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那是仙?

    “咚!”

    天云的身体迎击而上,那一抹雷电瞬息之间被红伞,小时的无影无踪。

    “林缘,接着!”

    就在此时,天云的声音响起,在他的手上,一个泛着朦胧紫紫金色的塔形光芒闪耀。

    “那是昊天塔的灵魂,也是他的精华,是而农药我在你成就道魂时交给你,此时,正是时机。”天云传音,只能林缘听到。

    “父亲,昊天塔的灵魂。”林缘呢喃,可是时间根本不容他多加想象,你把苍穹深处的激动就要降落。

    “轰!”

    天云扔出的昊天塔灵魂瞬间朝着林缘的方向而去,但是虚空上,再一次降落一道雷姐朝着天云的方向而去。

    “不要!”

    林缘大吼,根本不古昊天塔的灵魂徐雅婷,朝着天运二区,同事,他的手上一抹紫金色的神华展现,冲向天上的雷霆。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散发一道柔和的气息,击向天云的方向。

    “咚!”

    林缘调用急速,终于赶在了天云之前,那一抹雷欧挺瞬间轰击在了林缘的身上,而林缘那一道柔和的光芒,终于把天云推向宋长青的方向。

    “呼!好险!”

    林缘在成功的一瞬间,脸上露出笑容,而天云的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林缘自身接受雷电的洗礼,自身宁愿受伤也不愿意天云台上被雷劫轰击到,令天云台上无比的细微。

    他值了,他以前看准了林缘,现在依旧看准,本来他也知道,那道雷劫如果轰击到他,最后的结果便是粉身碎骨。

    但是天云没有,林缘也不可能让他受伤。

    “轰!”

    天地轰鸣,苍穹深处突然之间出现一道朦胧的身影,那道身影令人看不清楚模样,但是身上的气息却令人惊骇。

    “真的出现了!”天云大惊,最终颤抖着说道。

    “果然会出现。”林缘也同样说道,盯着眼前的那道身影,战意涌现。

    “那是什么,我怎么在那道身影上面感受到了至尊无上的气息,那是不可战胜的气息。”有人惊呼。

    “那是仙吗?怎么可能此时降落。”更有人猜测,他们无法去想象那道身影为何出现。

    果然,猜想成真,少年仙者出现了!

    每一个逆天任务的存在诞生,每一次的渡劫,都会遭受可怕的大劫,而那种大劫难便是受天地压迫,而产生出无数的上古仙者。

    这些上古仙者并不是普通的仙者,每一位出现的都是位于那个时代的巅峰,是那个时代的最强者。

    当然,此时出现的是少年时期的他们,位于和林缘一样的境界,但是最欧威天地记载而下的无上仙者,他们怎么可能会是弱者。

    这个地方,这在上古时期的赵国,出现过无上仙者,此前有那种气息弥漫,早已预示了这一结果。

    本来还是朦胧的虚影,此时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大起来,那道身影也渐渐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个体魄健硕,身材高挑的年轻人出现,从雷海中而降,发丝浓密,眸子深邃如星空,自然流露着宇内独尊的气概。

    一个人而已,却让整片苍宇都寂静了下来,那雷光分明还在,那闪电亦在交织,可是此人一出现,却让天地仿若静止了。

    这个人除却面部模糊外,眼眸那种深邃,以及发丝的乌黑,还有躯体闪烁的光泽都清晰可见。

    此时,在那道身影的上面,林缘居然感受到了不朽的气息,甚至是仙的气息,那种恐怖,无法预见。

    这样的气息,就算是在自己父亲的身上,也没有感受过,这不是说他的父亲不如眼前的这个男子,而是因为着年轻的少年身上,居然弥漫着不可模拟的气息。

    这一次的年轻仙者是如此的真实,是一位年轻仙者黄金年华时出成圣的真实身姿!

    林缘岿然不动,宛如一块磐石,亦有渊海般的气势,冷漠相对,他要大战这位年轻的仙者。

    也正是因为在见到了更加真实的躯体,他心中大受触动,每一位仙者在年轻的时候都是无敌的,冠绝同阶,所向披靡。

    此时更何况是被天地所铭记的仙者,自身的情况将更会强大,林缘眼中绽放神光,紧紧地盯着。

    他要把这道身影所铭记,更是要记住他的法他的道,以便于自己的悟道。

    林缘成就道魂境界,在古代便是成圣了,充满自信,但却不是自负,尤其是见到真实的仙者年轻时代的身姿,他更加沉稳。

    “此人是谁,居然在苍穹的深处出现,难道在赵国的境内出现过无上的仙者”林缘神色一震。

    仅有一位仙者吗?

    “上古时期的赵国,出现过仙者,难道从古至今只有一位仙者的诞生,上百年,上万年,上百万年,天地之间只出现过一位。”林缘不相信,再次看向前方。

    那人沉默不语,天地形成的规则在他的体内组成,无数的规则大道也在演变,那是天地所赋予他的大强大实力。

    林缘不动,两人便这样对视,两人的眼中都可以看出无上的战意,令天地都在震颤。

    虚空裂缝不断地出现复合,又不断地炸裂,这是两人的气势形成的裂缝,两人具是天地双骄。

    终于,这个人从混沌中来,降落后霸气无双,一拳就打了过来,神威滔天,满头黑发逆乱、舞动起来,其威以初成圣者来说,震古烁今!

    林缘没有惧意,反倒是热血沸腾,能与古之仙者年轻时、同境界一战,还有什么遗憾!?

    “轰!”

    没有什么犹豫,林缘上来就是无数的剑道出现,迎接这位年轻仙者的攻势,以强撼强,以硬碰硬,大战前方那伟岸的身姿。

    绝代巅峰一战!

    这是一场激烈的大碰撞,古来一见,年轻仙者级别的争雄战!

    一位仙者,一个人,他究竟是谁?林缘心中震动,因为在这一刻,在两者大战中,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种磅礴的无敌之势。

    “那一段历史似乎被掩埋,那一段历史似乎凭空消失。”林缘自语。

    既然此时出现,那以前的历史去了那里,是真的消失了还是被人可以掩埋。

    成仙路凭空断绝,万年来无一人早就巅峰地位,是什么原因。

    一时之间,林缘想了很多,也联想到了许许多多的隐秘,他很难猜测。

    轰!

    片刻后,对面那个人黑发乱舞,紫金色血气和混沌色冲霄,铺天而上,壮阔浩瀚,与林缘大战。

    天崩地裂,这个人的身上混沌色的血气冲天,滔滔而上,霸绝天地!

    这是一种绝世恐怖的气息,混沌色的血气将雷海都给冲散了,让混沌都炸开了,此人冠古绝今,屹立在那里,睥睨苍宇。

    他的气势甚至比林缘还要强悍,但是他的战意没有林缘强盛,他是规则组成,布局表情,只是要完成它的目的。

    一个人,一位无上仙者,初登圣人境,也就是道魂境界,展现出了这般神威,在这等境界来说,算得上震古烁今。

    “为什么?”林缘自语,对面的人与他一般,在他的身上,林缘居然看到了诛戮陷仙减肥打的展示,但是却是拳法展现,此人绝对是最强之人,关乎甚大,简直不可想象。

    故老相传,这样的剑法应该只存在于混沌紫金珠内,怎么眼前见到了一个年轻的仙者,而且自身居然也会?

    若是他人在此一定会头皮发麻,这颠覆了认知,打破了常理,开古往今来从未有之盛事。

    “轰!”

    对面个人打了过来,绝代霸气,身体修长强健,黑发乱舞,眸光深邃,像是有亿万星辰在其瞳孔内浮现,可怕无边。

    这是绝代巅峰对决,两个道魂境界的无上强者大战!

    他们以强撼强,以硬撞硬,金色血气震散了雷劫,打的天崩地裂,星域颤抖,绝世骁勇,神威不可挡。

    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气概,一啸星河动,健硕的躯体,飞舞的黑发,冷酷的眸子,旺盛的紫金色血气,可谓气吞山河!

    他们全都挥动无上的拳法剑术,将这一战展动到了绝巅境界,于交战中升华,更趋近于自己的道。

    这是一场天骄的巅峰大战!

    “吼……”

    林缘丝毫不惧,剑术化作拳法,一拳,将一道雷霆粉碎,紫金色拳力滔天,横击三万里,打的四方宇宙剧烈摇颤,像是要崩毁了。

    无双肚饿大道在崩碎,林缘巅峰战,令天地虚空龙都有些承受不住,远方的武者不住的向后面推去。

    他们无法去想象这样的大战在自己的眼中出现,他们更加的净空可以看到无数的大道在大战之中演化。

    对面那个身材高挑、雄姿伟岸的年轻至尊,怡然不惧,同样以无上的拳法剑术回击,粉碎真空,混沌色的血气汹涌澎湃,将前方的无数的雷霆化成齑粉。

    这是年轻至尊级的一战,每一击都强至常人无法想象!

    每一式都千遍万化,蕴含诸多道法,稍有不慎,就是形神俱灭,激烈无比。

    林缘的剑法,是一种至强无敌的剑术,那是混沌内所烟花,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极尽升华,需要一往无前的勇气,心中惟我独尊,这是立足天下无敌的根本所在。

    他们大开大合,拳力惊古今,无敌信念粉碎日月星辰,每一拳落下,都好像有星体颤抖,恐怖滔天。

    远远望去,就好像林缘浑身上下的光芒笼罩住了整片天空,正片赵国都在其中沉浮,让天劫都不再耀眼了,成为了陪衬。

    这是一场旷世惊艳的对决,足以载入赵国的修炼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