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0章 清者自清

    岂不是说,你和珅不爱别的,只爱银子?

    乾隆皇帝虽未出口,可和珅已经明明白白,心底一阵发搐:“该死的荣王府,这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之中么?”

    和珅低着脑袋正发愁之际,斜眼一瞧便发现纪晓岚幸灾乐祸的模样,心中怨气冲天,一时间硬着头皮,颇有一副同归于尽的样子。

    “皇上,奴才五十万两虽多,可同纪大人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臣愿举报,举报纪大人可是受贿了荣王府一麻袋的银子!”

    “一麻袋的银子?”

    不止乾隆皇帝瞪大了眼睛,就是纪晓岚直愣愣的差点没一头栽地上,扶着额头看怪物一样看着单手指着他的和珅。

    “纪晓岚,和珅说的可是实情?”

    乾清宫,乾隆不可置信,纪晓岚可是出了名的清廉,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岂是浪得虚名?倘若真是,那他这个皇帝可就真瞎了眼睛,沦为天下人笑柄。

    想到一世英名将要毁于一旦,乾隆龙眼喷火,仿佛要吃人似的。

    和珅瞧见了,终于敢挺直腰板了,也终于轮到他幸灾乐祸了,嘴角咧的能塞下一张大饼。

    “天塌了有高个子盯着,此话诚不欺我!”

    其余跪在地上请罪的大臣,一个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乐呵呵的瞧着站在最前面的两个中堂大人,无处松了一口气,互相对视一眼,都在互相勉励。

    纪晓岚感知身上有不少灼热,也不慌张,反倒是慢里斯条道:“皇上,和大人是诬告,臣未曾收到,也未曾见过一麻袋的银票,不过……”

    纪晓岚从怀中的取出一物,在鼻口嗅了嗅道:“银票是没见,倒是一麻袋的小兰花还是有的,臣有罪,私收贿赂,按大清律法,臣愿意领罪。”

    “小兰花?”

    乾隆皇帝瞅着纪晓岚从烟袋里掏出来的烟丝,狠狠瞪了一眼和珅,没好气道:“那根据大清律法,纪晓岚,你该受什么处罚才好?”

    “回皇上,按照大清律法,凡是受贿超过一百两银子以上,轻者都是要受刑仗的,重则罚俸罢官,倘若是受贿万两以上的,那则是拉出去杀头的。”

    纪晓岚一边说着,一边面露同情的盯着和珅,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脑袋缩了缩,又沉闷的低下头颅委屈道:“至于臣么,一麻袋小兰花,顶多也就五两银子还不到,口头警告都算是重的了!”

    “纪,纪晓岚,你怎么能为自己如此开脱,皇上,纪大人这明显就是袒护他自己啊!再说,怎么可能是一麻袋烟草,所有的家奴都亲眼看到了,那是一麻袋的银票!”

    和珅跳了起来,指着纪晓岚的身子一个劲儿颤抖,恨不得此时就挖开他纪晓岚的心瞧瞧,到底是黑是红!

    他又环顾一圈,急急道:“各位大人,你们倒是说句话呐,当初你们的家仆可是也在现场的!”

    跪在地上的大臣,本以为没他们什么事了,正神游天际呢,没成想浩劫依旧该来的总不会迟到。

    “皇上,确实如和大人人所说,奴才家奴也曾说起,荣王府送给纪大人的一麻袋的银票,为此奴才都惊愕了好长时间。”

    “是啊,皇上,同福长安大人说的一样,微臣家奴也是这般说,奴才都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时间,跪在地上的大臣全都揉着红彤彤的眼眶,声泪俱下。

    “皇上,此事也不难呐,只要皇上派人去臣家里搜,将那麻袋拿来,臣愿与各位大臣当面对质!”

    纪晓岚精光一闪,猛然间兴致勃勃,带着讨好的笑容请求道。

    眼看纪晓岚这般信誓旦旦,乾隆皇帝心下嘀咕,量他也不敢欺君罔上,不由信了九分,摆了摆手一副大度的模样道:“纪爱卿忠于朝廷,服务黎民百姓,口碑向来不错,朕岂能怀疑爱卿的人品,既然爱卿说是烟草那便一定是烟草,再说,全天下谁不知你纪晓岚独爱小兰花,投其所好,就是朕,也一定会送你一麻袋小兰花。”

    乾隆说了这般多,纪晓岚明明感动的一塌糊涂,可依旧不依不饶道:“皇上,此事就是皇上信了,可诸位大臣心中恐有众多不服,不如还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请皇上下旨,让杜小月将麻袋拿于殿堂之上,也好堵住悠悠之口。”

    “不服?朕亲口说你无罪,谁敢不服?”

    隆隆的圣音带着腔火,席卷着大小官员的耳朵,这一刻他们的头颅更低了些。

    “可是……皇上,臣觉得还是不妥,不如这样好了,等下了朝,请皇上派个公公同微臣一块儿回家瞧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微臣不愿背负盛名之下,传出半点的污点。”

    纪晓岚仰了仰脖子,清风徐徐,居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光芒四射,朝气蓬勃,和珅都被这光芒晃得眼睛都睁不开。

    乾隆皇帝苦笑,看着纪晓岚打破头也要自清的模样,摇了摇头,终究无奈对着身边的老太监道:“高不成,朝会结束你陪纪大人走一遭,看到什么都据实了回来禀报!”

    “扎……”

    “微臣多谢皇上!”

    纪晓岚激动不已的跪在地上,深深的磕着脑袋,一双手握紧了拳头,显得众志成城,连朝中大臣都为他这副心怀而敬佩不已,投去崇敬的目光。

    和珅干巴巴的看着,嘴巴也是也来越苦涩,最终与吃了黄连一样,脸色都煞白,尤是乾隆将目光定格在他的身上。

    “皇上,奴才有……”

    和珅正准备请罪时,脑海乱转,脑汁飞扬,精光爆目,霎时间想到了脱身之计。

    “有什么?”

    “回皇上,奴才有事启奏!”

    和珅见乾隆示意他说,于是抿了抿干裂的嘴唇道:“奴才收到的五十万两银票,非是荣王府贿赂,而是让奴才代交的议罪银啊!”

    “议罪银?”

    乾隆皇帝双眼夺目,不由惊呼出来。

    这也怨不得皇上如此吃惊,此时正讨论受贿之事,可若是议罪银的话,那他这个皇上可就脱不了干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