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开天辟地

    血肉、碎骨、还是有裂开的金色小人,以及那一块块碎鼎片,竟然交融在一起,在雷海中沉浮,接受锤炼。

    他在铸造无上的根基,将自己散掉的血肉、元神、道珠熔炼为一体,进行了一次让人瞠目结舌的祭炼。

    此时的林缘,自身就好像化作了一座鼎炉,而道珠和意志心神就是他所锤炼的东西,林缘是包围他们,一起经历锤炼。

    此刻,没有什么其他,只有道鸣在响,唯有一个血肉鼎,缭绕着林缘的周围在沉浮,看起来神秘无比。

    “林缘正在进行最后的蜕变,他的道在重组,他的法在恢复。”天云惊叹,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幕,令他此生无憾。

    林缘渡劫,无上劫雷轰然落下,他把自身当做鼎炉,孕育自身的道珠。

    这是一种大毅力,更是一种大彻悟,天地就有如虹路一样,所有的人包含其中,只有超脱,才是真实的。

    林缘自身化鼎,这样一座奇异的鼎,竟挡住了天劫,实现了刹那的永恒,在宇宙虚空中不朽、永生。

    血骨肉、碎元神、道珠碎片,融为一体,这是一种神异的场景,以身铸鼎,成为一部分,若是让常人知晓,一定会瞠目结舌,无法理解。

    而此时却真实的发生了,如此的玄妙。

    大道神音轰鸣,林缘此时若有所感,不自禁的想到了得自混沌紫金珠的一句传说:据说混沌紫金珠也是一位生于混沌之中的无上仙者死亡后所化。

    此话不假,无上的仙者坐化了,元神磨灭了,但是气紫府内部的道珠中却蕴含了他们可照耀万古不朽的神性光辉,始终不灭。

    同一时间,林缘自身醒悟,他所走过某些的路,他相信上古时期有人当经历过,真正的仙者路,皆踩在无敌者脚下,不相同,却有相通处。

    嗡隆!

    剧震发生,这是一次灭顶之灾,是一场最为恐怖的大劫,混沌气沸腾,席卷星海,茫茫混沌神劫降落。

    打破了平静,击穿了雷海,让林缘的身躯炸开,林缘的平衡与不朽遭到破坏。

    而且这一次居然会迷了道珠,令道珠成为齑粉,化为了粉末,与血肉与元神差点被磨成光,散落在混沌中。

    林缘的身躯只剩下紫金色的骨骼在散发无上的符文,太上元始经弥漫周围,令自身不朽。

    肉身成圣,更是帮助了林缘太大的忙,如若不然,林缘恐怕早已经死亡遭这种程度地劫雷之下。

    这是最为惨烈的一刻,这种劫难代表了毁灭,上苍像是要毁掉一切,让成仙路上的一意孤行者成为浮尘,化作云烟。

    然而,在这毁灭之中,亦有一种新生的力量,划破苍茫混沌,从苍宇深处照射下来,这是一种希望的力量。

    林缘没有恐惧,没有焦躁,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一刻,他平静了下来,渡过了这么多劫难,徘徊在死与生之间,该做的都做了,即便灭亡,也没什么可怨了,因为他尽力了。

    “我能渡过去。”

    此时,他生出这样的念头,有了一种预感,在这样恐怖的劫雷之下,幸存后当是另一种劫————开天辟地。

    “开天辟地,代表了毁灭的结束,万物的新生,我与道珠将再生。”

    开天辟地,万物新生,混沌毁灭,天地不存,我心永恒,破而后立,涅槃重生,无限生机。

    一缕缕的大道之音在林园的尾盘象棋,他武道,再次提升,他的新再说恒华,他的道在开发。

    林缘意志愈发的坚定了,道珠已成粉,元神与肉身亦破烂,但却蕴含着生的希望,将发生质变。

    九大道痕绽放无上的生机,天地人,更是三生万物之相,也正是蕴含了新生的力量,一股磅礴的生机自林缘体内孕育。

    混沌茫茫,皆为恐怖的混沌仙雷,浩瀚壮阔,洒满星整片虚空,照耀出万古的辉煌,预示了终极的一种力量。

    从远处遥望,此地就好像在受天地劫难,无数的神雷降落,令此地化作雷海,中央区域,一道人影浑身染血,傲然挺立。

    林缘自身化鼎,却被无数的神雷轰碎,道珠心神皆碎,成为尘埃般的物质,尤其是心神意志化作的小人,宛若一捧金色的沙粒,灿烂而微小,散落四方。

    终于,这浩大的毁灭性混沌天劫过去了,一种生气在弥漫,扩散而来,让人生出希望。

    可林缘却不敢有丝毫放松,这终究是一场大劫,而非真正的生命神辉在弥漫,那是雷光。

    开天辟地劫,肉身成圣劫,无缺道珠劫。

    它驱散了混沌,虽然很可怕,威势浩大,足以将人劈成劫灰,但是却蕴含是了一层生的希望。

    在隆隆声中,林缘仿佛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修复肉身,紫金色小人亦凝聚而成,而后在开天辟地的劫光中孕育自身。

    这场大劫持续的时间格外长,不同以往的雷光,宛若真的在开天,在茫茫雷海中,在林缘的周围,万物初生,花鸟鱼虫,宇宙星辰,神魔人鬼,但凡所想所见,全都在此时成型。

    紫府之内,宛如真正的一片天地在孕育,其中万物衍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轰然之间,再一次的雷电出现,笼罩住林缘的所在,刚刚修复的肉身在此化作碎片一样。

    肉身绽放紫金之光,无数的灵力聚而不散,令所有的武者大惊。

    “杀不死吗?这样的修为,什么样的武者才能击杀。”有武者惊呼,赵国就那样的大,其中最强的也是道魂境界。

    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经历过,生死道魂境界,在他们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那是巅峰的存在。

    “不对,听说到了道魂境界的武者,自身融入天地,自身也就是道,只有击毁他的道方可杀死本人。”有明白的武者解释。

    “咚!”

    林缘的体内升光,有无穷的符文绽放,肉身不朽,心神存在,他就是永恒的存在。

    这是一道道的雷电,不是真正的生灵,鲲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神魔嘶吼,开辟混沌仙土;真龙摆尾,绞碎日月星辰;仙凰怒击,割裂宇宙……

    一片浩大的场景,全都为雷光所化,这是开辟辟地劫,宏大而猛烈,让人灵魂悸动。

    林缘迎头而上,脸上变色,初时以为代表了生机,现在看来却也蕴含着绝大的凶险,那鲲鹏扑击而来,那仙凰振翅,真若击在他的身上,将是一场厄难。

    在这开天辟地劫中,即便是一株草,一条虫,一只雀儿,都是恐怖的,会造成难有估量的杀劫。

    林缘尝试,对抗这些草木花鸟鱼虫等,全都会伴随绝世杀光,非常凶险。

    万物初长,一切皆新生,草木鱼虫,日月星辰,仙凰、白虎皆现,还有呼啸原始天地中的神魔纷呈!

    林缘怔住了,这万物皆现的景象怎是如此的相似,他心念一动,将自身铸造根基的过程放缓,思忖到了道珠上面。

    天地孕育,林缘化作最古朴的三足两耳鼎,当拂去斑驳古痕,擦拭出真身后,上面就是如此,花鸟鱼虫,朱雀麒麟,日月星河,神魔古人等,世间万灵皆显。

    在这一刻,他心中震动,立时开始运作,太上元始经符文凝聚,化做衣服太极图案,在这开天辟地劫中孕育,让它出生。

    林缘自身再次明悟,道珠也逐渐的发生变化,似乎要铭刻了住上面的场景,渐渐地,九道道痕发生变化。

    天地运转,道痕变化,无数的天地之物居然在九道无上道痕上面演变发生,最后一声轰鸣,道珠居然铭刻住了上面的纹路。

    不朽的气息诞生,又一缕不朽进入其中,令林缘此时更具神华,破碎的身躯转瞬间重组。

    林缘血肉破碎了又重组,紫金色的小人亦是如此,盘坐在那里,吞吐开天辟地的雷光,无穷无量,不浪费一分。

    太上元始经绽放的符文瞬间弥漫,整个虚空全部都是紫金色的符文,所有的武者朝着那边看去,眼睛都绽放无数的神采。

    那是道的气息,令他们沉醉在其中,林缘在武道,他们何尝不是在武道。

    正片天地,甚至是赵国之内,稍微超越先天境界的武者,都可以感受到天上弥漫的雷霆和大道。

    距离近的几人,碎玉其中的领悟便更深,所得到的收获也更加的多。

    需控制上,无数的雷电充斥,虚空都在炸裂,可是天地的力量无穷之大,瞬间凌虚空合拢。

    林缘以自身孕育,以自身化鼎,天上的雷霆降落,轰击到他的时候,又转嫁到鼎上,以此为雷光做水“和泥,打造一座古朴的鼎。

    林缘自身不断地重组,道珠也是如此,成为了粉末,但却不死气沉沉,充满了将质变的生机,蕴含了无穷的活力,光华灿灿。

    轰!

    他以神牵引,以血肉温养,以雷霆为火,开始打造,鼎快速的成型。

    这样的变化只是虚幻,林缘把自身想象成鼎,此时他就是一座鼎,虚幻和真实,在林缘的大道之内闪现。

    林缘修炼这么多年,对于自身的根基审看了的明白,更明白太上元始经的重要,故此才这样去做。

    或者可以说是,林缘明悟自身,突然雷霆再现,道珠的碎片在自主复苏,进行了重组,显化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