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3章 充当改革先锋

    “李长生!”

    几个小时后。

    李老头一脸懵,又出现幻觉了?

    四处看了看,没看到吴奎山,李老头微微松了口气,还好,应该不是来寻仇的。

    没有表现出异样,李老头笑呵呵道:“凤柔啊,你怎么来这了?”

    吕凤柔见他笑的开心,总觉得有些不得劲,哼道:“你突破到八品了?”

    “大概……大概是吧?”

    李老头语气带着些许不确定,熟人,不太好忽悠啊。

    他算八品吗?

    肯定不算啊!

    可要说他六品,李老头也不承认,反正说八品就八品,半个也差不多。

    “大概?”

    吕凤柔微微皱眉,这算什么回答?

    本就看这老家伙不爽,听他回答的敷衍,吕凤柔也不废话,一拳快如雷霆,瞬间轰杀了过去!

    “当!”

    一声清亮的响声震荡开来。

    吕凤柔倒退数步,拳头微微颤抖,咬牙道:“你行!”

    老家伙,真的锻造金身了!

    李老头轻轻掸了掸衣衫,一脸的风淡云轻。

    心里松了口气,还好是拳头,这要是用上精神力,那还不是暴露了,哪怕吕凤柔的精神力对他伤害不大。

    稍显矜持地笑了笑,李老头轻咳一声道:“一般一般,还是你教的学生好,念情。凤柔,你收了个好学生啊!”

    这话真扎心!

    吕凤柔眼角不断抽搐。

    那小子,真是老娘的学生?

    你确定不是你的?

    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打死这家伙的冲动,吕凤柔急切道:“真是生命精华?”

    “嗯。”

    “几百斤?”

    “那倒没有……”李老头否认了一句,接着又道:“其实应该就吸收了几十斤,剩下的全都挥发了。”

    吕凤柔微微喘息了片刻,此刻,特别想打死这老东西!

    “还有吗?”

    “没了。”

    李老头马上否认,接着又笑道:“我是没了,不过……方平那小子可能还有,指不定藏了一些起来。”

    李老头毫无心理负担,瞬间卖了方平。

    那小子,吞了不少生命精华,短期内用不上这个。

    至于突破到宗师境,那家伙现在差的不是能量,而是时间。

    吕凤柔突破在即,李老头觉得,方平真要有,帮助吕凤柔突破,比他自己现在浪费要更划算。

    吕凤柔看着凶巴巴的,冷冰冰的,实际上却不是如此。

    方平现在要是帮她突破了,那就是大人情,吕凤柔不会让他吃亏的。

    李老头刚说完,吕凤柔消失不见,她现在看到这老家伙就想锤死他,又考虑到老家伙突破了,恐怕锤不死,考虑一下还是决定暂时放过这老家伙。

    见吕凤柔离开了,李老头再次松了口气,来的好快,还是这么彪悍,自己中午的时候想什么呢,脑子抽了。

    ……

    营帐中。

    此刻,方平正在和南江几位高层谈话。

    张定南、南江军区司令、王金洋几人都在。

    魔武这边,除了方平,罗一川和唐峰也在。

    几人正说着话,营帐内,唐峰微微挑眉,下一刻,吕凤柔推门而入。

    方平看到吕凤柔,略显意外,接着就起身笑道:“老师,您怎么来了?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吕凤柔瞥了他一眼,老娘是担心你吗?

    她自己都刚从魔都地窟出来,方平进了地窟的事,她都是才知道,方平真会自作多情。

    没理会方平,吕凤柔扫了一眼,等看到脸色还有些惨白的张定南,微微蹙眉道:“没死?”

    张定南轻笑道:“命大。”

    “是挺命大的。”

    吕凤柔轻哼一声,又道:“伤势不要紧吧?”

    “还好,休养一段时间也许就好了。”

    “知道你死不了。”

    “……”

    这两人旁若无人地谈着话,方平一脸震撼,啥情况!

    这俩真有一腿?

    老吕啥时候会关心人了?

    还会问伤势要不要紧?

    吴奎山受重伤了,吕凤柔都未必会问吧?

    很早以前,他就听吕凤柔说过,当年,张定南也对她垂涎三尺,难不成还是成的?

    大新闻啊!

    方平一脸的震撼,其他人却是不动声色,仿佛没听见一般。

    罗一川和唐峰更是当没看见,吕凤柔和张定南关系本就不错,多少年的老交情了。

    要不是如此,张定南一个南江总督,他的战法,出现在南武不稀奇,凭什么会出现在魔武?

    战法这东西,各校都有,宗师一般也不藏着。

    可宗师的战法,也不是四处乱传的,真要乱传,邪教学去了,岂不是亏大了?

    两人也并未说太多,吕凤柔和张定南寒暄完了,开口道:“谈事?”

    “嗯,你来了正好,坐下听听吧。”

    张定南面带笑容,招呼她坐下。

    吕凤柔也不客气,直接拉开了方平的椅子,自顾自地坐下。

    方平一脸无奈,空位还有啊,抢我的干啥。

    没办法,只好再找了个空位坐下。

    张定南继续刚刚的话题道:“南江经济不是太强,武道修炼环境也只是一般,如今南江地窟开启,如果一直还是如此,南江危矣。

    之前,方平和南武就谈过合作的事,这次我的意思是,合作可以,但是不只针对南武……”

    张定南大概是见吕凤柔刚来,又多说了几句。

    方平等他说完便道:“总督的意思我们都明白,可魔武开个特招班,我感觉必要性不是太大吧?

    南武完全可以对南江本土武者进行培训……”

    张定南略显苦涩道:“南武如今麻烦重重,陈校长战死,能不能找到高品强者坐镇南武,目前还很难说,哪怕教育部那边,也未必可以指派高品强者来接任。

    加上地窟开启,南武一部分导师,需要坐镇地窟,目前的教学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再开班对外培训社会武者,难度更大。

    其实这种培训,也花不了多少精力,主要是加深社会武者对地窟的认知度。

    包括地窟语言的学习,一些战法的修炼,当然,也包括对地窟的一些实践认知。

    南江地窟刚开,目前建城的事还在筹备中,所以我想让一部分武者进入魔都地窟实践,在南江这边,连栖身之地都没有。

    另外,魔武的教学环境更好一些,包括能源室和气血池这些修炼场所……”

    罗一川皱眉道:“张总督,这些设施,我魔武师生都已经不够用……”

    张定南谈的合作,就包括这些设施对南江武者开放。

    南江,没有建这些。

    这不是小钱!

    魔武每年拨款数百亿,其实不少一部分都用于这些设施的建造。

    别的不说,能源室看起来简单,燃烧一点能源石,让能量浓度更充裕一些,帮助大家修炼而已。

    方平看的其实一直是能源石,殊不知,真正造价高昂的是能源室本身!

    每一个修炼室,都能让能量不流失,光是打造这样的修炼室,代价就高昂到了极致。

    四周的墙壁,原材料可不是一般的材料,可以屏蔽能量散发的建筑材料,单从成本而言,就不比b级合金价值低。

    那是大量的能量释放完后的能源结晶,融合一些稀有金属打造成的。

    方平没在意这些,那是他眼力欠缺,实际上,魔武能源室的造价,最少在百亿以上!

    这还不算每年的维护费用,以及一些高端设备的购置,比如能量释放的设置,都是造价极高的产品。

    南江以前没有地窟,政府也没考虑建造这个,太贵了。

    几百亿的造价,还要大量能源石,造起来了,他们也没那么多能源石去使用。

    目前,武大和军校当中,只有京武、魔武、第一军校三家才有这样的设施。

    其他武大,包括其他第二档次的学校,都没有建造。

    气血池也是一样,更别说,还要抓捕地窟强者,当成供应的原材料。

    南江现在就算想造,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而且资金也是问题,财政并不宽裕。

    对于罗一川的话,张定南也不意外,笑道:“罗院长,魔武的能源石也有限,那些设备并未一直开启,一直人满为患。

    消耗的能源石或者其他材料,南江这边会自己提供,并非让魔武出资。

    而且这次合作要是可以达成,南江地窟以后每年的产出,军部那边的不说,我南江武者的出产,一部分可当成学费和场次使用费用。

    说实话,这是双方互利的事,并非南江单独受益。

    实际上,我们也可以和京武或者其他机构合作……包括自建设施……”

    方平笑着接话道:“总督,不说南江目前财政困难,能不能拿出这么多资金去自建,就算能,性价比也不高。

    而和京武这些机构合作,总督觉得希望大吗?

    当然,中央政府也有不少这样的设施,可中央政府也在培养武者,南江的社会武者想进入,恐怕难度不低……”

    张定南笑道:“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魔武有什么条件,可以提。”

    “那我就直说了。”

    方平也不客气,开口道:“第一,魔武开特招班,没问题,但是人数有限制,每年不超过300人,低于二品的就不用过来了,浪费南江有限的资源。”

    “第二,魔武的设施可以对南江武者开启,但是,一切费用自理,包括场地费用。”

    “第三,所有的费用,包括学费、场地费、培训费、材料费……魔武不收现金,不收别的,一切以药材、能源石、稀有金属进行支付,价格以几大公司的收购价为准。”

    “第四,进入魔武特招班的学员,包括南江武大的学员,可以在魔武官网上进行订购我们的丹药、兵器,不以现金结算,也以各种原材料进行结算。这算是魔武给南江的福利,当然,价格不会和魔武学员等同。”

    方平说着,笑道:“就这么几点,其实都不算难,这也是因为南江是我的故乡,我不忍看到家乡武者……”

    “方平!”

    王金洋略显无奈地打断了他的话,半晌才道:“都是南江人,如今南江本就风雨飘摇,你这……这有些落井下石了……”

    “王社长!”

    方平换了正式的称呼,摇头道:“你错了,我这是雪中送炭!在商言商……当然,这也不算商业合作,可咱们终归还是要公私分明的。

    魔武,并非南江所属单位机构。

    魔武有魔武的责任,而且魔武也不是我方平的一言堂,我只是学生,目前我所做的一切,其实也都是在为南江争取利益,这已经有失偏颇。

    几位校长,包括几位院长的意思,原本都是不同意的。

    这一点,其实各家武大的态度都一致,换位思考一下,南武如果有这样的条件,会对外开放吗?

    并非我们狭隘,是真的条件有限,满足自身需求都紧紧巴巴了,还额外对外开放一部分,这会造成一系列的不良影响。

    总督应该知道,我说的这几点,其实并无为难南江的意思……”

    张定南略显无奈,哪怕是宗师强者,此刻也有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受。

    方平说的几点,其实的确不算苛责。

    可一切都以地窟原材料作为结算标准,光这一点,就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这是明目张胆地抢几大公司的生意,而且方平的意思也很明确,这个麻烦,需要南江这边自己来处理,南江的武者非要拿这些东西来抵扣,并非魔武非要如此。

    总不能人家给了,我们不要吧?

    关键点不在别的地方,而是张定南,如何摆平这些麻烦,让合作达成。

    南江武者的产出,后期可能都会进入魔武的仓库,这可不是小事。

    张定南原本的意思是,能源室和气血池的消耗用原材料支付,可不是一切,更不包括魔武对外开放自己的兑换体系,实际上这已经是魔武变相地出售这些产出。

    魔武的其他几位强者都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方平的说法。

    真要能收购南江武者获得的地窟产出,再加以生产卖出去,要知道,丹药和兵器,可都是暴利行业!

    哪怕比几大公司卖的低一点,也是狂赚的买卖。

    不要钱,只要原材料,这是魔武唯一的要求,也是最大的麻烦所在。

    张定南轻轻敲着桌子,半晌才道:“其实,丹药公司和兵器公司,他们也有相应的培训机构和修炼设施……”

    方平笑道:“我知道,可说句难听的,这些大公司,并非专业的培训单位,南江的武者真要到了他们那边,指不定被教成什么样子。

    而且几大公司因为处于垄断地位,开出的条件,只会比我们更苛刻。

    何况,目前的一切都是暂时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因为地窟的存在,南江的武者都会进入一个快速成长期。

    很快,就会涌现出大量的人才,大量的强者。

    到时候,南江就可以自己筹备这一切,不用再借助于外力。

    短期的合作而已,可南江一旦现在依靠几大公司,那以后就要一直依靠,南江武者,以后都成了为几大公司打工者。

    几大公司的存在,是好事,我也不否认这点。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集中资源,统一生产,供给全国,几大公司其实是有功的!”

    方平正色道:“这一点,没人会否认,前期,几大公司为武者的兴盛崛起,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包括那些盈利,最终也都进入了政府财政,才有了每年几千亿的武大拨款,数万亿的军部拨款!

    可那是以前,那时候地窟入口少,产出少,只能如此。

    可如今,地窟入口多达23个,几大公司还处于垄断地位,其实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为了武道全民化而开设了。

    这时候,其实就不该继续垄断,而是降低武者的培养成本,这样才能涌现更多的武者和强者。

    之前,培养一位一品武者,最低也是百万起步,甚至更高!

    有多少平民家庭可以承受的?

    丹药价格,居高不下,只有上涨没有下浮的时候!

    可实际上呢?

    实际上,我们的产出,每年都在增加,地窟入口开启,是危机不错,可也是人类的机缘。

    而且,我们自己其实也在做一些原材料的人工养殖。

    如今,地球的能量浓度加高,丹药公司那边,都已经开设了不少药材培养基地。

    可现在,还在不断压榨武者的应得利益,这本就是舍本取末!

    这一点,我觉得中央政府也考虑到了,所以,才有了之前魔武要求扩充校内生产线,获得批准的原因。

    魔武开了头,我觉得,未来这样的情况会继续出现,继续增加的。

    南江,也要做好这样的准备,所以南江并不能一味地依靠几大公司,而是要考虑南江自己的利益……”

    方平说了很多,众人一直默默倾听。

    王金洋几人都觉得挺有道理的,张定南却是有些苦涩。

    说是这么说,道理也是这个道理,关键施行起来难。

    南江武道实力本就不强,想完成自给自足,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深吸一口气,张定南沉吟许久,最终开口道:“你说的,我可以答应,可你也要考虑清楚了,如此一来,魔武也成了众矢之的!”

    方平不以为意道:“想自身强大,肯定要触及一些既得利益者的禁忌,可我相信,中央政府那边还是懂的这些道理的,政府其实是有心改革的,这一点,我相信很多人看的出来。

    想要全民皆武,想要武者更多,强者更多,最基础的一点,培养成本下降,那是必然的。

    我们就算不抢生意,几大公司未来也要降价,魔武只是开个头,几大公司包括一些受益者,真要觉得魔武触犯了禁忌,抢夺了他们的利益,也不会明面上如何,大不了私底下找点麻烦。

    不过魔武也不惧怕什么,难道还真敢和我们开战?

    既然不能,那只能通过一些渠道打压我们,比如减少对我们的供应……不过,魔武真要到了那时候,也不在乎他们的供应。

    其实,也只是纸老虎罢了,除非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对我们下手,关键魔武是第一名校,他们也要考虑考虑后果!”

    张定南幽幽道:“你自己呢?”

    “我?”

    方平轻笑道:“想对我下手,那可要考虑好后果,别说我不是那么容易被解决的,就算能,他们也要考虑好数位宗师强者的怒火是不是那么容易接下来的?”

    说着,方平侧头道:“李院长突破了,接下来唐院长也快了,我的老师也快了,包括京南的陈校长,魔武的其他三位宗师,甚至包括魔武一些毕业的老学长,以及张总督您这样有心要改变的强者,难道会无动于衷?

    我方平不算什么,可解决了我,还会有无数人涌现出来。

    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是整个武道界的事……”

    唐峰沉声道:“这是魔武的事,并非个人私事,谁敢动手,那别怪我们不顾大局!前线武者,朝不保夕,当年是当年,前线战士付出的多一点,那是理所应当的,该为武道兴盛而付出!

    可如今,该变变了!

    武道修炼的代价不降低,哪有更多的武者涌现出来?

    平民家庭,出现一位武者,有多难!

    23个地窟入口开启,并非当年的一两个,政府既然准备全民皆武,公开地窟事实,那就要让平民百姓也有成为武者的希望,而非光公开消息,而不作为!

    一颗普通气血丹,原材料价格有多少?哪怕加上各种费用,最终也不会超过3万!

    现在出售价都是10万!

    有多少家庭可以承受?

    魔武培养武者,并非只培养那些代代相传的武者,我们其实更希望,涌现出大量的平民学员,平民武者!武者,就不该是特权阶层的产物,改革,势在必行!”

    方平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大狮子很能说啊,以前都没发现,这大狮子,不会是在装傻吧?

    张定南看了魔武众人一眼,没再多说,魔武有这个心,对武道界是好事。

    至于几大公司那边如何衡量,这就不关他的事了。

    魔武也不是好惹的,本身就有数位宗师,毕业的宗师也有不少,比南江都要强势的多。

    张定南觉得,最终几大公司捏着鼻子认了的概率不小,难不成还真和魔武开战?

    那不用魔武出手,中央政府和军部就会灭了他们。

    ……

    双方达成了一致,也意味着南江和魔武的合作正式开启。

    张定南和魔武并未签订任何协议,也不需要,这些事,大家行动上实践就行,也不用弄的大张旗鼓。