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是我的人 1

    帝位上的男人虽然年迈,可他毕竟是六国里最大的赢家,他所在的年号,真正的让轩辕从属国变为了这天下的主宰。

    “元谷子。”

    就在众人都将最终的目光倾向轩辕风的时候,他缓缓的开口,目光落在凤九歌的身上。

    “朕,允准你的提议。生祭者,凤九歌!!!带下去,净身!!!!”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他既可以铲除这个凤族的凰女,解了心头多年的忌惮,又可以不必背上杀害亲皇孙的罪名,还借了天下为大的名头。

    崇妃跪在下首,紧紧闭上双眸,她知道,皇帝的心结不会如此轻易打开,莫说是个皇孙,就是亲子又如何。

    “父皇!!!”轩辕傲天以膝代足,跪着爬向龙椅。

    “你若多言一句。”轩辕风警告的眸子已然露出杀意:“老七便一同陪葬!!!!”

    “皇兄,我轩辕国富力强,何须女子生祭?”轩辕良已然年迈,今日众臣子之中,他的位分最高,华贵的宝冠,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可即便如此,还是卑微的跪在轩辕风的脚下。

    “良王叔,此女本就是妖女,天降警示,是上苍的意思,今日若不除妖女,他日,父皇好不容易建立的江山,难道要眼看着败落吗?到那时,皇叔可担得起我轩辕灭国的责任??”轩辕泽言辞巧妙,居然扣了好大一个罪责“还是,良王叔不愿看到我父皇帝座永延??不甘心为人臣子??”

    好一个轩辕泽,此番话一出,众人皆是屏住呼吸,大殿之上万籁俱寂,轩辕良当年匡助女帝凤漪裳,兵败百里,幸而他带兵急速逃到九江关,从此非诏不进天域,否则早就如同南风雪一样的下场,这些年,皇帝心里的龃龉一直在,而且,轩辕风最最忌惮的,还是轩辕良的才能与朝中威望。

    “太子殿下。”轩辕明瀚早就从世子一列中跪倒“陛下逐鹿六国之时,威名赫赫,天下又有谁不臣服,不敬畏的呢?父亲他,只不过是不忍。”

    “世子此话差矣。那妖女腹中是六皇子的骨肉,陛下的亲孙儿,纵然不忍也是陛下,良王的不忍,倒显得陛下无情寡恩了。”容嫔娇俏的抿着唇“陛下这是为了天下苍生牺牲她凤九歌一人,此等胸怀大略,你们可懂?”

    轩辕风赞许的看了看那个年轻貌美的容嫔,总算有些许的悦色“容嫔最得朕心。”

    “别磨蹭了。不就是喂蛇么,我答应了。”古人太麻烦,那个立在轩辕傲天身后的凤九歌,面不改色,依旧淡定沉稳“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六皇子大人此刻内心五味杂陈,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女人还想着谈条件,难道她便这样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吗?

    “凤九歌,当年女帝为了你杀了无数苍生,杀业太重,天理难容。如今以你躯体祭天龙,算你是大义。若你真的生祭,朕可以允你所求。”轩辕风冷冰冰的说。

    九歌从众人之中走出,这天下,她或许不能周全,这一世或许便要这样了解,可她内心深处忽然一种意念油然而生。

    “放了罪奴所里所有的凤族女子!!!生祭的规矩,自我之后,废止!!!”

    “九歌。”那个瘫软无力的碧痕低低轻唤,那个她最最厌恶,一心置之死地的女人,竟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她的。

    可是为什么?

    “你是要护着你凤族的女人?”轩辕风戾气升腾,这些年,任凭谁敢给罪奴所的女子开脱,每一个凤族女子身上给的凄苦,都能让他心里好过一分。

    “是!!!”九歌长身玉立,坚定的点点头“你们都说我是妖女,我无父,无母,无手足,更没有朋友!!好容易有个爱的人,却因为我而受苦。”

    九歌凄苦的勾了勾唇角,仔细想想,她还真的够悲催。

    “我唯一的价值,就是护住凤族的女子,哪怕是用我的鲜血!!!!!”

    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便是和妃那样胆小的女子,也不由得探出头,看着九歌娇弱却挺拔的脊梁。

    金莫儒,金铭,韦霖质子,王孙贵胄,天下良臣名将,所有人都静默的望着那个女子年轻却坚毅的侧颜。

    她,便是传说中要一统四海八荒的女人,她,便是那个传说中女帝唯一的传人,那个再传闻中被妖魔的女子,却甘愿用自己的血和肉,换回自己族人百姓的性命。

    崇妃那双眼眸早已经噙着泪花,她看向那稚嫩的丫头

    多年前,也曾经有一个人,立在城门之上

    “既然兵败,众人都知我是不死之身,但我愿魂飞魄散。”她发丝飞舞,美不胜收,绝望之中,她竟谜一样的展颜微笑“只求你,善待兰芷,放过凤族所有无辜老幼妇孺”

    多少年过去了,那个凄美疏阔的微笑,一直在凤兰芷眼前回放,久久不能忘怀。

    而今眼前的这个女子,恰如当年的女帝,原本以为世上再无人能敌得过她,却不想老天还为凤族留下希望

    “好。朕,答应你。”轩辕风心头微微疼痛,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什么刺痛了他。

    被生生换成生祭的供女,凤九歌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待宰的小猪,洗洗刷刷干净,盖上轻薄的纱,还被人五花大绑成火腿状。

    “别人都不绑,为何她却要绑了?”

    “这个女人鬼主意多,你们绑好了。”那些道童仿佛早就提前接到过某种旨意,这么看来她凤九歌又中了别人的圈套。

    几个道童用竹藤抬着九歌忽忽悠悠便从天殿的甬道上直奔祭坛。九歌透过纱织简单的看到那阵势,想不到有一天,她居然死的这么壮烈!!!

    “九歌,我给你咬断绳子,咱们跑吧。”一个绒毛的小家伙钻进薄纱里,竖起了背毛,原来是灵狐。

    “小狐狸。”九歌感激的眼泪都快掉了,想不到她还有外援,神话里的灵狐都能幻化,有得还能变大,法力无穷,这么想想九歌满眼希冀的问:“你一个人能对付几条蛇?”

    小灵狐一滴大大的冷汗,“灵狐,怕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