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有人视仙院如无物!

    如人参果这等神物,哪怕镇元子以上好的仙玉盒装好,放置久了,也会流失药性。

    所以红麝得到人参果的当天晚上,就服用了人参果。

    直至今日,已然闭关了七天。

    萧遥也就为红麝守关了七天。

    寸步不离。

    只不过萧遥也未闲着。

    这七日内,他把董浊唤至他住处,赐予了他一株得自完美位面的大药。

    这大药药性虽不能与人参果相提并论,可让已是元婴巅峰的董浊借助药性突破至化神期,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自萧遥来到后勤处后,董浊又升官又破境,哪怕他本性再如何贪婪,也应该满足了。

    再者说,若董浊真是一个真小人,更应该清楚,今后打定心思跟着萧遥混,于他而言,只有好处。

    最起码在没有摸清楚萧遥背景的基础上,董浊决不敢与萧遥作对,去步卢至的后尘。

    这一点,董浊清楚,萧遥也清楚。

    所以萧遥连带着那株大药,还将一些得自完美位面的资源委托给了董浊。

    让他破入化神后,将这些大药,神源以及大妖骨骼等资源,分散至九州各地的商行去拍卖,尽量在短时间内变现。

    这些事情,萧遥不是没想过自己去做,只不过他如今的修为委实太低了些,在仙院内,有镇元子坐阵,尚且没有谁敢动他的心思。

    可是出了仙院,以九州内各势力的复杂程度,萧遥若是那样做了,无疑是羊入虎口。

    而让化神境的董浊去做,则可以让风险降到最低。

    七日已过,红麝闭关的屋子内终于传来动静。

    当红麝出关时,红衣还是那红衣,只不过在萧遥看来,如今的红麝和之前相比,几乎已脱胎换骨!

    重瞳乃圣人之眸,哪怕没有开启,萧遥也能看到许多肉体凡胎所看不到的东西。

    如若说原先的红麝只是万里挑一之姿,成仙不难,可想要再往前走,就得看日后的机缘了。

    可服用了人参果之后的红麝,单从其天资而言,已然是大道可期。

    人参果虽未直接提升红麝的修为,却帮助红麝打牢了根基。

    其炼气根基之稳固,连萧遥都望尘莫及。

    这让萧遥不禁有些期待,炼气组的人参果就已有如此功效,那筑基组呢?

    甚至萧遥野心再大一些,金丹组的人参果,萧遥亦不是没有机会争上一争。

    毕竟如今距仙院真正大比,还有足足十一个月的时间。

    “师兄,谢了。”

    虽说大恩不言谢,可相赠人参果这等恩情,道一声谢不为过。

    “你我师兄妹,无须如此见外。”察觉出红麝如今的变化,萧遥打心里高兴。

    就在萧遥准备与红麝好好聊聊的工夫,红麝与萧遥的玉简上,都接到了一道消息。

    待红麝与萧遥一齐赶至玉简上指出的地点后,发现此地早已有人等候。

    除去领头的元明子外,还有许多老熟人。

    出身天河水军的朱重一。

    大衍剑阁,卢剑棠。

    二十八星宿殿,裴霜。

    二郎真君殿,李庭。

    陈塘关,樊镇。

    不动山,魏羡。

    另外两人竟是一对孪生姐妹,萧遥虽不认识,可她们认识萧遥,双方一照面,便都自我介绍了一番。

    孪生姐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饶是萧遥身有重瞳,平常状态下仍分不太清楚。

    只知道姐姐名为许画,拿着的法器极为特殊,竟是一套画笔。

    妹妹名为许音,背后背负着一方古琴。

    此时此刻,除妖联盟中,除去被萧遥重伤的秦风未曾来此,已是全员到齐。

    这让红麝不免有些尴尬。

    可裴霜等人的热情,瞬时让红麝的尴尬消解。

    在得知白骨妖魔就是萧遥后,除妖联盟中人早已输得心服口服,自身技不如人而已,怪不得谁。

    更何况当大比到了最后关头时,

    萧遥褪下白骨骨骼,以一几之力独抗魏羡三人,战而胜之,更是赢得了魏羡等人的尊重。

    在场十人中,唯有朱重一有些放不开。

    不过他就这性子,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刀法上,当他向萧遥挑战,萧遥答应之后,他那稍显面瘫的脸上亦流露出一抹笑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李云飞挣扎了半天起身,怨毒地狠狠看了萧月生一眼,“苍云军听令,给我杀!”

    苍云军内的百战士兵早已蓄势待发,得到命令后更是鱼贯而出,除去看压黑虎军的人手外,其余所有苍云士兵,皆都手持兵戈向萧遥奔来。

    萧遥、萧月生与李宇三人,站在三角,相互间为对方防住后背的空当,面前虽是那数以百计的苍云士兵,竟然也打了个有来有回,不落下风!

    李云飞气极,如若不是因为此处山路过于狭窄,他带来的一千苍云士兵们施展不开手脚,要不然就算萧遥三人都是百人敌,也绝不会是身经百战的苍云士兵们的对手。

    身体上传来的痛楚让李云飞不能再忍了。

    他从怀中拿出仙缘令,对着身后空当处恭敬道:“烦请仙师出手!”

    “去!”

    天际间,有一道寒芒向临海山间疾驰而来。

    萧遥打了个寒颤,把萧月生和李宇推至一旁后,凝神聚气,运至双眼间,终于看清寒芒的真容。

    那赫然是一柄剑光清冽的飞剑!

    飞剑取人头,多么肆意潇洒,只是当这飞剑所想取的是自己的人头时,相信没有谁能开心的起来。

    萧遥也不例外,他纵身一跃,终于躲开了这一记几乎是必杀的飞剑。

    飞剑一击不中,掉了个头,在其主人的操纵下,又朝着萧遥杀去!

    萧遥则已是大汗淋漓,无力再躲,只能眼睁睁看着飞剑疾驰而来。

    “不要!”萧月生眼眶已红,想去将萧遥救下来,却被李宇死死拉住,不是李宇不想救萧遥,而是萧遥那已是必死之局,萧月生去救,只会是送死!

    “萧遥,就算你会些江湖术法又能如何,在仙师面前,还不是得束手就擒!”李云飞大笑着,似乎萧遥就快要死去的消息已经暂时将他身上的苦楚给压了下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萧遥没有什么别的动作,只是坐在那换了口气,体内“气流”再次涌至咽喉处,发出一声奇怪且类似于动物的长啸,传遍山林。

    李云飞不明白萧遥这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为恐生变,急声催促着苍云士兵加快行动。

    但好像,已经有些迟了

    两边丛林间,乃至整座临海山,都有类似于萧遥先前发出的长啸声起,繁茂丛林间的树干不断摇动。

    那柄一往无前的飞剑,在这些此起彼伏的长啸声中竟然开始震荡不停!

    李云飞慌了神,他们一开始也是在山间丛林中埋伏,为何那时他们都没发现,丛林之中竟然还藏着另外一股势力?

    时间来不及了,分割线以后的十二点以后改,再次抱歉,

    从明天开始,更新就能稳定下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