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镇压古今

    “每一位仙者都是无敌的……”战罢良久,林缘这样轻语,越是对上古时期的仙者了解,越会有这种感觉。

    “我也是无敌的。”他轻声说道,语气平淡,经过这一战,他的意志与信念更见坚定,难以动摇。

    在九位年轻的无敌仙者的围攻中活下来,这是一种奇迹。

    终于,林缘爆发,身上流动璀璨光辉,终于太上元始经和体内的道珠绽放,已默默的光辉映照天地之间。

    九位无上的仙者消失了,可是无穷天劫与雷光还在,在上方隆隆而鸣,震动苍茫星域。

    林缘屹立苍穹下,平复心绪,而后再次登天而上,他知道天地的惩罚未结束,后面还有危机等待他闯过。

    “杀啊……战吧!冲!”

    一种苍凉的气息迎面扑来,有混沌色的气体流过,像是来到了洪荒宇宙的尽头,见证了太古前的一场神战,金戈铁马,喊杀震天!

    林缘置身于一片浩大的战场中,像是来到了上古前,千军万马奔腾,浩大壮阔,无尽的天兵天将出现,还有一座座古阙、巨殿在混沌雷光中矗立。

    “这是上古时期的毁灭之劫吗,被天地所铭刻?”林缘沉语。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他默默地观看。

    他心中第一时间浮现出这个几个字,心神剧震,仿似真的回到了那个年代,数不清的人形闪电冲来,他们是上古时期的战场。

    这是毁灭世界吗,远方有吼碎日月星辰的混沌神祇,有纵横九天之上的真正金乌,在连天大战!

    壮丽的画卷,不朽的诗篇,是眼前这片战场的真实写照,无以伦比,古人长啸,至尊怒吼,大战到星河崩碎。

    雷霆是毁灭的劫难,那是比林缘所经历的还要恐怖无数倍,根本无法去想象,更无法去描绘。

    一位位无上的强者颠覆生死,全部冲向毁灭的雷劫。

    那一座座宏伟的殿宇,一座座高大雄拔的天阙,巍峨磅礴,落座天穹上。

    仙雾朦胧,混沌气缭绕,古建筑群广袤无垠。

    无数的人在厮杀,在这片天宫巨阙前战斗,所有这一切依然都是闪电所化,充满了神话时代的气韵。

    “杀啊……”

    喊杀震天,四野都是无数的强者,在那边的每一个人,在林园的感受之下,都可以秒杀自己,这是一场旷世大战,林缘拖着疲惫的伤体,被卷了进来,进行最后的征战。

    这是天地所铭刻,在关键的时刻记住,林缘无语,只能默默地看着。

    朱雀横舞九天,展翅星河崩,腾蛇穿苍空,一扫而过,诸星殒落,鲲鹏展翅横击九重天,天崩地裂,这是一场大灭亡似的恐怖景象。

    林缘身在其中,并不避退,他一往无前,只身杀到前方,战血沸腾,挡着披靡。

    林缘闭幕,此时的他心中无数的道痕在衍生,就好像亲身经历这样的战斗,令自身的意志磨练。

    他在这些人之中大战,参与到了这场征伐中,沐浴无数人的鲜血,踏着无量的尸骨前行,寻找自己成道的方向。

    人形闪电,宫阙形的雷光,所有这一切都栩栩如生,宛若真实场景。甚至当一拳轰碎一位强者的头颅时,那鲜血喷洒的景象也是如此的神似。

    “我为何融入其中是如此的强悍,心有多大,天有多大,我的最强是什么?”林缘自语,此时就好像迷茫之中的凡人一样。

    林缘手起刀落,一位位的强者在他的眼前消失,但是林缘并没哟错那个沉思之中回复过来。

    林缘思忖,这些都是天地间曾经出现过的存在吗,被天地以道痕的方式记录下来,想要为后人揭示什么?

    他一路征战,寻找自己的道路,心存无敌信念,上天入地,纵横十万里,惟我独尊,杀到四野茫茫,不见敌手。

    这是一场剧烈的惨战,在千军万马中冲击,林缘刚刚成就道魂而已,就经历了这样一场大劫难似的洗礼,于稳固境界来说,有莫大的好处,升华后进行了一次宝贵的沉淀。

    在林缘的记忆之下,也不知道杀了几天几夜,有可能是三天,也有可能是十天,甚至更久,甚至是一瞬间,林缘杀到精疲力竭,再也见不到人影,脚下尽是伏尸,他只身闯入到了苍穹的最深处。

    无边落叶纷飞,一片又一片,都染着血,带着寒意,更有一种凄凉。

    本来是宫楼琼羽的供电,此时碎裂不看,仙鹤纷飞,无数的祥和,此时消失不见。

    这就是这片世界外的凄景,没有一兵一卒把守,有的只是死寂与宁静,更有辉煌落寞后的万古悲凉。

    劫灰遍地,积累了厚厚一层,虽然也都是领域所化,可是却如此的真实,像是百万年没有人踏入了。

    林缘步履坚定,一步一步走向这苍寂的领域中心,拾阶而上,进入空旷的殿宇内。

    他怀着戒备之心,向那正中心的无上宝座望去,心中顿时一震,那并非为空,有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

    孤身一人独坐,像是承受了万古的寂寞,若隐若无,模模糊糊,宇宙星河围绕他而转动,有一种气吞洪荒宇宙,古往今来独尊的气概。

    那是父亲!

    林缘止步,拖着伤体,立身在最中央的位置,与那暗淡的身影对峙。

    在最中央中,这座殿宇候内,将会有一场震惊古今的旷世大战吗?林缘做好了准备。

    “为什么是他?怎么可能是他?”林缘摇头大吼,不想去相信眼前的事实。

    但是,林缘看了很久,依旧在注视着前方,那道身影,他不曾忘记,也不会忘记。

    “父亲!”

    林缘轻轻地喊了一声,上方的那道身影没有丝毫的神色,眼神冷漠的盯着林缘,在身上,紫色的光华闪烁不断。

    天地的规则在闪烁不断,烙印在他的身上,身上的气息显得如此寒冷,令人不是那样的熟悉。

    “这是假的,不可能的。”林缘轻语。

    “难道必须要经理大战?”林缘沉默,在心中思考。

    这若是他的父亲,被天地所铭刻,而且出现在苍穹的最深处,况且是在这样的地方,必然极度强大,实力不可想象,不然何以能够坐在那个位置上面,林缘又将面临一场生死大考验!

    林缘神色平静,心中镇定,心有无敌之信念,存气吞**八荒之气概,无论是面对谁,他都可从容视之。

    即便真的是无上仙者又如何?他可与之一战!

    可是,对面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个一直在心中有着无上地位的人,林缘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否。

    嘴中,林缘决定,前方的路毕竟是领域,而且,嘴中林缘仔细把握,前方那为,身上的气息和父亲不一样。

    在其中,就算是大道所化,天地所铭刻,但也可以感受血脉的味道,甚至是那一缕冥冥之中的念想。

    可是,林缘没有感受到,他看到的只是冷漠,只是估计,甚至是厌恶。

    林缘心中无惧,唯我独立,这是一种不可动摇的无敌意志。他拖着伤体,向前走去,本以为会与前方的那位一战,然而那道朦胧的光散尽了,并未有什么强者显化出来。

    前面那位“父亲”的身影居然在随风而散,彻底模糊黯淡了下去。

    “他并没有在此地出现过吗?”林缘自语,带着一丝怅然,带着有一丝失望,更有一种遗憾。

    “我所见预示了什么,神秘父亲一缕残缺的意志独守最后的战场吗,最终湮灭了万古悲凉中,我看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缘不知所措,这一次的事情彻底打乱了他的节奏,令他新设都有些不稳。

    她看到了太多,解除了太多,更有他的父亲出现在眼前,怎么能稳定下来。

    林缘体内,灵力都有些错乱,自身更是充斥着无数的紫金色光芒,道珠璀璨,令他无法去安定。

    林缘摇摇晃晃,无数的大道居然要错乱起来,令他大惊,身上气势欺负,要压制住。

    “上古时期,到底发生了什么,无数的强者赴死,无数的雷霆降落,那背后的大手是谁,那父亲又是什么情况?”林缘大吼,头疼欲裂。

    轰!

    突然,一座古朴的九层小塔飞了出来,乃是天地的载体,镇压古今未来!

    昊天塔出现,就冲向林缘的头上,令疯狂的林缘安静下来,道珠和昊天塔剧烈碰撞,同时洒落下一道道仙霞,护住林缘。

    “是它……终于要恢复了吗!”林缘吃惊的望着。

    昊天塔突然出现,照耀在这样的虚空下,本来,接受了天云太上给予的昊天塔灵魂,令昊天塔再次沉寂。

    此时爆发,令天地变色,横击九重天,虚空都要粉碎。

    在这片虚空之内,林缘独立大殿内,其中散发无形的气息令他很难忍受,昊天塔轰击,星域崩溃,一些行星直接粉碎,席卷过的的地方,万物皆碎。

    在这闪电交织的世界,连这样的气息都被摹刻与显化了出来,当真是惊世,昊天塔不断地散发强悍的气息,与虚无之中的气势连续碰撞,剧烈大战。

    一日一夜过去后,叶凡拖着疲惫的身体,头上一座古朴的鼎沉浮,闯过古天庭。

    在这一刻,各种异象纷呈,划破了这片宇宙,可惜除却龙马外没有一个人见证,都是古往今来最恐怖的一些天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