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5 成亲(1)

    韩远今天心十分的好,他终于要把媳妇娶回家了,虽然他依旧是一副面瘫脸,但是夏枫知道表哥很开心,连带着他周围的空去都泛着愉悦的感觉。

    韩远轻松过关斩将来到楚家一楼大厅,等着楚青渊把他的心上人背下来送到他手里。

    下了楼梯,楚青渊就把妹妹放下了,大厅的主位上放着楚江明夫妇的排位,韩远和楚青妍并排站到排位前磕了三个头,然后还是由楚青渊把人背到大门口。

    这会儿趴在哥哥背上的女汉子却是十分的纠结,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姑姑反复交代了她好多遍出门的时候要哭,说是姑娘家要哭嫁,这是习俗。可是,d,她一点儿也不想哭不是,她末世女杀神就没哭过掐大腿靠她才没有自虐倾向

    楚江芬看着一直到被侄子放到轿子里都一声不吭的侄女,既伤感又无语,白叮嘱了。

    等韩远也上了马,楚青渊从姑姑手里接过一盆水泼到了门口,寓意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

    韩远整的排场并不十分浩大,但是就单单他骑的傲雪和那八人抬的轿子就足够村里人惊叹羡慕了。

    前面是吹喜乐的,然后就是他骑着傲雪,傲雪的头上还被戴了一朵大红绸花。他后面是八人抬的喜轿,里面坐着他惦记了这么久的楚青妍。轿子旁边还跟着一个喜婆和窦月,简直比得上官家姐的做派。

    轿子后面只抬了一个箱子,箱子上贴着大红囍字,由两个男子抬着,抬箱子的木棍上同样系着大红花。

    知道楚青妍要嫁给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不祥之子的楚青菊站在围观的人群里,之前的算计全部落空,让她对楚青妍更加嫉恨了。

    本来她又想通了,就算没把楚青妍卖出去,但是嫁给韩远这样一个生而不祥的人,没准儿不用她收拾,楚青妍自己就能被克死,而且一个穷猎户能有什么钱,婚宴肯定也很寒酸,所以她今天是特意回来看楚青妍的笑话的。

    但是现在看着那矫健的骏马,富人家才做的起的轿子,她嫉妒极了,又不甘心,不过看着轿子后面那孤零零十分扎眼的一个嫁妆箱子,她又有些平衡了。看起来风光有什么用,还不是内里穷酸的不得了真是会装

    其实韩远给的聘礼加上楚青渊给妹妹准备的嫁妆虽然并不是多么多而贵重,在这么一个乡下的村子人们的眼里应该也是可观的很。

    但是已经决定以后会住在楚家这边,所以就没有把嫁妆都抬上,只抬了一个箱子装着着楚青妍回门之前这三天要穿的衣服和要用的东西,来做做样子。

    楚青妍坐在轿子里,感觉饿坏了,想也不想的直接把手里的苹果嚼吧嚼吧吃了,然后又从空间里拿了一些西红柿黄瓜之类的出来填肚子,她决定以后要在空间里多备些能随时拿出来吃的东西,现在里面除了粮食就是粮食,那个没法直接吃啊。

    火焰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楚青妍的腿上,两边的胡须抖了抖。

    “吱吱吱”主人,你怎么把平安果吃了姑姑不是说那个要一直在手里捧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