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离情别绪

    陆执隐的马车就停在门口,他扶着马车边沿站在旁边等着弓玫儿。将军府的大门打开,弓玫儿只身一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陆执隐上前问道:“你没有东西吗?”

    弓玫儿摇了摇头,她的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刚刚流过眼泪,陆执隐也不多问,撩开马车的帘子,说道:“玫儿姑娘快进去吧。”

    陆执隐是个绅士,这点确实不可否认,他知道弓玫儿此刻心里必定有些难过,于是自己坐在了马车外面,不去打搅弓玫儿。

    “玫儿姑娘坐稳了,要出发了。”

    陆执隐的声音传了进来,弓玫儿说了声“好。”,然后马车便转了个弯,朝陆府的方向走了。弓玫儿撩开马车后面的窗帘,她离将军府越来越远,那个偌大的将军府越变越小,最终消失不见。她喃喃道:“九少爷,再见。可儿姐姐,再见。”

    不知是陆府距离将军府太远了还是怎的,弓玫儿觉得这段路程极其的长。

    马车停了,陆执隐扶着弓玫儿下了马车。陆府的一切都简约而朴素,院子里只种植一些中草药。与将军府的奢华形成鲜明的对比。陆执隐带弓玫儿来了一个院子,在院门口,弓玫儿抬头,只见院门上方写着三个大字:暮雪斋。

    “玫儿姑娘,以后这个院子,便是你的了。”陆执隐说道。

    弓玫儿有些震惊,急忙拒绝道:“不,不……这怎么行呢,我不过是个奴婢……”

    “玫儿姑娘。”陆执隐将食指轻轻贴在了弓玫儿的嘴唇上,打断了她的话,“你既然跟我来了陆府,就再也不是奴婢了。”

    “可是,我……”

    “玫儿姑娘,你可否请我去你的暮雪斋里坐坐?”陆执隐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弓玫儿愣了一下,笑了笑,说道:“陆公子请。”。这是陆执隐的好意,她岂能驳回?

    这院子并不是很大,只有三个房间而已,具有陆府的简约朴素风。院子里有一个秋千,旁边有一颗大树。整个院子清新雅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玫儿姑娘,东边那一间正房,是你的房间,进去看看吧。”陆执隐指了指东边的第一间房,对弓玫儿说道。虽然这屋子是陆执隐布置的,但给了弓玫儿之后,就是弓玫儿的闺房了,教养良好的他,从不会随便进一个未出阁女子的闺房。

    弓玫儿点了点头,独自走进了东正房。房间也并不太大,但足够她居住了。房间里家具并不多,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东西都摆放的极其整齐,弓玫儿先是摸了摸桌子,又走到里屋,摸了摸床单,虽然简朴,却是很舒服的面料。然后她打开了衣柜,里面竟然放满了女人穿的衣裳,也都是很朴素的颜色,这都是陆执隐专门为她而准备的。

    弓玫儿走出房间,陆执隐就在门口等着她,一见她出来了,他便问道:“玫儿姑娘可还满意。”

    “满意,谢过陆公子了,我很喜欢。”

    “陆府的丫头并不多,所以我暂时只能给你分配一个丫头,晚上的时候我会让上一次伺候过你的赵杏儿来暮雪斋。我的薄阳轩就是你一出院门往东看到的第一个院子,有事的话,你来找我。”

    “陆公子不必麻烦了,我只要有杏儿姑娘来给我做个伴就够了,以后也不必再添置新的丫头了。”

    弓玫儿是个喜欢清静的人,陆府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很舒服,若是丫头多了,才叫她浑身不自在呢。陆执隐似乎懂得了她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便只让赵杏儿来与你作伴。一路上舟车劳顿,想必玫儿姑娘也累了吧,我先告退了,玫儿姑娘若是有什么需要,记得来薄阳轩找我。还有,今日中午,我会来陪姑娘吃饭。”

    说罢陆执隐便离开了暮雪斋。弓玫儿一个人走回房间,她先是坐在床沿上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从怀中掏出不久前九少爷塞给她的蒲扇和卖身契。明明事情发生才不过一个时辰,可弓玫儿已经觉得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放眼看去,已经不再是谢落斋的景象了。弓玫儿放在腿上的手背感受到了一滴又一滴温热的液体,不是这个房间在漏雨,是弓玫儿的心里,再也没有了避雨的屋檐罢了。

    弓玫儿所思念的谢落斋,此时又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众多丫头都聚在院子门口,爬高上低的准备取下门头的那块写着谢落斋的匾额。九少爷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的与陈小玉切磋着棋艺。

    “呀,九少爷,你输了。”陈小玉忽然惊叫一声,九少爷才发现自己已经输了。

    “九少爷准备怎么奖赏小玉呢?”陈小玉一句接一句的说道。

    九少爷并不理会她,扭头看着门口终于被丫头们取下来的匾额,嘴里念叨着:“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九少爷在说什么,小玉听不懂呢。”陈小玉仍不放弃,继续说道。

    九少爷却还是没听见她的话,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对门口的丫头喊道:“这块匾额就扔出去吧,再去给本少爷做一块新的匾额,就叫三秋斋。从此以后,这世间再无谢落斋!”

    陈小玉握紧了拳头,心中暗暗生气,但她不是生九少爷的气,而是生弓玫儿的气。她气急败坏的喃喃自语道:“弓玫儿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再见到你,真是个妖媚惑主的贱人,人都走了,还想要勾走九少爷的心……”

    “你说什么?”

    九少爷忽然回头问道,打断了陈小玉的话。

    “没,没什么啊……”

    陈小玉这下更气了,怎么哪句九少爷都没听见,偏偏就要听见这句!

    九少爷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又转过头去。他方才似乎听到了弓玫儿的名字,那个曾经令他欢喜令他抓狂,却已经消失在他生命里的名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