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无缘无故

    就算是那黄家的孩子脸上,也不由露出了绝望之色。

    他的无数随从仆人已死,黄家满门被屠已经没有人能够救他。

    他感叹世界,本来要一飞冲天的黄家,为何一日惨遭灭门。

    他痛苦地闭目待死,耳边,却忽然出来激烈的金属碰撞之声!

    锵!

    正在这个时候,他们原本以为是死亡之地的黑墙之后竟然突然跳出一个人来,不偏不绮,正落在他们的面前。

    而那黑衣少女的一剑’也正斩向他的头颅!

    林缘!

    这正是通过洪荒森林而来的林缘,他刚刚踏入昊天界,顿时就见面前一道白光,立刻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杀意。

    剑光!飞速的剑光!

    这一剑,倒是与他的一些剑法的意境相仿追求快的真谛。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这一剑吁速笈,已经足以让它成为绝强的一招。

    剑光挥出,人头落地。

    可惜,这一剑的面前,换成了林缘。

    “昊天界内的武者,果然不是弱者。”林缘感叹,从这一剑便已经感受到其中的威力,自然也可以看到了使剑的武者。

    不过,这一剑来的太快,让他无法去组织,只能抵挡,但是,这样的一剑在他的眼中,这一剑却是变得无比缓慢,一切变化,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只见那剑尖颤抖,留下美妙的弧影。

    林缘只是缓缓地抬起自己的手指,屈指成剑,在那剑尖之上,轻轻一点。

    锵!

    这正是黄家的小少爷听到的声音,是林缘的手指,不偏不绮点在那少女剑尖上的声音。

    他霍然睁开眼睛,只见到一袭黑衣少女,迎风轻摆。

    林缘莫名其妙的受到攻击,但是并没有愤怒,反而超前方看去,看啊看这个紫府后期的武者为何攻击自己。

    此时,黑衣少女却是吃了一惊,她退了三步,冷冷地看着林缘。

    刚才那一剑看似轻描淡写,但其实也是她一身功力所聚尤其是连续挥出这么多剑之后,已经到了巅峰之境。

    这一剑挥出,斩人于无形,这青衫少年,竟然能够挡住她的剑光实在是让她讶异无比。

    ‘“你是何人?为何要为这黄家人出头?’,

    她收剑,冷冷询问。

    少女本来就认为自己即将要杀掉他家的杀亲愁人,此时被人挡住,怎么能不愤怒,就差迎剑而上了。

    林缘皱眉,他穿过天边裂缝,莫名其妙就受了这一剑,心中也正是纳闷,回头看时,只见那断臂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小孩儿,面色凄厉,再径四周一扫,竟是肢体不全的尸体在地面上载浮载沉,不由眉头一皱。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面前这冷漠黑衣少女的手笔。

    这样的杀戮,每天都在发生。

    林缘并不知道孰是孰非,更何况是在这昊天界之中,他当然更不想多管闲事不过,在这边的,毕竟只是一个中年男子跟小孩,被这女子杀了这许多人,在观感上,难免会偏向弱势一方。

    “在下只走路过,姑娘请不要误会。”

    林缘拂了拂袖子,收剑而立。

    她看到这样的情况,知道自己卷入了其中,本来跟自己没什么事情,此时却和自己搭上一条线。

    他皱眉,思考了一下。

    ‘“不过,却不知两家有何冤仇,杀到血流成河,连这老弱都不放过,可否请姑娘为在下解惑?”

    他当真并无强要出头之意,不过眼见一个黑衣少女,凶霸霸地要斩一中一少,这种情况之下,若不问上一句,实在也是说不过去。

    林缘的性情,本来就是很少杀戮,别人不热自己,自己也不会击杀其他人,此时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忍不住说道。

    但只是问这一句,黑衣少女的脸上,却已变色,瞬间,在黑衣少女的身上激荡出一股股的杀气。

    ‘“让开,然后,死!’,

    她的口气永远是这么冷冽,林缘苦笑一声,正要解释,却见剑光又一次袭来。

    叮!

    林缘的手上出现一抹剑光,再一次点在那少女的剑尖之上,那少女后退两步,面色如霜。

    “少侠!少侠!”

    那中年男子刚才断臂,痛得死去活来,头脑发晕,如今才反应过来,顿时滚倒在半空之中,连连磕头。

    “求你救救我家少爷一命,老朽之命,早已不堪,不过我家小少爷,乃是黄家最后一人,只求少侠救他!”

    “这位少女,我们和他无冤无仇,居然图灭了我们黄家满门,就是为了得到我们黄家的一件宝物,这样的女子简直无情。”

    他痛苦扭曲,却是频频磕头,就连林缘也不由恻然。

    再看那小孩子,露出一脸痴呆之色,似乎像是被吓坏了的样子。完全是一个弱者。

    林缘皱了皱眉头,光听一面之词,当然是不能立刻做判断,不过这老少二人,看上去确实极为可怜,而对面那位黑衣的少女,却是一言不发,已经是第三剑刺来。

    “姑娘,我与此事,并无关系,只是想问一问……”

    ‘“杀!”

    那女子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用她口中冰冷的杀字,还有手上冰冷的剑。

    “凡是涉及此事,惟杀而已,不必多说!’’

    她的剑法’狠辣快速,别具一格,只听叮叮咚咚之声,在那一瞬间,竟然已经走出了有数十招之多!

    林缘的心中,也不由凛然。

    这样的剑法,极其少见,好像在女子的脸上,永远的试一副无情样子,让人心中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

    这昊天界内,果然是藏龙卧虎,这一个黑衣少女,就有如此神异的剑法。而且,自身更是达到了紫府后期。

    若是赵国的一个寻常的紫府后期的武者在,只怕是一剑也接不下!

    林缘好整以暇,转头看那中年男子,凌空立于海面,显然也已经踏入紫府境界初期,这附近并无多少人,只怕那一路死的黑衣人,也是紫府境界的武者。

    虽然这些人的修为,都不算太高,但那黑衣少女一路杀来,也是让人惊诧。

    这么说来,这黄家的势力,也必不小,这少女其实是单身一人,对上他们这么多人,孰强孰弱,还真是不好判断。

    少女的身上,被杀气所弥漫,无数的剑影升腾而起,在空中都留下了无数的剑痕。

    林缘本想去解释,奈何根本没有什么开口的时间,只能无语的抵挡住。

    这少女实在是并无二话,只是以一柄剑乱戳,林缘也是毫无办法,只得苦笑化解。

    叮当连响,只听少女一气使完剑法,忽然转身便走,林缘正要阻拦,却见她身子一扭,左手剑脱手飞来,风子岳举剑一迎,忽然咦了一声。

    这脱手一剑,倒是有些古怪。

    虽然变化简单,但却有无上剑法的影子在其中,林缘赞叹,不愧是昊天界内,就算是学习的剑法也不是林缘可比的。

    林缘随手化解,伸手一抄,把这柄剑握在手中,抬头看时,却见天边一团黑影杳杳,那少女竟然已经是去得远了。

    一言不合,拔剑杀人,杀人不得,远遁千里。

    林缘苦笑一声,也不知道这样的少女,是什么人教出来的。

    他本无意搅这一场浑水,如今却是不得已陷入其中。

    不过林缘有自己的行事风格,既然插手了这件事,便不会后悔,再说,在这个世界,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林缘并不追击,也不想去追击,按照他的实力,自己要想击杀黑衣少女,早已经击杀,也不必等到现在。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那中年男子手臂断裂,血已经止住,他跪倒在海面之上,丝毫不顾手臂之伤,连连磕头,喜极而泣。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没想到竟然死到临头,还有救星!

    他悄悄地看了看小主人,怪不得游方术士说小主人洪福齐天,必有贵人相救,果然如此!此时所

    小主人如今,已经恢复了之前买的表情,正在纯真的看着面前的林缘,根本没有之前的惊恐模样,脸上的表情,倒纯然像是个孩子,还有一番憨态。

    装得倒是很像。

    中年男子此时想起之前小主人的狠辣,也不由是心中一凛,右臂的伤口之处,又不免火辣辣地痛了起来。

    但他作为黄家的管家,无论小主人对他做些什么,他都不会有什么异议,别说是一只手,就算是把这条命拿去,他也是心甘情愿。

    林缘再次皱了皱眉头,手上升起一抹紫金色的光芒,紫金色的光芒激射道中年男子的手臂之上,围绕着手臂旋转,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紫金色的光芒消失,那双手臂已经结疤,林缘顺手将那老者扶起,丢了一粒药丸给他,这才开口询问。

    “你们是什么人?刚才这女子,为什么要杀你们?”

    在林缘的询问之下,那中年男子渐渐恢复神色,叹了一口气,说出一段悲伤的故事来。

    原来他这位小主人,乃是昊天界北域黄家的唯一血脉,在半月之前,仗义疏财、豪爽好客的琼州的黄家,竟然是被刚才那一个黑衣少女灭门!

    只剩下他们这些仆从,和他一人,护着小主人黄顺……一路向南,逃奔道北域的边缘之中。

    不想半路还是被这个女煞星截住,黄家的几十名仆从全灭,只留下他们主仆二人。

    如今侥幸得生,还是要前往北域的孟家,求投奔小主人黄顺的叔叔孟伟。

    听到一个昊天界内的家族,竟然是被刚才那个黑衣少女一人灭门,林缘也不由心中一凛,再问他们之间到底有何冤仇,老仆却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林缘沉吟片刻,也不再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