自己能够发出平时清醒时候尚且无法发出的绝招!

    林缘的境界与身体,差不多配合恰当,在这无念无想无色无空境界之中,不会迸发出比自己更强的力量,但却也能够发挥出差不多的实力。

    虽然他刚刚踏入道魂境界,修为上,比之这在黑檀停留了数百年的要差上一筹,但是他武学的反应和见识,却绝不在黑檀之下!

    而且,自身的实力,比之其他道魂境界的武者还要强悍,甚至,可以相战死之道魂境界的武者。

    寻常争斗,黑檀道尊根本奈何不了他!

    只见林缘微闭双目,一柄乾坤剑指东打西,灵巧之至,根本不像是沉浸在顿悟境界中的样子。

    黑檀连续攻出数十招,竟然是连林缘的一点衣角都没沾着,每每都被那长剑逼退。

    他心中郁闷,怪叫连连,一个翻身,落出几丈之外。

    黑檀这一退,林缘的剑,也顿时停住,双手自然垂下,面带微笑,沐浴在月光之下,飘飘然有如神仙中人。

    那黑檀瞬间面色铁青,双掌护胸,鼻翼扇动,主要是因为愤怒,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好小子!你可不要怨我心狠!”

    连攻不下,他动了真怒,双掌连环,喷出一道黑色的气息。

    手上突然之间出现一柄长剑,长剑散发黑色的光芒,散发阴狠的气息,在其中,居然也有着昊天塔的一丝气息。

    “我再怎么说也是见识过昊天塔塔身的武者,在其中也侥幸学习了一些,就算未能完全勘破,但也不是你可以抵挡的。”

    昊天塔的绝招,黑檀竟然是毫不犹豫地使了出来!

    几丈之外,他从容淡定,而林缘仍是淡然而立,似乎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

    紫金色的剑光闪烁不断,林缘在空中绽放璀璨光辉,下面的黑檀此时脸色极度的阴沉,在他的心中,一股愤怒油然而生。

    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很多人仅见一面,就因为一些荒唐可笑的原因,起了杀心。

    黑檀就是如此。

    仅仅是因为嫉妒,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下手。

    更何况,在提及昊天塔身的秘密之后,这个少年虽然一时动容,但很快就进入顿悟境界,显然是不愿意与他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