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异想天开

    “我觉得父亲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毕竟项央不是单纯的寒门子弟,他的武功已经超凡入圣,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

    第五先君面对父亲的不满,先是惴惴不安的看了左右一眼,见到自己的兄弟叔伯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咬咬牙说道。

    自宁珂于神州一线天争夺神捕之位失败,回返第五家族后,家族的人便发现了这个女人与以往截然不同之处。

    过去的宁珂,虽然姿容秀丽,但面如冰霜,性子清冷,仿佛没有感情的机器,令人敬而远之。

    再加上她武功高强,很少有人愿意和她相处,纵然亲人也不例外。

    不过自从宁珂回来后,性子便温软许多,虽然依旧不通人情,但已经很好说话,偶尔也会露出小女儿姿态,甚至莫名其妙的脸红,令得第五种奇等人十分意外与好奇。

    直到第五醉容某次和自己的兄长第五种奇沟通,才说出女儿宁珂与这次争夺神捕之位的最大赢家项央有了感情,两人不说私定终身,但也是非对方不可。

    冰山被融化,内中的火热简直无法阻挡,其敢爱敢恨,对于自己和项央的感情,毫不遮掩,一早就告诉自己的母亲第五醉容,间接的被第五家族得知。。

    宁珂虽然不是第五家族的直系女儿,但也有着极深的亲缘关系,家族甚至已经暗暗在为她挑选家世非凡,品性优良的夫婿,如此情况下,就让第五家族的很不高兴了。

    当年的第五醉容被长辈们宠坏,不谙世事,被外头别有用心之人欺骗有情可原,但宁珂乃是家族一力教导培养,身世坎坷,且经历过不少世事,心性成熟之人,怎么如此草率

    好在项央并非是籍籍无名之辈,其成就也让第五家族中人无话可说,便也暗暗应承下来,等着项央来相州商议解决此事。

    至于如何应对项央,家族之内有多种意见。

    比较不和善,异想天开的,就是第五种奇,按照他的意思,我第五家族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祖先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绝顶之人,体内留有高贵的血脉。

    项央虽然是证道武者,但祖上贫寒,身家寒微,纵然有些武力,也只是武夫,算不上贵族,要想配得上自家的宁丫头,就得入赘。

    不错,你没看错,第五种奇作为英明神武的第五世家家主,竟然异想天开到要让项央入赘到,不得不让人佩服他一身好胆魄,是个强人。

    入赘,便是赘婿,为男嫁女,地位低微,生下孩子要归母姓,但凡有些自尊与志气的男人,都是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

    而对于项央这样自尊感爆棚,甚至自负的男人来说,入赘比杀了他还要难受,这是奇耻大辱,根本不可能接受。

    这样的想法在一般人看来,应该是猪头三一般的蠢货提出来的,然而事实上,的的确确是第五种奇这个以精明著称的男人提议。

    除了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家一向不太看得起草莽出身的高手,第五种奇这样的人也不例外。

    这样的心态,就和上流社会的贵族看不起暴发户一样,满满的鄙视。

    另有比较柔和的想法,就是借助项央的实力,来壮大家族,反过来,他们也可以成为项央的后盾,帮助他在神捕门内建立势力。

    这样的想法是不少人心中的最佳选择,就和黄少雄所思所想一般无二。

    另有一小撮傻瓜被追着宁珂而来的易国辛给拉拢利用,提出项央不过是新晋证道,无论是武功还是实力都远不及虎王,不如将宁珂许配给虎王的侄子,同为紫衣总捕的易国辛,这也是一桩不错的姻缘。

    这样的想法还受到不少中立之人的认同,不过最后被第五种奇拍板否决。

    当初宁珂上京,虎王易飞玄的手下之人已经暗示过他,此次会安排宁珂与易国辛见面,若是有可能,两家可以结为秦晋之好。

    在当时第五种奇表面顺从,心中已经响起警铃,认为若是和虎王结亲,是坏事而不是好事,直到听说项央的存在才松了口气。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第五种奇深知项央只是武痴,武夫,不会有争名夺利之心,野心也绝不会太大,第五家族借助他的力量也好,帮他也好,不会有什么风险。

    而虎王则不同,这人权力很重,势力虽不如第五家族,但实力犹有过之,乃是一尊大佛,一旦真的将他引入家族,再想送出去,就难了,也即是请佛容易送佛难,说不定鸠占鹊巢,所以他并不想和这人有什么牵扯。

    项央虽然夺取了宁珂的芳心,但也算为他解决了一个隐患。

    “他的武功当然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但我们的实力也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还有,你真以为为父要纳他入第五家族当赘婿吗

    这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可以退让的陷阱罢了。

    只要提出一个过分的请求,经过商议,再提出一个稍微宽松一些的条件,他心里的抗拒就会减弱不少,这是谈判的智慧,你小子要学的还多着呢。”

    第五种奇冷哼一声说道,他虽然看不起项央出身,却看重对方的武力,这既不矛盾,也不冲突,他只想最大限度的压榨他,给家族创造更大的利益。

    作为一个合格的家主,第五种奇多年来过的都是这样算计的日子,一切为了家族,家族凌驾于一切之上,看起来有些无脑,但正是一种独特的宗族文化的体现。

    “那父亲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不然还用问你们吗

    不过咱们也不需要急,宁珂在第五家族,只要项央顾忌宁珂,我们就掌握主动,咱们可以先商议几个可行的方案,等到见到项央,可以根据他的性格来改变方案。”

    第五种奇说着,语气有些低沉,他倒不是真的没有方案,甚至心内早有决断,只是认为他早晚有退下来的一天,将来如果交接权力,今后的家族又该何去何从呢

    他的继承者,能如同他一样,带领家族继续繁衍壮大吗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强势,睿智,已经让家族中人形成了依赖,短期内看来是一件好事,因为大权在握,家族凝聚力十足,锐意进取不在话下。

    但从长远来看,并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