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与谁战斗

    当战到白热化后,林缘露出异色,此人只以一套剑法对战自己,再无其他真义,怎么会如此?

    而他之所以没用变式,是想一争高下,看一看在同一套剑术下孰弱孰强,仙路争雄战,强者进,弱者退,心怀无敌信念者都不会避。

    “与我一般,只使用一套剑法,而且是一模一样的剑法,出了自身的规则和大道不一样,还有自身气血,如果换张连,就连样貌都一样了!”

    林缘大战到现在,觉察到了不对,初时以为是仙路之中的最强者,现在却露出了异色,他在刹那间变招,以其他的剑法去对峙。

    嗡隆!

    苍茫雷海中,无尽混沌深处,一道雄姿挺拔的身影降临,挡住了林缘的剑法,头顶上出现无数的神剑,垂落下亿万缕光辉,茫茫神能动宇宙。

    这是……林缘动容,难道优势一尊仙者来了吗?可是很快他就发现错了,这是一位年轻的至尊,在演化无上剑技,与他针锋相对。

    第二个人出现了,与他大战,另一个人暂时退倒了一边,不再出手。

    轰!

    林缘眸子冷冽,金色电芒刺穿星空,他施展混沌原始经内孕育的剑法,,眉心前闪烁出无数的神剑,射出一道可照亮万古的紫金之光,璀璨夺目。

    太上元始经内不仅仅只有一套剑法,内部包罗万象,无数的剑法在演变,只是林缘的修为没有达到,此时自身突破,无数的剑法更是出现。,

    道魂境界的武者,大战一般都是用自身的大道来进行攻击,自身的灵力仅仅是一个辅助。

    林缘自身大道化作神剑,到竹之内散发无数的剑芒,令天地震颤,道珠颤抖,一头儿上,昊天塔吸收昊天塔的魂魄,此时沉寂,隐约有蓬勃而出之势。

    喀嚓一声,虚空崩溃,雷海避退,这一击称得上是傲古凌今,威力绝伦,身为一个道魂境界有这等表现,堪称绝艳。

    此时两人,都是上古到现在的最强之人,当然,是作为同境界最强之人,两人大战,天崩地裂。

    “锵!”

    对面那个人,不急不缓,背后腾起一柄仙剑,化成一道大龙,腾空而起,斩破古今未来。

    这是无上大道演化的仙剑,是天地所刻画而成,最真实的印记,此剑绝世犀利,攻击力举世无双,划破了永恒!

    林缘此时倒吸冷气,对面这个年轻的仙者所修的剑术出神入化,与他并肩,只强不弱。

    他大战到狂,与此人征伐,连出重手,不换剑术,尽情演化无上的剑术,在绝代巅峰之下升华。

    轰隆!

    当生死对决,达到极尽后,对面的人几乎与他一样,浑身冲出了强烈的血气,弗远不至,气贯日月,霸绝盖世。

    强者,有一个无上的仙者,林缘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停了下来,对面的人也退后了几步,他认真打量那两人。

    上古时期的最强者成道,化作仙者,怎能有这样的强悍,还是说并非年轻仙者?

    在此刻,林缘不敢去想象,这样场景太过震撼,似乎一个个的秘密在向自己展开。

    林缘更加心惊,为这样的上古时期而震撼,他无法去想象,在上古时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强者。

    在他的理解中,整个赵国包括和那么多的武者交战,也从未出现过这样强悍的武者,上古时期难道真的是黄金时代吗?

    在这一瞬间,林缘心中生感,神色顿时一震,他一语不发,运转太上元始经,几乎在一瞬间,那苍穹深处降下第三人。

    轰!

    林缘将太上元始经运转到了极致,向前攻伐,那第三人出手,拦住了他的去路,结果是同样的绝世剑术。

    而且,这个人同样将绝世的剑术运转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将林缘整个人都当成兵器,要控其真身。

    大战剧烈,舍生忘死,两人打到疯狂,林缘收获极大,在与他实力相等,强悍程度一般无二的对决中,他得到了莫大的启示。

    最后时刻,这个人亦冲起紫金色的血气。

    “我在与谁战斗……”

    林缘双目中神光暴射,在这一刻他毫不犹豫的施展另一种剑术,进行征伐,大战第四位出现的年轻强者至尊。

    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一场接一场,一战接一战,林缘每一种秘术都施展了出来,出现一个又一个无上至尊强者。

    虚空雷光霍霍,战气隆隆,杀伐上震九霄,下冲九幽,光耀宇宙。

    林缘浴血而战,收获巨大,每一种剑术都有一个仙者在演化,达到了极限尽头,这对他的益处太大了,难以估量。

    雷声滚滚,欲要将天给崩裂,林缘大战道癫狂,凌兆国的天都变成了紫金色的颜色,他们大战到上空。

    一个接一个的无上至尊仙者出现,不断地和林缘大战,无数的大道法则都在崩裂,剑术璀璨。

    就像是数十个他,各自研究一种剑术,而后与他争雄,进行验证,提升这种道的更深层次的真义。

    “我在与自己战斗吗?!”林缘一招过后,仰望苍宇,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所有的道术都施展完毕。

    四周,一具具健硕的身体,英姿伟岸,各自屹立于一方,将他环绕在中央。

    “是了,都是我自己,并非是上古时期的无上至尊!”林缘此时自语。

    在这一刻,他思忖天劫到底是什么,这天地是否真的有意志,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

    道,先天地而生,宇宙星空摹刻古往今来的各种人杰印记,他出现在了这里,对抗的天劫中出现了自己,并非不可思议。

    “依据我的心念而显化……”林缘洞悉了一些真相。

    他心中有无敌的信念,惟我独尊,始终不动摇,这片虚空因为自身的原因,降下的天劫摹刻最强意志,故此出现了他自己。

    与不同的自己大战,演化每一种剑术,这种妙处难以言表,让他能够更清楚的认识到不足与长处。

    最终,每一具无上的仙者都消散了,没有道痕留下,如飞灰般湮灭。

    这是林缘看清楚的原因,是他自身看透本质,直指大道的孕育,令天地都不能奈何。

    咚!

    林缘并未停止,在苍穹的深处,他同样感受有大机缘存在,他登天而上,一步一步迈进雷海深处,终于在此又遇到了恐怖的大敌,真正的上古时期的无上仙者的年少身姿显化。

    一道、两道、三道……不多不少,整整九道身影,皆无比真实,除面部外,那浓密的发丝,伟岸的躯体,全都是如此的真实,各立一方。

    他们的身上弥漫无数的混沌色,那些气息令周围形成了气场,虚空都在扭去,似乎连时空都改变。

    这一关,终究是到了,没有避过,林缘并没有惧怕,反倒血脉喷张,有一股欲仰天长啸的大战冲动。

    能与真正的上古仙者的年轻时代、同境界一战,林缘在修炼一途上便没有了遗憾!

    “未曾想到,在上古,那么多的无上强者成道,而且在这里显现,来过这里……”

    大战爆发,比之前的大战更为凶险,这个地方乾裂坤崩,鬼哭神嚎,所有的雷劫都被打散了。

    苍穹深处,那些劫雷都有崩碎的迹象,天地旋转,无数的战斗爆发,林缘以一敌九,令无数的人大惊。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难道天都不允许林缘存在。”有人大吼。

    “不甘,我不愿意,我也要成就无上强者。”又有人在大吼,这样的大战刺激了他的神经。

    “一个辉煌的时代过去后,难道万年之后,又要迎来真正的黄金大世。”天云也在注视着上空的大战。

    此时的大战才叫做真正的凶悍,整个赵国都被笼罩,林缘从天上打到地下,山川河流俱都断裂。

    林缘与最强者战斗,雷霆都要被毁灭。

    林缘曾经历过这一切,而今再次面对,经验自然丰富无比,逝我与道我齐出,轮番大战。

    即便如此,他也是险死还生,神禁一出,对面立刻有人达到神禁,还击回来,让日月星河都变色,冠绝天下。

    无敌的法,恐怖的道,此时不断纷呈,林缘自身大道疯狂,此地化作领域,化作一个小世界。

    碧水蓝天,雷霆纷呈,本来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在他们的面前呈现,令他们无语,这是一片神奇的领域,又好像是仙人居住的地方,被天地记下了他们的道痕。

    这一战,本来就是肉身成圣的林缘,再加上修炼混沌之体,林缘居然杀的肉身崩碎,元神四裂,九死一生,面对诸仙者轮番杀伐,上苍这是要磨灭他。

    古往今来,没有一人可以战这么多年轻仙者,就是上古时期也不行,这超出了个体的极限。

    每一位仙者都是无敌的,从来不见两位至强的仙者相遇,也不可能有人一身独压他人,因为被压者不可能为仙。

    这是天地的规则,也是无数的时期所总结的经验,这是不看了改变的。

    每一位至强之人,都是在天地之间留下了种种传说,而此时,这样的大战,林缘根本未曾听说过任何一位强者。

    在这一战中,林缘险死还生,不可能一人独压九帝,活下来就是胜利。

    第一批无上的仙者消失,第二批又出现,显然这片天地不打算方过林缘,已经感受到了威胁,在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手在阻挡,但在其中,那双手似乎也有着顾忌一样。

    最后,林缘**星空中,浑身是血,也不知道粉身碎骨多少次,太上元始经都曾触发,也只能是这样染血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