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神秘少女

    林缘以生之道魂的实力,闯入昊天界,只要谨慎小心一些,应该是没有太大的危险。

    “至于不朽之境……”

    天云叹了口气,“当初世上,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在恩公的诉说之下,好像真正的不朽境界不是那么多”

    不朽,极难突破。

    “你的父亲就是一位不朽境界的武者!”天云补充道。

    “不朽境界,至于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你父亲说,不朽九重天,每一重天为一个境界,还需要你去自己摸索。”

    “昊天界内,庞大无比,其中更有神秘的各种秘境,宝藏,还有无数强者的目的,那里,才是真正的天地,甚至有些地方连不朽境界的武者都无法进入。”

    林缘心中骇然,“天云太上,这不朽境界的高手,都无法承受这些地方?那些地方到底是如何形成?”

    不朽境界的高手,理论上就是武学之道的巅峰,虽然说再往上,可能还有突破的方向,这却不是他们现在所能了解。

    武者巅峰,尚且不能抵昊天界内的一些力量,这岂不是让人骇然?

    天云微微一笑,“这又算得了什么,人力有时而穷,一个人再强,可以天崩地裂,但种种天灾之下,也未必就能自保,我还听你父亲说,也曾有不朽境界高手被天火流星击死,这才叫死得冤枉……”

    天火流星,从天而降,就是一个巨大的火球,在赵国之中,有时候也能见着,砸在地面之上,会留下巨大的深坑,想必这冲击之力,当真并非一个不朽高手所能承受。

    而且,昊天界内,充斥着神秘的能量,就算是一块石头,倘若充满着能量,也会令所有人震惊,那些能量神秘莫测。

    只是这流星下坠的概率极低,一大高手被流星砸死的事情,确实是有点儿冤枉。

    “再说,进入昊天界内,首先要提升实力,等自身强大了,才会有自己的事情去做。”

    风子岳点了点头,人力有时而穷,这句话他也是明白。

    “对了”

    天云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之间叫住林缘。

    “昊天塔此时只是根基,他的九大主身还存在昊天界内,而你的目标就是寻找到他,融入自身。”

    “恩,我会的。”林缘手心紧握,这件事情,在得到昊天塔灵魂的时候,便知道了。

    现在,他体内的昊天塔出了昊天塔的灵魂,那昊天塔只是虚影,也就是不真实的,虽有其行,但是没有本质。

    昊天塔的每一层塔身,都充满着庞大的能量,得到一层,便可以成为强者,这是很重要的。

    日方中天,碧空如洗。

    就连一丝儿云彩都没有,这是一个干燥的季节。

    海天之际,正在上演着惨烈的??烈的搏杀。

    一条血线,绵延千里,不知从何处起始,却在一堵无边的黑暗之墙面前终结。

    血线的尽头,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女,她穿着黑色的素衣,浑身上下,一无配饰,双手持剑,冷冷而立。

    她的容貌绝美,就如冷冽的冰霜,在日光的照耀之下,显得越发耀眼。

    在她的身后,有不少黑衣残缺的尸体;在她的面前,又有十数个负隅顽抗的黑衣人。

    她的剑尖,闪耀着寒光,微微起伏的胸膛和扇动的鼻翼,显出这一路奔袭杀人的辛劳,但她的脸上,却并无一丝汗迹,双目之中,冷意盎然,就好像是寒冰雕成。

    “把那件东西交出来,然后’死!”

    少女轻轻开口,却仿佛是冷酷的宣判一般。

    她面前的黑衣人,一起变色。

    “你们为了得到那件东西,不惜灭杀我们全门,你们真狠。”带头的黑衣人脸上惨笑,露出愤怒。

    “兄弟们,交出去也是死,不交也是死!我们跟她拼了”’

    为首的黑衣人,忍不住高声呼叫。可惜,当他带剑冲出去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应和。

    没有一个人想死一一同样的,即使是要死了,也没有想要死的得太早。

    那为首的黑衣人冲到黑衣少女面前,却被她一剑斩为两截,惨呼声中,坠入下方。

    “你们这样的家族,本就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东西,那不是你们可以染指的。”黑衣少女轻轻说道。

    “宝物乃是有德之人所得,你们为了得到,大开杀戒,早晚会遭遇报应。”有人站出来,大喝道。

    “宝物有德者居之,可是也要有实力。”少女冰冷的声音淡淡的说道,随后一剑闪烁,蓝色的剑气瞬息之间击杀了站出来的武者。

    “黄家的剑法,也不过如此而已……”

    少女的刻上,并未留下一丝血迹依旧是闪着动人心魄的寒光一一她的剑,跟她的人一样,凛然不可亲近。

    她千里奔袭,追逐到此无非就是要斩草除根。

    黄家满门,终于要死。

    这等了十几年的复仇,却并不让少女感到甘美或者畅快,她只是感觉到一阵很讨厌的灼热这与她舟期寒内力不合。

    宗门之内早就严厉嘱咐,学无情之剑,做无情之人,不可动情。

    但在面对灭门之仇的时候,她依然感觉到有一丝无法控制的情绪从胸中翻腾起来。

    压制住。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以无上无情的大道内力将这种灼热的感觉,彻底地压了下去。

    “把人交出来’然后’死!”

    少女又重复了一遍,往前踏出一步,与此同时,左手的剑又是一挥,轻而易举地斩杀了站在最前面的另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们以沉默来回答。

    他们已经退到了绝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无边的空中之上,竟然出现了一片可怕的黑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有人曾经冒险进入其中查看,却最终血肉模糊地被扔了出来,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难道是天亡他们?

    也正是因为如此,牺牲了一半兄弟的黄家武者,到底也不能带着黄家的小主人脱身在这里,被这煞星一般的少女堵住,无处逃生。

    “杀”’

    少女的樱唇轻启,又吐出一个冷冷的杀字。

    他的身上,被愤怒和杀气所笼罩,令他根本不可能放过他们,一道道的剑光亮起,一位位的武者倒下。

    她的心中充满了愤怒,杀亲纸抽,此时终于爆了,他的心中反而没有高兴,也没有释然。

    无情之剑,把少女的心都变得无情,他要把这些人杀光吗,以弥补自己心中的仇恨。

    她又跨出了一步而面前,又多了两具尸体。

    “小姑娘’我们跟你到底有何冤仇何苦要赶尽杀绝?”’

    在那一群黑衣人中,传来一个中年的哭喊之声在他肩膀上,扛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小孩儿,正恶狠狠地瞪着那黑衣女子。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也不需要明白。,’

    少女的声音极冷,动作也是极冷,转瞬之间,又连杀五人。

    最后残存的几个黑衣人,虽然仍挡在那一中年一少跟前,却全都失去了勇气,在他们眼中,也再没有了生机。

    他们黄家,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剑法。

    这样的剑法,到底出自何方,眼前的少女,看其年龄也就二十岁左右,为何自身的境界那样的可怕,紫府后期警方接,这在他们家族,都是家主级别的。

    “你就算想杀我们,但是至少让我们知道原因,除了那件东西,还有什么。”中年男子嘴中染血。

    收割人命,如割草芥。

    他们所能做的,就是闭目待死。

    嚓!

    嚓嚓!

    剑光闪动,最后的几为武者,也和他们的兄弟一样,坠入地面,变成了一句冰冷的尸体。

    最后剩下的,只有那黑袍的中年男子,和他肩膀上扛着的那个小孩,他的面色惊惶,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

    “女侠,黄家满门都已覆灭,只留这一根独苗,你要杀,就杀我,放过我家小少爷!”

    他应该是一位仆人,不过地位甚高,看他凌空立于空间上,倒是也有一番不凡的艺业。

    少女的脸上,仍然是没有任何表情。

    她只是扬起了右手的剑。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以她冰冷却娇嫩的语声,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让人有些诧异。

    但与此同时,剑光一闪!

    中年男子似乎不想去放弃,怒喝一声,身形暴起,如大雕飞舞,甚是威猛,只是他的武功再高,却也躲不过这夺命的一剑!

    “紫府初期的武者,找死!”少女一声厉喝。

    剑光极快!

    眼看就要及身,要将那中年男子和肩膀上的孩子,同时斩为两段!

    却见那孩子目光一冷,忽然身子一缩,抱住了中年男子的手臂,硬生生往上一抬,正面迎向那一道剑光。

    嗤!

    剑光如练,竟是从那老人五指之间斩入,势如破竹一般斩开他的手掌前臂,乃至肘部,方才完结!

    不过也正是这样,他们躲过了这一剑丧命之危。

    中年男子脸色苍白,惨呼一声,勉强后退,却见那女子沉吟低头,看了看他的断臂,目光又落向他肩膀上的孩子。

    “果然是黄家的后人,从小就如此心狠手辣也难得你竟然能避过我的一剑!不过,少女顿了一顿,语调依然没什么起伏。

    ‘“这一剑,你就必死无疑了。”少女的脸色冰冷,剑光起伏间,有寒冷的剑光闪现。

    她的左手剑忽然撩起,亮出一道无法抵挡的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