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8章 我只是个传说【求收藏】

    “子戒?”孔战不懂。

    “汪汪本神犬就给你这个无知的人类科普一下。”哮天犬直起身来,霸气四溢的挥着右前腿,“大多法宝都是独立的个体,但也有成套的法宝,比如子母戒。”

    子母戒有一个母戒和许多子戒,母戒与子戒之间有着十分奇妙的联系。

    拥有母戒的修士,可以将母戒中的东西,随意转移到子戒中。

    “看来楚江省不止一个子戒,否则区区数日,妙幻丹怎么会泛滥到现在这种地步。”苏航道。

    孔战骂道:“那魔怪真鸡贼,用如此谨慎的办法,我们想抓到它怕是不可能了。”

    “汪汪换成别人定然不可能,但我不一样,我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追踪神犬,凭借子戒与母戒之间的联系,我可以找到它。”哮天犬非常自信的道。

    “乾坤无极,万里之踪!”

    哮天犬鼻子里喷出两道流光,落到了子戒上,它闭上了眼睛,过了大概十多秒,睁开眼睛。

    “汪汪我找到了,它在南豫省金水市!”

    孔战惊道:“好厉害的一只狗!”

    “汪汪别崇拜我,我只是个传说。”哮天犬昂头望天空。

    孔战极其无语,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

    刘静音来了,带人押走了顾万言,苏航特地交代她,保管好那一枚子戒。

    “咱们一鼓作气,前往金水市,争取在下午饭之前,将那头魔怪摆平。”苏航调来专机。

    “你们去吧,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就不到处乱跑了。”孔战不想去。

    苏航道:“我能治好你的伤!”

    “好吧,当我没说!”孔战登机。

    两人一狗,围着一张桌子,吃着披萨,喝着牛奶,聊着怎么处置那只魔怪。

    “丢粪坑里淹死!”孔战很霸气的道。

    哮天犬鄙视道:“汪汪那还不如喂它妙幻丹,活活撑死那异域渣滓。”

    “苏航,你有什么好主意?”孔战道。

    苏航道:“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区区一个异域渣滓的死有什么值得好讨论的,有那闲工夫还不如赏赏这两位美丽的空姐,看看窗外美轮美奂的云海,感叹一下逝者如斯夫,生命苦短”

    “滚!”孔战和哮天犬异口同声的道。

    那两位空姐掩嘴轻笑。

    苏航看孔战睡觉,哮天犬修炼,他便用刚积攒的暴力值抽奖,想要拿到那一部伏魔杖法,结果什么都没抽到。

    一个多小时后,金水市就到了。

    离开机场,刚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就看到前面有人起了争执。

    “两个玄天部的疯狗,给我滚远点!”一个壮壮的女子,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拿着一把长柄大刀,修为是玄士圆满期。

    两个超警面无表情的道:“女士,按照玄天部的规定,任何人不得拿着法宝,招摇过市,望你遵守规定!”

    壮壮的女子一顿手中长柄大刀,一股真气扩散开来,地面塌陷,那两个超警被震得跌倒。

    “蝼蚁般的东西,偏偏还不自知,跑来拦我,真不知道谁给你们的狗胆。”壮壮的女子不屑道。

    “总台总台,我是6053号,有不明身份的女子,手持法宝,出现在中北区大街,意图不”其中一个超警立即就用警用对讲机向总台报告。

    “你找死!”那女子抡起大刀劈碎了警用对讲机,并在超警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伤口。

    “师妹,别乱来!”一个中等个子的黑衣男子匆匆赶来,这是一个真丹境三重修士。

    黑衣男子拦下那个野蛮、嚣张的女子后,向超警解释,并开始打电话找关系,化解此事。

    “这是王屋派的弟子!”苏航一眼就看出那女子修炼的是王屋派的搬山诀。

    “很多人有了实力后,就自我膨胀,不知所谓,这个王屋派得好好敲打下,让他们懂些规矩。”孔战寒声道。

    两人一狗来到了金水市最繁华的市中心,他们站在一座高楼顶部,左边是家家乐超市,右边是金水大酒店,周围还有电影院、医院、居民小区,高楼林立。

    “汪汪母戒的主人就在这一片区域,只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挡了我的搜查!”哮天犬道。

    苏航打开天眼,看到了一种浅绿色的能量,笼罩住了金水大酒店后方的居民小区。

    “这不是阵法。”苏航看不明白。

    他的目光穿过这层奇异的能量,从整个小区扫过,他看到其中一个屋子里,藏着一个真丹境七重的魔怪,它身前有数十只篮球大的蛊虫。

    苏航担心被察觉,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汪汪如果本神犬没猜错的话,那魔怪应该还有一只风水蛊,它借助风水蛊利用此地的高楼大厦,布置下一个藏匿自身的风水格局,周围的人肯定不知道他的存在。”哮天犬道。

    “对,他居住的那个屋子周围能量扭曲,感觉就像是一把折扇,有一个折叠处没打开,一般人根本看不到那个屋子。一旦我们靠近,那个魔怪会马上察觉。”苏航道。

    孔战道:“纵观这个魔怪的行事作风,步步谨慎,那么它肯定布置了退路,所以咱们不能贸然行事,得先弄清这个风水格局,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航点点头,拿手机将这里的建筑全部拍下,发给唐丽菲,问她:“这是什么风水格局,有什么用,怎么破?”

    “我研究研究,一个小时后,给你答复。”唐丽菲秒回。

    哮天犬在一旁碰了碰苏航,笑嘻嘻的道:“汪汪苏航,快瞧,那不是你的小情人吗。”

    苏航顺着哮天犬的视线看去,李笑薇穿着一件白色的高腰雪纺裙,俏立在金水大酒店的门口,正在与一个穿着牛仔热裤的少女说着话,只是她心不在焉,总朝周围张望。

    “汪汪你的小情人正眼巴巴的等着你去给她过生日呢。”哮天犬鼓动苏航,“反正我们要等一个小时,不如去金水大酒店休息一下,养足精神,一会儿好收拾那只魔怪。”

    “好吧!”苏航也答应李笑薇要过去。

    哮天犬回头看向孔战,道:“汪汪麻烦你在这儿留守,盯着那个魔怪,别让它溜了。”

    “你们去泡妞、吃美食,让老夫在这受烈日暴晒,凭毛啊!”孔战不忿道。

    “汪汪就凭苏航能治好你的伤。”哮天犬道。

    孔战一下子没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