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拜他为师

    “少侠!少侠!”

    这时候他的小主人黄顺也恢复过来,脸上突然留下泪水,拜伏于那老者的背上,泪流满面“我一家人,全被那恶婆娘杀了!求少侠教我武功,让我报仇!”

    他锥心泣血,看上去极为哀戚,让人不由动容。

    林缘瞥了他一眼,淡然一笑。

    “我的武艺,也只是寻常,既然你要投奔叔叔家,想必定有名师教投,不必担心……”

    他在赵国之内,作为最强一人,尚未收徒,又岂会在刚刚踏入昊天界的时候,乱收弟子?

    更何况这黄家的小孩虽然身世可怜但他眉目之间,总有一种虚浮之气。

    林缘经理了如此多的事情,看人虽然说不上一步到位,但也不会差上分毫。

    黄顺一愣,似乎没想到林缘会这么直白的拒绝他虽然阴狠,但终究还是个孩子,一时之间面色略有变化,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怨毒之色。

    林缘眼睛一撇,看在眼中,更是不动声色。

    “少侠!救命之恩,老朽定当粉身碎骨以报!如今此去北域孟家,不过百里之路,可否请少侠到孟家庄,容我们当面致谢?”

    只见黄顺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椎了一堆,那男子会意,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风林缘虽然明白他们此番没什么好友,但是,自己既然牵扯上了,沉吟点头如今他刚刚踏入昊天界内,对外界事物,几乎是懵然无知这一中年一少,邀自己去孟家庄内,定然是另有所图。

    不过这地方地处偏僻,就算是周围潜力范围内,都没有绝强的武力,凭他现在的功夫倒是不惧,正可以打探一下这世界的状况,若他们有什么异动,反手灭之就是。

    而且,林缘也没有想到,在洪荒森林的那一条通道,居然是通向北域,那么,自己的父亲一定来过这里,或许给自己留下了什么信息。

    最主要的是,林缘此时道魂已成,最想见到得到就是自己的父母,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在做什么,连见自己一面都是如此的艰难。

    中年男子和黄顺见他答应交换了一个眼色,甚是欣喜。

    昊天界北域孟家,在林缘的询问之中,他们给出了一个地图,,没想道在昊天界的版图上也是极为荒僻之地。

    不过,却因为此处乃是北域通向其他三域交聚之地,所以从此经过,虽然武学不昌,倒也甚是富庶。

    在方圆数千里,孟家庄庄主,在当地也算得上是英雄人物,有半步道魂境界的修为,又是广纳无数的朋友,在这远离武道中心的地方,也算是一方势力。

    林缘郁闷,他自己所知道的宗门,都是南域的宗门,大抵都是在这昊天界之上活动,传承数千年,势力庞大。

    东西南北?南北四域,被无数的庞大宗门所笼罩,而最强大的一宗门,则是统领了无数的宗门,家族,被人称为昊天宗。

    据说,这个宗门在万年前突然出现,兵奇热通知了整个昊天界,建立昊天宗,宗门之内,有无上阀门,更有昊天塔的三层塔身。

    “昊天宗?”

    林缘听到这个名字,若有所思。

    他现在来到昊天界,虽然目的是为了寻找自己的父母,但是,其中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完全自身,收纳昊天塔的塔身。

    昊天塔在林园的体内,如果林缘想要大道最巅峰,或者超越不朽,必须要凝聚自身紫府,而林园的紫府,天地形成,自然孕育昊天塔。

    刚开始只有形,是天地所承认,到了最后,得道昊天塔灵魂,算是进一步完成,此时如果得到塔身,那么,才算是最完美的。

    林缘从两人口中只得到了这些消息,三人飞掠朝着孟家庄飞去。

    这两人,见识有限,看来更多的消息,还是要到了更大的地方之后,再行查究。

    孟家庄的庄主孟伟,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身穿紫袍,颌下五绺长须,气度不凡。

    他听说侄子逃奔上门,早就急急地迎了出来,看到黄顺憔悴的模样,不由也是痛哭失声,将他紧紧地搂在怀中。

    “好孩子!可苦了你了!到了叔叔这里,什么都不要怕了!”

    叔侄俩抱头痛哭一阵,孟伟这才抬起头来,先是让人安排中年男子下去休息疗伤,然后才跟林缘致谢。

    “林少侠,你见义勇为,救了我家侄子一命,此恩此德,孟某不知该如何报答,还请一定要在庄中小住几日,容孟某款待!”林缘本也想在这孟家庄芒中……探听一此天外世界的讯息”慨微一笑,淡然答应,自然有小厮丫环,领着他跟到客房休息。

    他才一走,孟伟就扯着黄顺,进了后间的密室。

    “归来,东西可曾带了出来?”

    密室门关上,孟伟拉着黄顺的手坐下,双目灼灼,憨厚的外表之下,露出贪婪的神色。

    黄顺本来还稚嫩的脸上瞬间消失,哼了一声,径自坐下,“叔叔问这个就没意思了,我爹娘老命都不要,把我送了出来,还不就是为了这件东西么?若我没带着这件东西,叔叔还能够正眼看我?”

    他刚才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如今倒是词锋如刀。

    孟伟讪讪一笑,双手缩了回来,目光却依旧是闪烁不定。

    “顺儿,这件东西,在你小孩子身上,叔叔不也是不放心么一—倒不如,你先交给叔叔这样我才可以研究起来,如果因此实力强大起来,之后得了好处,叔叔又岂会忘了你?”

    “不必!”

    黄顺冷笑摆手,“老爹老娘也说过,这件东西面前,不论什么亲戚,我知道叔叔武功高强,达到了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而且财雅势大,不过,你也知道我黄顺不是浪得虚名,你若想要好处,这件东西,你最好就少打主意,等最后成功,我们五五分账就是!”

    “是……如……”

    孟伟对这个侄子,似乎还颇为忌惮,他皱了皱眉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黄顺却是咬牙切齿,捏紧了拳头,“如今的关键,倒还不是那件东西,那黑衣婆娘杀我黄家满门,武功之高,简直就是让人不敢置信,若是我们不能先将他除掉,那只怕,什么东西都是没用的……”

    提起那那个黑衣少女,孟伟好像也知道一点,也是苦了一张脸。

    “黄家也不知道怎么招惹了那位少女,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情况,哪位黑衣少女更是达到了紫府后期,虽然我比他境界高,可是看其实力,甚至在我之上,而且她最可怕就是杀人不留情,我们岂是对手?”

    “不可思议的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黄顺似乎想到了什么,冷哼一声,“叔叔,你不是跟传说之中的向家向南大侠颇有交情么?把他请来,以他那手剑法,对付这黑衣少女,难道还会斗不过么?”

    “向家的向南?”

    孟伟皱子皱眉头,“他倒是个好...

    人选,不过……”

    “不过什么?你就说你侄子满门,被人屠灭,如今只余一线血脉,躲在你家之中,那黑衣少女还要上门斩尽杀绝,自己不是对手,所以求他出手————”

    “一一以向南大侠的义气,岂能不帮你的忙?”

    “你要知道,你可是救过他的性命,他怎么可能不来帮你。”黄顺看到叔叔似乎心动,再次说道。

    向家向南,既然有大侠之名,自然是行侠仗义,不会落人身后,若他听说这断章取义的几句话,跟孟伟又有交情,过来帮忙,也自然是应该之事。

    “那倒是。”

    孟伟苦笑,他当然知道此事倒也不难,不过若是日后向南得知真相,少不得要来找自己的麻烦,好在到那时候,他早该得了好处,若是得到那件宝物,这孟家的基业都不在手了,又何惧一个小小的向家向南?

    “只是既然一切都在侄子你的盘算之中,那又何必要把刚才那个姓林的外人带来?”

    “他既然能够胜过那个黑衣少女,绝非籍籍无名之辈,只怕……”

    这林缘来历诡异,武功又高,甚至能够胜过黑衣少女,我干其武功套路,更非北域之人,黄顺将他带入四海山庄之中,似乎是平添了一个变数。

    黄顺似乎知道,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这个姓林的……倒是跟我们无关,不过……”

    他沉吟半晌,脸上也颇有狐疑之色。

    “以我看来,这人的剑法武功,非同小可,,,黄顺自然不知道林缘如今已经踏入道魂境界,但看他力压黑衣少女,却是看得分明。

    虽然只有短短几招,他却可以清楚地看清,林缘的武功修为,还在黑衣少女之上。

    他如此年轻,对天外世界一无所知,就这么凭空出现。

    这个人的身份,必然是不简单!

    “我想要跟他学武依我看来,这人,极有可能就是喜欢说中的昊天宗中人!”

    “昊天宗中人?”

    孟伟骇得不敢置信,“那……那怎么可能,昊天宗之人,怎么会在这种荒僻污秽的地方降临?,、

    “可那还有什么解释?”

    黄顺倔强地抬起头来,“他的武功,才能称得上高深莫测!”

    林缘之前化解黑衣少女的剑法,轻描淡写,黄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我,一定要拜他为师!或者要和他结交好,这样的话……”

    “有了昊天宗的助力,我还能怕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