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临之传承(继续加更)

    林缘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男子此来,也并没有安什么好心思,纯粹是为了贪图人家传下的武学,可惜黄家的先祖,也是防了他一手,虽然是让他保管武学传承,但却只有自己的后人,才能打开机关,获得好处,预先阻住了他的企图。

    林缘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前辈也无法取得临之道的传承,还是要找黄孟两家中人,在下也帮不上什么忙……”

    “非也非也”

    那男子呵呵一笑,摇手道:“要是孟黄任何一家人后人到此,与我配合,以他的血脉,就能打开这古墓机关,获得临之道的传承——那黄家的祖先黄波倒是想得周到。”

    “不过,我潜心推算,却也发现这古墓机关,有一处破绽……”

    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好意思明抢小辈手中的传承,所以这黄波设定的条件,要么是两家后人同时到此,以各自血脉开启机关;要么,是这老者带着钥匙,与任意一家后人到此。

    这两种情况,都可以开启古墓。

    麻衣男子,虽然觊觎这临之道已久,却一直拉不下脸来强取豪夺,直到此次黄家出事,按照当初与黄家祖先的约定,他才赶到此处。

    本来他可以直接去找孟伟,让他们黄孟两家,一起取出传承,这正是黄波当年拜托他的事情。

    可是,他贪心一念蒙蔽,倒是独自一人,先到了这古墓之前。

    虽然以笛音之声,想要引来两家后人,但又刻意提高了乐曲之中的浩渺之意,若不是有极高修为,根本就感应不到这笛之声。

    他自己说是想要挑选这两家之中资质高的后人,但实际上,其实还是不想有人到来。

    没想到,黄波的后人果然是没有出现,倒是引出了一个实力非凡的少年——

    ——林缘

    麻衣男子心中别的一跳,酝酿多年的取传承之法,忽然是在胸中涌起。

    他这才以言语相试,想要与林缘合作,取出古墓之内的传承。

    在他的感念之中,他也知道,在林缘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隐藏的力量,那种力量,就好像猛兽一样,不动还好,一旦爆发,天崩地裂。

    因此,这男子才这样和林缘商量。

    “哦?”

    林缘淡然一笑,却是摇了摇头。

    什么临之道的传承,他虽然也有兴趣,但君子爱武,取之有道,这临之道的传承既然是他们的传承之物,而且又拜托了这麻衣男子,监守自盗,实在是让人齿冷。

    他既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到时候取得传承,他肯不肯如约分享,也是未知之数,与其为了一门可能有些威力的武学花费这番力气,林缘宁肯不要搅入这一团浑水之中。

    况且,林缘自身的修??的修炼一直靠自己,而且林缘自己也一直在说,只有自己的才是最真实的。

    “多谢前辈的好意,不过这临之道的传承,既然是两家传承的道,在下也不便擅取,还请前辈自便。”

    他微一拱手,想要转身离去。

    那麻衣男子却是急了,“慢来慢来你可不要看不起这临之道,我作为道魂境界的武者,在昊天界内虽然不算强者,但也不是弱者,一种道的传承我也不在乎,数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了道魂境界,连我都感兴趣想要的传承,难道会是寻常货色么?”

    林缘的脚步一顿。

    这男子之言,自然也是有诱惑力的。

    作为一个数百年前便是道魂境界的的高手,还对这临之道的传承念念不忘,想必这一路传承,必然有其特殊之处,否则的话,他也不必拉下脸来,跟自己来商量从以前好友的墓中,盗取这传承的事情。

    “当日黄家的人,仗恃着得到的临之道的传承,而且只是一丝,硬生生在这方圆数千里打下一片基业——北域黄家虽然荒僻,却也是金手会龙兴之地,岂容人轻易涉足?”

    “黄家后人,凭着临之道的传承,杀了无数的道魂境界的武者,更越级击败一名死之道魂的武者这才在北域立定脚跟”

    如果真是如此,这临之道的传承,乃是无上的武学无疑。

    看林缘还在犹豫,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跺了跺脚。

    “好吧小兄弟,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

    “这临之道的传承,来历可不简单”

    林缘听他语气慎重,倒是愣了一愣,顿下脚步,只见那男子放下手中的东西,双目炯炯。

    “小兄弟,不管怎么说,昊天界内,昊天塔,你总是听过的吧?”

    林缘的心中,突地一跳。

    昊天塔这个名字,他自然是知道的——甚至,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向孟家的管事打听,可惜那管事也是懵然无知,未曾听过。

    却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听这男子提起。

    “昊天界内,只要得到昊天塔的一截他还说呢,便可独步天下,在昊天界内称尊,如果可以收集齐全部的九层塔身,谁就是真正的天下无敌”

    中年男子,喃喃而语,恍若梦呓。

    这一句话,他一定在心中说过许多次。

    可惜,想要得到昊天塔的一截塔身,并不是轻易的。

    而且,昊天塔的塔身,总共就只有三层,作为昊天界内的至宝,整个昊天界内何其之大,只有九截,想要获得,何其之难。

    这一说法,故老相传,昊天界内的高手心中,倒是极为笃定的事实。

    不过这些年来,昊天塔的传承,一直都未曾现世,所以天下间这风声,也就渐渐地淡了。

    此刻这男子忽然提起昊天塔,难道说,这临之道的传承,跟昊天塔有关系?

    中年男子捕捉到了林缘一瞬间的惊诧。

    他微微一笑。

    “果然,小兄弟你也是听过昊天塔传说的人……”

    昊天塔,是镇压这个昊天界的至宝,虽然没现在被分割开来,但是,就算分开来,每一截的塔身,只要完全发挥出来,都能有惊天劈地的威能——而当这九个塔身合一,天下就无人能敌。

    “这黄家的传承,临之道的传承,是昊天塔的塔身?”

    林缘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中年男子,淡然发问。

    点了点头,“不错,我当日亲眼目睹的昊天塔的一截塔身出世,后来又曾亲自问过一些见过的武者,我至少有九成的把握,这临之道的传承,就是塔身其中的一截——”

    “——临之道的传承”

    林缘思怵,昊天塔,没一截塔身都有着神秘莫测的能力,而每层,都有一种能力,而每一种能力则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八种能力,有着令天地变色的威力。

    而临之道的传承,正是其中的一截,是属于最下一层。

    “如果是其中一截,那么……”

    林缘的心中,却是怦怦直跳。

    昊天塔的塔身,对他的意义,比之对别人的意义来说,都要大上许多。

    别人得到这一截塔身,无非就是令自身的实力大涨,虽然强横,但终究威力有限。

    而且,据林缘得知,就算有人得到塔身,想要参悟其中的奥秘也很难,除非是自身达到了不朽境界的武者,可是,就算如此,想要参悟最后一层也难上加难。

    只有得到了昊天塔的灵魂,这样,才是完整的,对于领悟昊天塔才会发挥至强的作用。

    可若是林缘得了一截塔身——

    ——他已经得到昊天塔的灵魂,如若得到其中的一截塔身,自身的修为和实力绝对会提升,他也从昊天塔传来的消息之中得知,其中可是存储着无数的能量。

    没想到刚刚踏入昊天界内,竟然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机缘。

    “我们该怎么做?”

    林缘强自压抑心中的激动,淡然问道。

    中年男子冷冷一笑,林缘的反应,总算是在他的预料!

    昊天塔身,天下无敌。这个传说,早已不知流传了多少年,而得到昊天塔,也是无数的武者梦寐以求。

    虽然这昊天塔的传说,并没有人亲眼见过,但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当听到昊天塔的消息,无论是谁,也不可能保持锋定!

    即使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就踏入道魂境界,也是一样!

    ……越是这种人,对武学更高境界的渴望,也越发浓厚。

    昊天塔天下无敌的境界,他岂能不动心?

    不过中年案子也没有料到,林缘此时的身上,早已经有了昊天塔的灵魂,因此才会有如此大的兴趣。

    这一截塔身,对他的意义,比之对别人的意义来说,要大上了许多。

    “这一截塔身,此时就在古墓之内,以我的钥匙,可以打开坟墓,进入其中一——……

    中年男子狰狞一笑,对着其中的墓碑,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显得他面色惨白,甚是可怖。

    林缘的心中一凛,想起刚才中年男子墓前吹笛,仿佛是多年故友,但如今这副狰狞表情,似乎是对挖坟之事,全无挂碍。

    千年交情,也不过就是如此罢了。

    林缘叹了口气,从刚才一时的激动情绪丰退了出来。

    这昊天塔的塔身,此时如果是无主之物,他自然毫不犹豫就取了,但如今,乃是黄孟两家的传承,拜托这中年男子守护,自己虽然无关,但若是就这么取了,昧了天日,与自己的道心不合。

    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这素来是林缘自己心中道的神髓所在。

    如果想要这一截塔身,林缘打算以等同的物品交还,而且,这黄孟两家,无非就是需要强大的传承,或者强大的武技剑法,自己可以帮助他们,来换取。

    初入昊天,目眩神迷,一时之间,难免为外物所惑,但如今月清如水,林缘心神一醒,顿时让自己从这贪念之中摆脱出来。

    一时之间,感应月色,林缘心中剑意汹涌,忽然有一种明澈的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